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丝路的怀乡之情 凝聚海外华侨的闽南诸神

+

A

-
2019-04-17 05:07:27

每年农历三月,台湾除了“疯妈祖”外,还有因保生大帝诞辰所举办的“保生文化祭”。借由徒步遶境、参加热闹的祭典,让信徒加深与神明之间由宗教串联起的向心力与凝聚力。这份绵密的宗教力量,并不是只在两岸的宗教庆典中才能看到。2017年,福建湄洲妈祖首次至东南亚“巡安”,引起万人空巷的轰动。这是由于福建地区为知名的侨乡,闽南华侨遍布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侨的地方,就能看到具有闽南特色的庙宇。

图为2018年,湄洲妈祖首次到菲律宾巡安(图源:VCG)

福建泉州沿海自唐朝开埠以来,在海外交通就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更是海上丝路的起点。闽南多山的环境不易耕种,环境负载力与粮食生产有限,于是出海从商成了闽南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海也让在这片土地的人们有着冒险犯难的精神,因此成为著名侨乡。闽南华侨将祖籍地的民间信仰带至侨居地以后,多会建庙奉祀。一般来自同一区域的乡亲(地缘)或是同一宗族的宗亲(血缘)都会供奉同一神灵,因此兴建的庙宇也成为华侨们聚会、联络的场所,另外许多华侨会馆中也会供奉着家乡神明,更多的是会馆与庙宇同处一所的情形,由此可见家乡信仰在海外华人社群的重要性。

清末学者杨浚生于福建晋江县(今泉州石狮市湖滨曾坑村),曾于同治八年(1869年)游台,并写下诗作《延平王祠再生梅》等诗记录赴台感悟。由于杨浚的祖母与母亲均系出晋江施氏(祖母为前港派施氏、母亲乃后港派施氏),使他对闽南民间信仰有深刻的体悟,因此编撰《四神志略》,列出福建地区重要的四位神祇:妈祖广泽尊王清水祖师保生大帝,至今这四位神灵仍为海内外华人所熟知。

学者粗估,全世界主祀妈祖的庙宇约有135座,若是加上附祀的庙宇则不计其数。这些遍及全球的妈祖庙很多都是由福建、广东等地的华侨所建造,像是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的印度尼西亚中爪哇省南旺的慈惠宫,就是由原籍泉州的印尼华侨参与创建,除了主祀妈祖外,还配祀广泽尊王、福德正神与中坛元帅。另外于清光绪三年(1877年)兴建的马六甲天上圣母殿,即原籍福建永春的马来西亚华侨出资兴建。

除了妈祖之外,另外三位神明在海外也相当知名。广泽尊王,原名郭忠福,福建安溪县人,出生于后唐同光年间(923─926年),由于生前事母至孝,死后被尊为神灵建庙奉祀。由于祖庙南安凤山寺(今南安市诗山镇)所在的诗山,地形如凤凰展翅,因此分灵出去的庙宇也多称“凤山寺”。海外最早的广泽尊王庙宇,为1863年由原籍南安的新加坡华侨兴建的新加坡凤山寺,目前海外的凤山寺约有100座。

清水祖师,法号普足,俗名陈昭应(1044─1110年),生前在福建泉州蓬莱山清水岩修道,并为地方修桥铺路、广施医药,被民众尊为“清水祖师”。在他圆寂后,百姓为感激清水祖师一生的奉献,因此建寺供奉他的舍利子,分灵出去的庙宇也多称“清水岩",且于南宋时获朝廷正式敕封,被安溪人视为地方上最重要的守护神,尊为“安溪诸圣”之首。明万历二年(1574年),建于泰国南部北大年府的祖师公祠,可说是最早的海外华侨兴建的清水祖师庙之一。

保生大帝,则是闽南地区家喻户晓的医神,被明廷敕封为“万寿无极保生大帝"后,信仰更深入人心。明天启三年(1623年),就连来自三江(指上海、苏州、温州等地说吴语的华人)的华侨商会,都在日本长崎兴福寺(俗称南京寺)中设有妈祖堂,并陪祀关帝与保生大帝。今天,位于厦门的青礁慈济宫内现存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的石刻《吧国缘主碑记》,上面记载不少东南亚华侨捐资重建庙宇的纪录,都可以看到海外华侨借由民间信仰,来加深与故乡的联系。除了这四位主要的闽南神明外,还有许多神灵都跟随着海外贸易、闽南移民在异乡落地生根。在漫长时间下,海外华侨日渐本土化、融入当地社会,华侨庙宇也开始会陪祀当地神明,形成宗教在地化

从海外华侨所兴建的庙宇,以及从原乡携往海外的神明,不难看出华侨思念故土,表达出浓厚的思乡情绪。为求庙宇的“原汁原味”,新加坡天福宫在兴建时,建筑材料皆指定要从福建泉州、漳州运来;建在印尼中爪哇省的南旺慈惠宫,乃专程聘请家乡的工匠过去修筑;新加坡的凤山寺,庙里的神像与香炉,都是來自祖庙南安凤山寺。华侨也依照家乡习俗,在神明诞辰或是其他重要的节庆纪念日时,举行庆祝活动来联络乡亲感情。闽南的民间信仰由华侨带到海外后,华侨也会捐资回馈、修复故乡的庙宇,这类双向交流,不因时间与空间的阻隔而趋于淡薄,反而继续维系着海外华人,历久弥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