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同外国的首度交锋 轰击英舰紫石英号

+

A

-

1949420日,正当势如破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准备一举发动渡江战役、消灭意图划江而治的中华民国政府前夕,英国军舰紫石英号(HMS Amethyst)竟穿越长江战区驶向南京,妄图以武力为后盾维护自身利益,不仅立刻引起解放军的强力回击,最后搁浅受困,大大震动了英国政府。

名义上已于1943年《中英新约》取消在华不平等权利的英国,其实并不甘心就此放弃日不落帝国”的殖民余晖,尤其见到美国于二战后一口气与中国签订《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美海军协》等条约后,一跃成为在华最大特权国,更是吃味不已。故当国共内战如火如荼之时,英国政府见到南京政府的败象日趋明显,忍不住于194811月趁机施压,要求重获内河航行权。

与中国解放军交火并受到重创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图源:Getty)

英国驻华大使施谛文(Ralph Stevenson,1895─1977年)向南京政府宣称:“一艘军舰能够向生活和工作在那个城市的英国侨民给予保护和精神支持,并在需要时提供撤退手段,所以这是必要的”,以为可凭恃武力保住利权。而依赖外国支持的南京政府面对英国施压,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应允,只要求英国军舰在驶入长江时须事先告知,英国遂由此派舰巡弋在宁沪一带,不时为英国驻华大使馆运送补给品。

然而高喊驱逐帝国主义的中共,对外力介入国共内战本就十分敏感,尤其警惕最亲近蒋介石政府的美国是否会出兵干涉。故于19491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指出我们从来就是将美国直接出兵干涉中国沿海若干城市并和我们作战这样一种可能性,计算在我们作战计划之内。因此当紫石英号肆无忌惮地驶入长江时,北岸的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三野)特纵炮兵第3团误以为是美国军舰,立刻鸣炮警告。但横行惯了的英军丝毫不理,依然继续前行,结果遭解放军猛烈轰击,导致舰长伤重身亡,最后不得不急电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马登(Alexander Madden18951964年)派来伴侣号(HMS Consort)军舰助战。没想到伴侣号照样不敌解放军的火网,只能灰头土脸地火速撤退。

不过向解放军开第一枪的国家,竟然是英国而非原先料想的美国,实大大出乎中共意料,但这不妨碍中共坚拒外国武力侵入的决心。421日,马登亲自率领伦敦号(London)与黑天鹅号(Black Swan)两舰出发援救紫石英号,驻扎的解放军第10兵团第23军军长陶勇、政委卢胜发现后,立刻报告给准备渡江的三野副司令员粟裕和参谋长张震,两人也连忙请示中共中央军委是否该阻击。毛泽东稍晚便给予指示:你们所说的外舰可能是国民党伪装的,亦可能是真的,不管真假,凡擅自进入战区,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并应一律当作国民党兵舰去对付,装作不知道是外舰。但这份指令还没送达前线,不顾警告的英舰已再度同解放军交火,造成解放军252人伤亡,而伦敦号也受创严重,被打穿12个大洞,令马登不得不狼狈地逃离。

英国军舰遭解放军重创的消息传回英国后,很快引起舆论的沸腾。英国首相艾德礼(Clement Richard Attlee18831967年)召开内阁紧急会议,会中有官员质疑:怎会在中国内战正炽烈时仍派遣军舰向英国驻华大使馆运补,而且还没取得双方的通航许可?但艾德礼辩称自己已得到南京政府的同意,因此英军的行动完全合法,所以完全没什么侵犯中国主权的问题。尽管不少下议院议员抨击艾德礼的政策失当,让英军置于不必要的危险,但一论及如何解决该危机时,立刻又恢复殖民帝国的嘴脸。

比如英国前首相丘吉尔(
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年)便傲慢地声称此时我们在中国水域还没有一艘航空母舰,这如何能够向那些日益陷入危险与不幸之中的我国侨民提供保护呢?,认为动武才是攻击、杀戮和侮辱我们的人所能理解的。还有军方将领主张该向当地派出空中掩护,丝毫不改炮舰外交心理。不过艾德礼拒绝用武力解决争端,驳斥这些官员道这根本不是一场战争,根本不存在发动进攻的建议,企图透过外交途径同中共谈判以解救紫石英号。

然而这并不是艾德礼本身多慈悲善良,而是出于三点因素考虑:一,英国衰退的实力已支撑不起新一场战争;二,英国早就有意同中共建立关系已保全在华利益,所以不愿太开罪中共;三,马登事后回报与解放军的冲突应属偶然,并非中共高层授意针对英军发动。因此艾德礼很快命令驻华大使馆三等秘书尤德(Edward Youde19241986年)于423日前往解放军阵地谈判,希望中共能放行被围困的紫石英号。

但毛泽东已于422号为新华社撰写社论《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国民党军舰的联合进攻》,指责国民党勾结英帝国主义的大队海军深入长江,图阻人民解放军渡江,将英军的入侵同国民党挂勾起来。再加上英国还没彻底断绝同南京政府的关系,因此中共拒绝承认尤德的外交官身分。而当丘吉尔等人想对华动武的消息传回中国后,更令中共愤怒不已,毛泽东于430日撰文斥责丘吉尔为战争贩子,更痛批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英国此时尴尬不已,只能继续派出官员同解放军交涉。但艾德礼坚持不愿按照中共的要求致歉,以及采用英军“擅自侵入”(Invasion)的说法。因为在渠来看,一旦使用这种词令,将引发英国损害中国主权与一连串责任归属甚至赔偿的外交危机,这令双方谈判陷入僵局。英国外交部甚至考虑过应否将该事件提交到联合国内讨论,但一想到这可能反而令中共激起民族主义凝聚民心后便作罢。最后,英国干脆密令紫石英号选择适当时机逃跑,紫石英号遂在7月30日乘着夜色迅速逃离。

正在追击国民党残军的中共不愿在此时同英国纠缠太深,毕竟这不是当前主要矛盾,因此曾下令若发现英舰接应紫石英号逃走,虽应坚决打击,但“不要以击沉为目的”,算是给英国留了点后路。所以紫石英号虽突围离去,但百年来横行中国的外国军舰头一次满目疮痍地遭击退驱逐,仍大大鼓舞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也强化解放军的声望,更令隔江观望的国军部队深受刺激。在解放军轰击紫石英号的两天后(4月23日),国军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便率领9艘军舰、21艘小艇、官兵1,271人向解放军输诚,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也正式宣告成立。这都在在显示:外国势力在华耀武扬威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而独立自主的新生中国,很快将给英国以外的国家带来更大的震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