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导火索:胡耀邦之死

+

A

-
2019-04-11 03:46:28

胡耀邦出席政治局会议发病至今刚过30年,现场的当事人或目击者还有不少人健在。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就有田纪云、江泽民、李鹏、李铁映、李瑞环、宋平、胡启立等7人健在,新华社当时报道称“有关方面负责人列席了会议”,鲍彤等列席会议的健在者估计更多。要核实胡耀邦到底有没有吃江泽民的药其实并不难,这不该成为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公案。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北京中南海接见解放军戒严部队高级将领时说过的一段话。结合当时的中国形势,“这场风波迟早要来”所言不虚。但“六四”事件的导火索,却是被邓小平罢黜的胡耀邦之死。这是邓小平不愿面对或不便说出的历史事实。

1989年4月,数千名北京青年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悼念胡耀邦(图源:AFP)

胡耀邦是中共开明派领军人物。文革结束以后,胡耀邦主持“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和“平反冤假错案”,希望改变中国不正常的“运动整人”的政治逻辑并破除“思想迷信”和“个人崇拜”,为改革开放扫清了道路。1980年代,胡耀邦历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与赵紫阳一起成为邓小平的左右臂膀。1986年学潮爆发后,邓小平严厉指责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胡耀邦被迫辞职并违心作检讨,保留中共政治局委员职务。

1989年4月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讨论关于教育问题决定草案。在会上,胡耀邦突发急性心肌梗塞,4月15日逝世,享年73岁。正如1976年周恩来之死引发天安门事件一样,胡耀邦之死也引发“六四”事件。两者都从悼念活动起步,在本质上都是一场民主运动,同样遭到镇压。不同的是,天安门事件仅仅过了两年就得到平反,成为与五四运动媲美的四五运动;而“六四”事件至今已经30年,平反却遥遥无期。

“六四”事件被一些学者称为“中国当代历史的分水岭”。它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也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但关于胡耀邦在政治局会议上倒下的具体情形,至今仍然有不少自相矛盾的说法。

会议亲历者、“六四”期间支持武力镇压学生的中国前总理李鹏在《六四日记》中写道,胡耀邦“突然脸色苍白,呼吸不均,双手发抖”,“离开座位,慢步向门厅走去,突然一下倒在地上。”

在邓小平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之路上,胡耀邦(左)发挥了重要的帮助作用(图源:VCG)

1/1

1989年3月24日,胡耀邦在北京家中最后留影(图源:VCG)

2/2

1989年4月22日,邓小平、赵紫阳、李鹏等率中共党政军要员出席胡耀邦葬礼(图源:炎黄春秋)

3/3

胡耀邦之死引发“六四”事件,中共调动大军开进北京天安门镇压(图源:AP)

4/6

1989年6月9日,邓小平在北京中南海接见解放军戒严部队高级将领并发表讲话(图源:新华社)

5/6

“六四”事件平息后,解放军手持步枪继续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戒严(图源:AFP)

6/6

1989年中国政府表示,“六四”事件造成近300人死亡,图为一名伤者运往医院抢救(图源:中央社)

7/7
上一张 下一张

但是,当时也在会场上的赵紫阳秘书鲍彤却说,他记得胡耀邦倒在一张桌子上。2014年,鲍彤在北京接受《纽约时报》电话采访时讲述了胡耀邦病发后的情形。“耀邦说,‘紫阳同志,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我想请假。’紫阳问他,因为他看见他把手放在心脏的地方,‘耀邦同志,你是不是心脏问题发作了?’”鲍彤说。胡耀邦回答道,有个医生诊断他得了心脏病。“他一边解释,一边倒在了桌子上。他无法走路,然后紫阳说,‘啊,你心脏病犯了!别动,耀邦,千万别动。’”

“他双臂张开倒在桌子上;紫阳说,‘赶紧叫医生,’然后他问会上有没有人带硝酸甘油。江泽民支支吾吾了一下说到,“我没有心脏病,但是我的老伴儿总让我带,’然后他就把药拿了出来。但是没人知道这药应该怎么用。紫阳说,‘有谁知道这怎么用?’然后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说,‘我知道,我知道,’然后他就把药放进了耀邦嘴里。”

鲍彤提到胡耀邦吃了江泽民的药。而胡耀邦之女满妹(李恒)在2005年出版的《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中也记录了这一细节。

父亲身子摇晃着说:“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许是心脏的毛病……”坐在父亲旁边的秦基伟和闻讯赶进来的服务员刚扶住父亲,父亲就不由自主地跌坐下来。胡启立忙说:“耀邦同志,别动!”同时吩咐,“马上找医生来,快叫救护车!”“谁带了急救盒?”坐在父亲对面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忙递过一盒,有人接过药盒,把一片硝酸甘油放到父亲口里,嘱咐他吞下。坐在父亲后面的教委秘书长朱育理对身旁的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小声说:“这药吃下去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起效!”阎明复着急地说:“那你赶快上啊!”朱育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亲右边,接过药盒,拿了一支亚硝酸异戊酯吸入剂捏碎,迅速捧到父亲面前:“耀邦同志,大口吸气!”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父亲的脸色开始恢复,并深吸了一口气。

另外,湖南省党史期刊《湘潮》2005年第9期《胡耀邦最后的瞬间》一文也说胡耀邦吃了江泽民带的药:胡耀邦双眼紧闭,已经不能说话。大家万分着急,慌乱中有人问了一句:“谁带了‘保险盒’?”恰好江泽民随身带了,就给胡耀邦口服了硝酸甘油片,嗅了亚硝酸异戊酯。后来,医生认为这一措施对舒张血管,争取时间起了好作用。

但是,时任中央保健局局长的王敏清坚决否认胡耀邦吃了江泽民的药。在2006年出版的《红墙医生——我亲历的中南海往事》一书中,王敏清说,胡耀邦“自以为是胃病,他怎么可能像‘最后’一文中写的那样,听从赵紫阳等关于‘心脏病’的推测,并吃下江泽民随身带的硝酸甘油片,并嗅亚硝酸异戊酯?而且在中央领导人开会的场合,这些领导人会在不待医生出现、诊断就自己掏药给患者吃的情景,是不可能发生的,吃出了问题谁负责?”他“在现场组织抢救,根本就没人提到曾经给胡耀邦吃了硝酸甘油片,嗅了亚硝酸异戊酯一事”。

有分析认为,王敏清否定的理由并不充分。因为此事发生在他赶到现场组织抢救之前,他到场后“没人提到曾经给胡耀邦吃了硝酸甘油片,嗅了亚硝酸异戊酯一事”,并不等于就没有;另外,即使是中央领导人开会,突然有人病倒,现场的领导人不待医生出现、诊断就自己掏药给患者吃,不是不可能发生,因为现场最高领导人说可能是心脏病,而胡耀邦的突然发病,以这些领导人的经验,做出这样的判断,立即实施救治,完全有可能;至于说“吃出了问题谁负责”,除专业的医护人员外,一般人当时不会也来不及考虑这些,也是人之常情。

胡耀邦出席政治局会议发病至今刚过30年,现场的当事人或目击者还有不少人健在。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就有田纪云、江泽民、李鹏、李铁映、李瑞环、宋平、胡启立等7人健在,新华社当时报道称“有关方面负责人列席了会议”,列席会议的健在者估计更多。要核实胡耀邦到底有没有吃江泽民的药其实并不难,这不该成为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公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