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麻疹爆发:反疫苗运动种下恶果

+

A

-
2019-04-12 07:31:48

美国纽约市爆发近30年来最严重的麻疹疫情,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截止至4月4日,2019年共有19州出现了465起麻疹案例。其中,逾半病例出现在纽约及新泽西州。麻疹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市布鲁克林区自去年10月以来,已出现逾285起麻疹确诊病例。4月9号,纽约市长宣布布鲁克林区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规定威廉斯堡部分地区的居民必须强制接种疫苗,违者将被处罚1,000美元。

1976年11月25日,美国人在接种流感疫苗 (图源:VCG)

美国本在2000年就消灭了麻疹,如今这一传染病又再次爆发与反疫苗运动息息相关。

自从疫苗发明那日起,疫苗就一直承受着各种指责。

在基督教信仰中,包括天花在内的疾病都是上帝惩罚罪人的手段,如果人类有意识地预防天花,不免就有了干涉上帝旨意的嫌疑。有的牧师断言,“接种是对上帝安排的挑战,是走向罪恶和道德沦丧的诱惑,是让人们去屈从于发明而取代神意的企图。”

1721年,科顿·马瑟牧师(Cotton Mather)在天花大流行时在波士顿开始使用人痘接种术,尽管疫苗表现出了极为显着的作用并突破了来自宗教的阻力流传开来,但1885年天花在蒙特利尔爆发时,当地的天主教徒还拒绝种痘,宣称静待上帝的“惩罚与判决”。

尽管现在教会已经不再持这种观点,不过宗教原教旨主义者对疫苗推广的阻力一直都在。2016年,《美国医学会杂志》的研究显示,在970个疫苗豁免的麻疹病例中,574例有接种条件但选择不接种疫苗,其中有405例是因为宗教与理念而拒绝接种,而不是医学原因。

但这只是反疫苗运动的一部分。由于疫苗发明早期微生物及消毒之类的知识还不足,而且疫苗通过划开手臂和手臂接触的方式转换,后来是利用动物的皮肤制造,不可能作到无菌的消毒,疫苗确实有造成一些副作用,甚至人员的伤亡,这些数字虽低却格外受到重视,加剧了民众对疫苗的恐慌。

疫苗反对者由此认为疫苗既危险又无效,因此当英国议院在1867年颁布新的疫苗法令开始要强制接种疫苗时,英国各地发起了反疫苗活动。当时数个城镇内出现了暴乱,甚至连一些没有推行这一法案的地方也出现了暴动。这时一个称作反强制接种疫苗联盟的组织出现,并发行一些宣传疫苗的危害的期刊和册子。

1869年10月9日《英国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反对疫苗的煽动者》的社论,其表达的医学界的担忧一直延续至今。

该社论总结了几点人们的担忧:把一具躯体的腐败物质引入另一个身体里对健康有着极大的损害,就算是最成功的案例也不例外。我们也很清楚,许多孩子有遗传性的疾病或是受到传染病的影响。既然疾病的发展过程主要就是爆发,那么把所谓的疫苗病毒植入人体就不是简单的感染儿童的血液和组织,而是引入了一个复杂、危害巨大的复合物,很可能把比天花更可怕的病原植入了人体内。经验疗法不该被强制执行;法律应该超越特权,尤其是当强制推行像可能带来血液污染的疫苗这样可怕的法令时,更是如此。

还有一个引起争论的关键点,就是个体权利与维护公共健康的义务。这一时期代表了两个相互冲突的事物的发展。一方面,科技的发展向我们展示了通过免疫手段来预防疾病大爆发的重要性。也另一方面,这也是英国公民争取更多政治权力的时期,民众会认为强制接种是政府集权行为。

最终,英国议会屈服了,在1898年颁布的疫苗法案中增加一条道德条款,允许不相信疫苗安全的家庭获得免接种疫苗证书。这项立法在疫苗问题之外也有着隐患,它将“基于道德或宗教等原因反对者”这一概念引入了英国的法律。

