占领新界:英国殖民香港最大错误

+

A

-
2019-04-24 07:24:20
1898年6月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约》后,当地的官员政要纪念这个时刻(图源:VCG)

从1842年到1898年,英国通过一系列条约得到清廷割让和租借的土地形成今日香港的边界,除了短暂的日占时期,香港便带着中华文化一直置身于英国的统治下。

1840年,清朝和大英帝国之间的贸易磨擦终导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爆发。1841年,清廷被英国打败,英国皇家海军、驻华商务总监查理·义律(Admiral Sir Charles Elliot)与清廷大臣琦善谈判后签订《穿鼻草约》,将香港岛割让予英国。清廷认为琦善无权割地而不承认《穿鼻草约》并将琦善革职。而当英国政府收到《穿鼻草约》的消息后,亦对条约中无提及开放通商而大为不满,于是改派砵甸乍(Henry Pottinger,清廷译作璞鼎查)为全权代表到清廷。

其后第一次鸦片战争战事扩大,英军先后攻占厦门、宁波、上海、镇江,抵达南京下关。清廷被迫命耆英于1842年8月29日签订《南京条约》,正式将香港岛割让予英国。自此香港正式成为英国殖民地。

当英国殖民者将香港岛收入掌中时,香港并不是不毛之地。当时岛上已有数千人口,有几个相当规模的定居点,并不是现下常说的“小渔村”。但是对于英国殖民者来说,这个地方“细小、荒芜、不卫生、没有价值”、“比非洲的塞拉利昂更差,因为更不卫生而且离英国更远”。

英国占领香港是为了贸易,殖民者不愿在香港花费过多的心思,他们对当地的华人采取隔离措施,放任其自生自灭。

英国殖民地部大臣指示港督“不是着眼于殖民,而是为了外交、军事和商业的目的”,他们占领后即宣布香港为自由港,但除了英美两国意外,英国致力于拓展香港海外市场的效果不尽人意,香港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鸦片走私贸易的中转基地和英军对华战争的后勤补给基地。

但是维多利亚港是东亚少数港阔水深的天然良港,具有战略价值,却处于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之间。为了保障维多利亚港的安全,驻港英军于1858年向海军部提出占领九龙以作屏卫香港岛之用,1860年2月,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派兵占领尖沙咀一带,并迫当时的两广总督劳崇光于3月21日在广州将以九龙半岛划一条线,由昂船洲的北端直至九龙炮台以南附近之土地永远以每年500両租金租用予英国。其后,两国于1860年10月签订《北京条约》,将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南部分由永远租用改为永久割让,纳入香港殖民地,交由英国管治。

这之后,英国政府并没有再次夺取香港土地的意图。当19世纪后半叶,香港殖民当局怂恿英国政府夺取新界时,英国政客认为港英当局夸大了中国的经济潜力,把中国变成另一个印度会令大英帝国的力量扩张过度,此外,在中国的进一步扩张可能会令中国像非洲那样被瓜分,损害英国利益,对港英当局的意见不置可否。

但是到了19世纪末,越来越多的帝国开始将目光转向虚弱的清朝。

1897年中国山东发生德国传教士被杀事件,德国乘机占据山东的青岛,俄国亦进驻旅顺和大连。日本也开始垂涎中国沿海的港口。在南方,法国亦借机进驻广东的广州湾(今湛江一部分)。列强的举动让英国开始担忧,英国在北方占领山东威海以平衡列强势力,在南方以需要加强香港的防卫为由,逼使清朝政府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从1898年7月1日起租借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方及附近二百多个离岛,也包括整片大鹏湾和深圳湾水域,为期99年到1997年终结。

英国再次得到了一大片土地,今日香港的边界也已经成形。但有不少人认为当时租借99年而不是要求满清政府永久割让为一大错误或憾事。学者刘兆佳在《香港的独特民主路》一书中指出,在签订租借条约后,不时有人提出要求英国趁中国国危势弱之际永久霸占新界,即便没有成功,英国人也相信中共领导的中国政府会愿意在期满后让英国延续对香港的管治。

然而深受“大一统”思想熏陶的中国人不会接受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新界的租界条约就是最好的突破口。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英两国之间开展了20年的角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