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玩春秋笔法 六四期间中共官方媒体人抗争实录

+

A

-
2019-04-21 22:51:14

发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民主运动,中国新闻届也不例外。以《人民日报》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部分员工为代表的中共官方媒体人,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以各种形式参与游行,反对戒严,抗议镇压。

“六四”事件期间,人民日报记者手持横幅上街游行声援青年学生(图源:六四档案)

“六四”期间,《人民日报》编辑、记者曾上街游行声援青年学生,并举出“四二六社论不是我们写的”、“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四二六社论”等标语和口号。李鹏宣布戒严当天下午,报社几百名员工再次上街游行,并散发“人民日报号外”。

从戒严第一天开始,《人民日报》就在头版推出专栏《北京戒严第X天》,以现场报道的方式向全国及时传递北京最新动态,一直坚持10天。被取消后又先后推出《天安门广场即景》《“六一”天安门广场一瞥》两篇报道。

北京戒严第二天,《人民日报》援引匈牙利总理内梅特(Miklos Nemeth)的讲话影射中国。内梅特说,匈牙利面临发生动荡局面的潜在危险,“不准许任何政治力量利用军队来解决内政问题”,“斯大林模式的一个最可恨的特点就是肆意动用武装力量整治本国人民。我们应该最坚决地同过去的这种做法决裂。”

而在戒严之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谭文瑞突然吐血住院,由社长钱李仁接管编务,6月2日钱李仁托病请辞,副总编辑陆超琪顶上。在拍板签发6月4日的报纸后,陆超琪也请辞,并要求中共派人接管报社。

1989年6月4日当天的《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简讯《北京这一夜》,这是唯一一个在第一时间向外界报道北京所发生的事件的中共党报消息。全文是:“本报6月4日凌晨5时讯  解放军报6月4日社论说:‘自6月3日凌晨开始,首都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3日22时左右,军事博物馆一带响起枪声,戒严部队进城。从午夜到凌晨,友谊医院、阜外医院、北京市急救中心、铁路医院、复兴医院、协和医院和广安门医院等不断给本报来电话告知收治人员的伤亡情况。到截稿时止,戒严部队已突进天安门广场。”

1989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北京各界百余万人游行声援绝食请愿的大学生(图源:人民日报截图)

1/5

1989年5月15日凌晨,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图源:Getty)

2/5

解放军坦克开进北京天安门广场平息六四事件(图源:AP)

3/5

1989年6月4日人民日报头版(图源:人民日报截图)

4/5

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以上高级将领(图源:新华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另外,《人民日报》头版还发表了《孙巨同志的一封信》。该文指责《人民日报》利用“春秋笔法”,发表《“六一”天安门广场一瞥》和《北京戒严第×天》的连续报道,是“顽固站在中央决策对立面,继续给动乱制造者们撑腰打气,给北京市人民政府戒严令抹黑”。这篇文章由中宣部指定刊发,传递的信息值得玩味。

当天《人民日报》第三版国际新闻,头条报道韩国光州事件,标题是《汉城学生绝食示威  抗议当局杀害学生》。波兰选举的新闻,肩题是《波领导人指出选举是和解的伟大尝试》,主题是《告诫任何人都不要玩火》。关于以色列侵入黎巴嫩的新闻,标题《以军再次入侵黎南部  用飞机坦克对付平民》。在第三版14篇国际新闻中,这三篇的标题最大,《人民日报》将“春秋笔法”用到了极致。

第四版社会生活体育新闻,一些标题也颇具匠心。在当时的特殊背景下,寓意颇深。比如《四川一服刑罪犯竟当上人大代表》和《不能被征服的人》。

“六四”平息后,《人民日报》为自己的抗争付出了代价。钱李仁、谭文瑞、陆超琪均离职。印发“人民日报号外”的编辑记者吴学灿判刑,张抒、宋斌关押。

“六四”当天清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副主任吴晓镛将上班路上亲眼所见、心中所想写成一篇震惊世界的新闻报道,由电台英语播音员陈原能报出。吴晓镛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的儿子。不久,吴晓镛便被带走,在无递捕、无起诉、无判刑下,被拘留加软禁四年。陈原能也被禁止赴美,不予重用,整个英语部工作人员都作了检讨。

北京时间1989年6月4日晚上19时,杜宪和薛飞主持当晚的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两人黑衣出境,语速缓慢,沉痛播报了解放军戒严部队开入天安门广场清场等新闻,杜宪以“请大家记住这黑色的日子”作为结束语。从此,他们从央视荧屏上被迫消失,主播生涯就此结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