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联合又斗争:台湾与藏独间的纠葛(下)

+

A

-

在西藏问题上,除了美国的掣肘以外,达赖喇嘛等人对国民党政府的敌意也令蒋介石不快。毕竟对主张藏独的流亡藏人而言,无论是国民党或共产党,均明示西藏属于中国领土,自然不愿与之合作。加上有美国的撑腰,又何须仰赖同样渴求美国保护的台湾?因此当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二组驻印联络员蔡定中、国安局联络室主任王庆芳、军情局所辖广东反共救国军第十六路军总司令程一鸣等人,于19594月带着蒋介石信函、1,000美元前往印度会晤嘉乐顿珠时,嘉乐顿珠反应冷淡。5月,蒙藏委员会藏事处处长熊耀文前往日本东京,秘密会见土登晋美诺布,同样碰了一鼻子灰,后者只愿意收下熊耀文携来的电报密码簿,做为日后联系用。

接着,土登晋美诺布在美国受访时,声称反共也反国民党,达赖喇嘛更是418日向国际发表宗主权只是汉人强加、西藏自古即是独立国家等言论,这都令台湾颇感难堪与气愤,遂开始策动其余流亡藏胞拥护台湾政府,以抑制藏独势力,而这让达赖喇嘛与台湾更形同水火。不过,在反共这项共同目标面前,双方实际上都未断绝一切形式的联络。

达赖喇嘛长兄土登晋美诺布(左三)与二兄嘉乐顿珠(左四),长期穿梭于海外接受美国资助鼓吹藏独(图源:AP)

1959年8月,国民党中二组成功取得贡保扎西、津巴嘉措、嘉玛桑佩等游击队领袖的效忠,嘉玛桑佩更被授予少将官阶,前往台湾负责沟通在印游击队与“中华民国政府”间的合作事宜。台湾彼时还发动各界乐捐,筹获一笔为数不小的“西藏抗暴专款”,发放给愿意接受台湾指导的在印藏人,引起西藏流亡政府的不悦。达赖喇嘛抱怨国民党派员至难民营内发放救济金使其失了面子,达赖姊夫彭措札西(汉名黄国祯)还宣称台湾发钱时要求领取救济金的藏人持币拍照,有羞辱意味。但发出这些怨言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攫取这笔资金,达赖喇嘛要求台湾应将救济金委由他来代发,这使双方又起了争执。

1960年,西藏流亡政府内部发生路线之争,国民党探知渠等发生分化:“一为以藏府噶伦苏康旺钦格勒为首之民族派,主张目前阶段应与中央团结反共,将来再谈‘西藏独立’为政治目标……其拥护者多为西藏政府原有之官员及西藏贵族,以及若干拥护中央之藏族人民。一为以达赖胞兄嘉乐顿珠为首之国际派,主张政府应即予西藏独立”。双方都曾试着拉拢台湾以为己助,如国际派成员彭措札西要求台湾在《告西藏同胞书》的基础上,明确承诺支持藏独,结果遭到台湾政府拒绝。而被嘉乐顿珠摈斥的民族派官员,则一面成立“西藏地方政府改造委员会”与嘉乐顿珠抗衡,一面向台湾求助,控诉嘉乐顿珠排斥异己和中饱私囊,苏康旺钦格勒及宇托札西道珠还要求由台湾邀请渠等赴台。在几经考虑后,台湾最终于1967年准许苏康旺钦格勒等人前来,1967年更成立以两人为首的“西藏噶伦在台办事处”,以抗衡达赖喇嘛在印度的流亡政府。达赖喇嘛等人遂愤怒地指斥苏康旺钦格勒等人为叛徒,与台湾的关系亦荡到谷底。

虽然台湾与西藏流亡政府相处不睦,但是在1962年中印战争时,双方仍在暗中往来。嘉乐顿珠当时密访台湾多次,与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会面,要求彼辈向世界呼吁支持藏人,并允诺若台湾发表该宣言,达赖喇嘛将派代表赴台设立办事处。而台湾也透过嘉乐顿珠和香港记者张国兴,探索与印度展开情报合作甚至建交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时任外交部次长沈锜回忆,台湾政府要求该办事处若来设点,不得宣扬藏独。但最后双方协议破局,在达赖喇嘛未明确放弃藏独的前提下,台湾拒绝与之有更深层的官方往来。嘉乐顿珠事后则佯称不知为何台湾未履约,刻意忽略藏独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统一中国大计方枘圆凿,本来就难以合作下去。

