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中共并存:苏俄在华的两手准备

+

A

-
2019-04-13 23:56:09

自苏俄建立后,在苏俄输出革命下建立的各国共产党其创建无外乎两条路,一是在苏俄扶持下国外建党并依赖苏俄夺取政权,东欧各国及朝鲜、越南属于这一类,另一类是苏联帮助下的国内建党,通过自主斗争或者苏联帮助下取得政权,中国与前南斯拉夫属于这一类。前一类国家对苏俄的依赖性,使其在苏联解体后要么解体要么陷入困境,后一类因其自建立起就具备的独立性,大多走上自主发展之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苏之间的分歧,在中共建党之初就埋下了。

中共在建党之初选择了国内建党,就注定了中共选择了一条独立自主之路。位于上海市区黄陂南路374号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图源:VCG)

十月革命后的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内有白俄叛乱,外有列强环伺、干涉军,图存压倒一切。列宁以“世界革命”为号召,1919年3月联合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在莫斯科建立第三国际——共产国际,输出革命将战火烧到“敌后”。共产国际、俄共密使维经斯基、舒米亚茨基、马林、尼克尔斯基等先后来华筹组中国共产党。

实际上在中共成立之前,俄国就存在一个由旅俄华工、知识分子建立,直接接受俄国中央领导的共产党组织——俄国共产华员局(中华共产党),华员局中央局接受俄共中央领导,各地分支接受中央局领导的同时也接受俄共分部的领导。华员局作为中国代表,先后参加了共产国际一大、二大。

1920年华员局三大在莫斯科召开,推举列宁(Vladimir Lenin)、孙中山为名誉主席,俄国最高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加里宁(Mikhail Kalinin)、外交人民委员契切林(Georgy Chicherin)到会讲话,大会确定的党的主要任务之一即“祖国本土中国共产党组织建设”。后为了配合俄共向东方各国输出革命的需要,华员局中央局由莫斯科迁往远东的赤塔,以加强与国内的联系。

然而,由于华员局的华工长期旅居俄国,在国内并无根基,除了几次小规模的武装斗争,在国内组织建设上并无建树。而此时,经历五四运动的洗礼,李大钊、陈独秀一北一南宣传俄国革命,社会主义成为一种时髦的社会思潮,一批知识分子选择了共产主义。与华员局的华工相比,以李陈为代表的国内知识分子更接地气,共产国际、俄共派密使赴华帮助建党。

在维经斯基(Grigori Voitinsky)1920年3月受俄共远东州委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委派赴华前,布尔特曼(Bultmann)、波波夫(Popov)、阿格辽夫(Aggrov)、波塔波夫(Potapov)等先后来华活动,为维经斯基的建党活动奠定了基础。维经斯基先行抵达北京,与李大钊有过交流,在李大钊的介绍下前往上海与陈独秀会面。在其帮助下,各地倾向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建立了“革命局”——共产主义小组,系统翻译俄国革命著作、创办报刊杂志宣传革命,首次出版了中文版《共产党宣言》,起草了《中国共产党宣言》。

在华期间,维经斯基还代表共产国际前往广东与孙中山会面。1921年1月,建党活动准备就绪,维经斯基返回俄国向共产国际汇报。同年6月,共产国际执委兼殖民地民族委员会书记马林来到上海,参与中共的筹建。7月中共在上海成立。

1922年中共二大决定加入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代表中国的共产党组织。同年,俄共解散了华员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