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最后沙漠部落搬新家 克里雅人起源仍是谜

+

A

-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达里雅布依乡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生活着一支以放牧维生的神秘族群─克里雅人。19世纪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Anders Hedin,1865─1952年)在探勘新疆时,曾形容克里雅人为“真正的隐者”。尽管克里雅人被划归于维吾尔族,但学者们对他们的来历和血缘仍有争论。2019年4月18日,中国新华社制作了一篇协助克里雅人脱贫的报道,让外界再度关注起这支“最后的沙漠部落”。

传统克里雅人居住在胡杨木与芦苇搭盖的房屋内(图源:VCG)

达里雅布依乡位置偏远、居民稀少交通不便,是克里雅河的尾闾,直至1989年才自加依乡拆分出来。当地克里雅人长期生活在贫困环境中,整个于田县亦是深度贫困区,贫困人口占当地总人口近半数,165个村中高达161个皆属贫困村。因此,新疆自治区政府为协助于田脱贫投入极大心力,比如安排国资国企进入当地,发展花卉、美容美发、服装缝纫等各式产业;还有让新疆农业大学于田县农牧民培训站设立农牧民科技实用技术培训学校,派遣干部教师与学生前往贫困村内扶贫。

而达里雅布依乡自然也是扶贫重点区,只是由于面积辽阔、各户居民散居甚远,彼此之间往往相隔好几公里,要集中资源协助实在不便,儿童要上学也难。因此
2016年于田县政府决议搬迁克里雅人,翌年在离原乡约110公里处建立新村。新村的房屋整齐坚固,且通水通电,比克里雅人原先用胡杨、红柳、芦苇、河泥搭盖的小屋耐用许多,且另有学校、卫生院、车站、旅游接待中心等基础设施,为迁来的克里雅人尽可能提供生活便利。在政府的鼓励之下不少克里雅人陆续迁往新居,余下的百来户牧民也预计2019年底悉数搬入

克里雅人的祖先打从何处来、又为何迁入沙漠深处一直是学界好奇的重点。有学者认为,克里雅人可能是西藏阿里地区的古格王朝遗民后裔,亦有人认为他们是古楼兰人的分支,还有人认为蒙古族也影响过克里雅人。而距离达里雅布依乡才几十公里、于1994年由中法克里雅河联合考古队发现的圆沙古城,或许能为此提供些许参考。

圆沙古城坐落于古克里雅河分岔处,流经的河水绕城成为护城河。早年考古学家判定圆沙古城属于汉代建筑,但后来根据当地的文物遗存、动物粪便、河滩与植被变化,发现圆沙古城所处的绿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存在。另外,中法联合考古队曾于圆沙古城发现6处墓葬群,其中两座墓葬形式分别是男女单人仰身屈肢葬、一对男性相向合葬,属于较特别的葬式。而墓中干尸大都穿戴粗毛织物,面貌高鼻深目,被认为是欧罗巴高加索人种。

正在捡拾肉苁蓉(又名大芸)的克里雅人(图源:VCG)

高诗珠、崔银秋等学者于2008年分析15例圆沙古城遗骸的线粒体DNA后,发现圆沙古人群的遗传关系,与新疆南部察吾呼文化、吐鲁番盆地古人群最接近,和今日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又有关联,跟印度河流域的帕坦人(Pashtuns,即普什图人,今日阿富汗斯坦主体民族)、布拉灰人(Brahui)也相对较近,与蒙古高原上的古匈奴族群关系较远,因此确实是欧罗巴人种下的印度─阿富汗分支,其体现部分古代新疆人群自西往东迁徙的历程。若对照文献记载,以及考究圆沙古城所处的绿洲、曾因克里雅河河道变迁导致于西汉规模缩减的历史,学者张峰等人据此认为,圆沙古城可能属于西汉时曾一度兴盛、但后来在东汉人口衰减的扜弥国领地。但张倩倩则主张,扜弥国主体应在克里雅河上游的于阗绿洲一带,故圆沙古城和扜弥国的关联仍未定论。

不过也因为这样的地缘与血缘联系,毋怪乎如今已和维吾尔主流族群没太大差异的克里雅人,会被认为是古代西域民族后代。再说,无论圆沙古城是不是扜弥国辖土,从考古遗存推拟的时人生活方式,都和当今克里雅人有一致性,虽然这可能是因生存环境相似导致的趋同,但也可能是代代相传的习俗。毕竟,在圆沙古城发现之前,都很难解释在古绿洲已经衰落的沙漠深处,何以会有这么一支与外界鲜有往来的神秘族群孤立生活于此。但幸运的是,由于目前中国科技的进步与经济的发达,克里雅人得以搬迁至生活条件完善的新居所,不会如扜弥、楼兰、精绝等西域古国般,因环境恶化逐渐步上衰亡的末日,渠等历史由此遂能继续书写下去,其起源之谜自然也还有机会能慢慢探究,不致如倾圮的古城和枯萎的胡杨木般,最终都遭流沙吞没无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