为了控制达赖喇嘛的号召力与主导转世问题,蒋介石曾设想将其接来台湾,但外交部认为达赖喇嘛若离开印度将失去对西藏的影响,且达赖喇嘛对国民党也不信任,因此台湾决定改采其他做法。1959年,台湾请求美国协助将流亡印度的藏人移置自泰缅寮交界的反共自由村内,结果遭美国反对,不过台湾仍未放弃笼络流亡藏人的念头。

1962年西康籍国大代表罗桑益西,向国民党边疆工作指导小组建议在台湾可设置三民主义西藏模范村1967年,在苏康旺钦格勒赴台的有利情势下,蒋介石又乘势向宇托札西道珠指示,将在台湾建立以西藏新社为名的西藏村以及筹建藏传佛教寺庙,1968年罗桑益西和蒙藏委员会又重提此事,希冀将流亡藏人迁来台湾、使其人数成长为23万后,便可抵销达赖喇嘛的影响力但这些计划最后皆未实现。

曾担任蒙藏委员会委员的台湾学者刘学铫,指称当时有极少数之一、二人,深恐海外藏人一旦大批来台,影响其既有利益,因此极力反对,致使此案胎死腹中,指的似乎正是宇托札西道珠等人。不过考虑到当时美国、印度以及达赖喇嘛对蒋介石的抵制,台湾又难以自无邦交的印度独力运出大批藏人,因此估计是海外因素居大,才使西藏村的构想始终停留在空中楼阁。

1997年李登辉、曾文惠(左)夫妇会见访台的达赖喇嘛,曾引起台湾一阵轰动(图源:AP)

西藏流亡政府为维持其独立性,曾长期下令禁止流亡藏人赴台,更不许和蒙藏委员会接触,以免被视为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更指责蒙藏委员会是分化藏人的元凶。但根据档案纪录,负责策反与联络流亡藏人的单位,多半是国民党中二组,蒙藏委员会根本无从与闻这些秘密任务。此外,达兰萨拉方面虽一面高喊藏独,又一面时不时想赴台争取援助,派员赴台时又要求改由外交部而非蒙藏委员会接待,使得双方很不愉快。据刘学铫回忆,1980年代时达赖喇嘛曾暗中托人捎信,希望可以前往台湾访问,结果蒋经国得知后只是冷冷地表示,若达赖喇嘛仍不放弃藏独就不必来了!显见在捍卫中国统一的前提下,台湾已不太愿意和达赖喇嘛有太多牵扯。

然而,当李登辉继任蒋经国成为总统后,原先坚持的中国法统竟有了转变,台湾又开始同达赖喇嘛接洽。1993年,嘉乐顿珠应邀访台,1997年达赖喇嘛亲自抵台,引起一阵轰动,随后在台成立“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作为对口单位,台湾与藏独由此共谋进一步合作对抗大陆。在当时,还有不少偏独的台湾媒体声称该废除蒙藏委员会、作为迎接达赖喇嘛的“献礼”。2000年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执政后,联系与处理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事务的单位改为外交部,不再由蒙藏委员会负责,形同承认西藏为独立国家、彻底颠覆了两蒋时代的坚持。2003年,台湾西藏交流基金会成立,陈水扁还得意洋洋地宣称,台湾不再视藏人为“大陆人士”,流亡藏人改由外交部而非内政部管理赴台,是“台藏关系”的重大突破。在浓厚的“去中国化”氛围下,支持藏独就此成了不少台湾人眼中维护“人权”与“自由民主”的“政治正确”。

在台独势力的肆意操弄下,长期以来缺乏实质影响力、却是主权象征的蒙藏委员会,因此成了盲肠般的尴尬存在,其存续受到严重质疑。2014年10月,国民党立委吴育升在质询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蔡玉玲时,一席“台湾也是中国的土地”、“如果达赖喇嘛来到台湾,他等于也是回到中国的土地”话语,便引起民进党的猛烈抨击,民进党立委陈其迈立刻质问蔡玉玲两岸是否同属中国,结果蔡玉玲竟支支吾吾,推托该由陆委会应答。身为象征中国法统的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竟不敢捍卫自身职责,可见台湾社会的政治氛围,已不可和两蒋时期同日而语。

2016年,时代力量籍立委林昶佐、民进党籍立委萧美琴、国民党籍立委王金平等人在台立法院组织“台湾国会西藏连线”,公然打出支持达赖喇嘛反抗中共的旗号;近期,台北市议员林颖孟(时代力量籍)、吴沛忆(民进党籍)等14位跨党派台北市议员更成立“台北市议会西藏连线”。这种天翻地覆的转变,代表台湾不仅不再认定西藏问题属于中国内政,更在支持藏独的同时解构“中华民国”的正当性,以进一步推动实质台独。这些恐怕是当年极力抵致藏独的蒋介石等人所始料未及,也显见台湾人国族认同的剧烈变化,已到了几乎不可想象的地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