这之后,疫苗反对者与支持者的较量一直在持续。

从1974年到1981年,英国医疗界对百日咳、白喉与破伤风三种传染病的疫苗配制在一起的百白破疫苗的安全性开始了广泛的争论。这本来是学界的争论,但是在在电视新闻持续报道下,医学上的争论造成了疫苗史上最大规模的倒退,波及英国、日本,并扩散到美国、前苏联和澳大利亚。

仅在英国,到1977年,百日咳疫苗接种率从77%至33%,斯旺西地区的接种率更是只有9%,百日咳疫情流行随之而来。在1979年,有102,500报告病例遍及英国,估计有36人死亡。日本百日咳疫苗接种率从1974年的80%下降至1976年的10%,并于1979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现1.3万余病例、41人死亡。

英国政府为了抑制这次反疫苗运动推出一系列调查验证疫苗的安全性,而且让时任英国卫生部长的女儿和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高调接种百白破疫苗。其后,疫苗在控制传染病上的效力及其安全性的证实,才让民众才重拾对疫苗的信心。但这要到1990年以后,百白破疫苗接种率才恢复到中断接种前的水平。

然而对疫苗接种打击最大的“麻腮风三联疫苗”(即“MMR疫苗”,同时预防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疫苗)会导致自闭症的争议随之而来。

1998年,英国医生威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等13人在着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称儿童接种MMR疫苗会导致自闭症。这迅速引发了公众对疫苗接种的不信任,好莱坞明星吉姆·凯瑞(Jim Carrey)坚信韦克菲尔德的理论,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许多父母因此拒绝或者推迟让孩子接受MMR疫苗,使得英美等国儿童患麻疹等疾病的发病率显着上升。

在此后将近10年,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因此没有接种疫苗。而拒绝接种并不只限於麻疹疫苗,在美国,流感每年导致100到300位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而他们之中有85%至死都并未接种疫苗。

这篇论文发表后的十几年间,不同的研究人员用十几项证据确凿的研究,证明疫苗并不会导致自闭症。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美国国家科学院和英国卫生署也都出面澄清。

2004年,一名英国记者发现威克菲尔德收受超过43.5万英镑贿赂篡改了研究中儿童的病例,以满足“那些想要起诉疫苗公司,制造疫苗恐慌的律师们”。最初13名共同署名的作者中的10人也发表声明说“文章并不能得出结论说麻疯腮疫苗将导致孤独症,因为有关数据不充分。”同年,《柳叶刀》杂志也宣布“完全撤销”那篇造假论文。2011年,MMR疫苗导致自闭症有关的说法被评为“近100年来破坏性最大的医学骗局”。

真相虽然大白,然而生物学上未对自闭症病因做出强有力的解释,疫苗恐慌带来的恶果无法停止。

经英国政府及医疗健康局的努力,MMR疫苗的接种率在2012年提升到了90%,但依然未能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95%标准线。2012、2013年,默西塞德郡和南威尔士相继爆发麻疹,而患者绝大部分是MMR疫苗事件以后没有接种的孩子。

2013年时,美国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所做的调查显示,仍有20%的民众认为儿童疫苗导致了自闭症。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014年曾在社交媒体公开声称,疫苗会导致健康儿童患上自闭症。

不过有评论指出,美国政府在美国波音公司为了利润罔顾乘客的安全、强生隐瞒爽身粉致癌真相几十年、普渡制药明知奥施康定被大量滥用仍然大力推销等社会影响颇大的案件中仅仅扮演惩戒者角色让民众对政府在医药安全管理上失去信任感。如在硫柳汞导致自闭症的讨论中,许多律师和记者就纷纷向美国政府和研究机构开火,认为他们为了疫苗生产商的利益,故意隐瞒疫苗的风险,并夸大疫苗的作用。

于是历史就陷入了对疫苗的怀疑导致接种人数减少,疾病爆发后恢复对疫苗的信心,等疫情结束后再次质疑疫苗的循环中。

世界卫生组织一直为提高公众对疫苗的信任而努力,然而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对医药安全的怀疑甚至阴谋论的流行都放大了对疫苗的恐慌,但是疫苗的效果建基于大众对疫苗的信心,各国政府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斥巨资为疫苗的安全护航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