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联合又斗争:台湾与藏独间的纠葛(上)

+

A

-

北京时间43日,中国大陆官媒《环球网》刊登走访达兰萨拉与尼泊尔藏人聚居区的报道,介绍当地藏人贫困与缺乏身分保障的困境,以及达赖喇嘛流亡政府的罔顾民生。过去历史上,当达赖喇嘛1959年率领大批藏人流亡至印度后,美国、印度与台湾都相继涉入西藏问题,希望借此牵制中共。其中尤以台湾的态度变化最大,其对藏独的态度更象征统独民心的消长,值得深入探讨。

最早,当中华民国成立后,名义上虽代表全中国,但直至1949华民国政府播迁至台湾以前,始终未能实质有效治理西藏,仅能由蒙藏委员会在拉萨设置办事处象征微弱的主权,还不时受到西藏噶厦(西藏地方政府的抵制。尤其在国共内战末期,西藏更以防范共产党为由,向代总统李宗仁拍电要求中央驻藏人员、学校、无线电台、医院内的相干人士限期离藏,各回原籍。当时已南迁至广州的中央政府曾严厉斥责西藏的错误,但鞭长莫及无法应对;驻藏官员也曾欲采取武力对抗西藏的反逆,但被汉族喇嘛邢肃芝劝告勿重蹈清末驻藏川军内乱、结果反遭十三世达赖喇嘛横扫驱出的覆辙,办事处代理处长陈锡章等人只好无奈撤离,中华民国在西藏的形式统治也就此结束。

1959年达赖喇嘛(前排中戴眼镜者)在美国掩护下逃亡印度(图源:AP)

不过刚撤到台湾的华民国政府喘息未定,西藏立刻又成为不得不面对的烫手问题。原来195010月,中共与西藏噶厦谈判破裂后,发动昌都战役,十四世达赖喇嘛逃往中印边界,噶厦官员夏格巴向联合国致书求援,要求阻止中国侵略一直保持独立的西藏。11月,萨尔瓦多也在英美列强的暗助下,提案调查中国对西藏的侵略,尽管最后该案被搁置,连排入正式议程的机会也没有,仍引起国际地位不稳的蒋介石政府强烈震动。当时中华民国驻联合国代表蒋廷黻曾主张,不如表明己身仅对西藏享有宗主权,藉以博取国际支持国民党政府的反共大业。但此举不啻遂了英俄等国唆使西藏独立的阴谋,更违反中华民国宪法,因此立刻遭到台湾的严厉反对。

可是台湾在既要反共、又不能与中共同声捍卫国家主权的两难下,蒋介石最后拟出不反对联合国讨论西藏问题、但得强调西藏属于中国领土、中共是在苏联支持下入侵西藏等原则,要求联合国代表团遵守。虽然萨尔瓦多的提案最终未通过,但西藏问题国际化的阴影,仍缠绕在台湾头上。台湾因此遂积极计划同达赖喇嘛或其他藏区反共力量取得联系,将之纳入“反共救国”的大纛之下,以免藏独的势力日趋膨胀,反有害中国统一。

机会很快就来临,19504月,当年22岁的达赖喇嘛二兄嘉乐顿珠,打算带着妻女从印度中转菲律宾,再前往澳门入境大陆与北京方面谈判。但在马尼拉候机时,葡萄牙拒绝向嘉乐顿珠发放签证,台湾驻菲律宾大使陈质平得知后,极力劝说其赴台拜谒蒋介石。嘉乐顿珠1946年至1949年间,曾在南京入读中央政治学校(今台湾政治大学之前身)附设的边疆学校,并享有蒋介石的丰厚资助与一栋房子,嘉乐顿珠在回忆录《噶伦堡的制面师》里也颇感激蒋的仁慈与慷慨。而对台湾来说,若能将嘉乐顿珠留在手里,将是非常好的对藏主权象征,也可避免西藏问题继续国际化。

但没想到,嘉乐顿珠无意久羁台湾,台湾最坚定的盟友美国,也在此时向嘉乐顿珠与达赖喇嘛的长兄当才土登晋美诺布伸出手,将其拉拢为反共的筹码。早在国共内战时,美国就在中国边疆寻觅可以替代蒋介石、又能牵制共的地方实力派,并派遣驻迪化副领事马克南(Douglas Mackiernan)、中情局干员贝赛克(Frank B. Bessac)等官员携带黄金、无线电发报机等,煽诱少数民族起兵,甚至秘密潜访西藏。1951年,西藏与中共谈判《十七条协议》的细节时,达赖喇嘛密遣札萨柳霞至中印边界上的加林磅(Kalimpong),与美国驻印大使馆官员会晤。达赖喇嘛胞兄土登晋美诺布也前往美国与中情局合作,并出席国会秘密听证会求取美国支持,显见达赖喇嘛等人的政治图谋。美国同时也施压台湾放行想离境的嘉乐顿珠,蒋介石只能送其一张5万美元的支票后准其离去。

嘉乐顿珠抵美后,美国国务院中国科官员安德森(William O. Anderson)拿出一封慰问信,让其转交给达赖喇嘛。就这样,台湾失去了与达赖喇嘛等人接触的渠道,而美国也背着台湾秘密援助藏独人士,直到许久以后台湾才愤怒地发觉美国的作为。毕竟对美国来说,中国政府由谁代表并不重要,中国领土能否统一也不是其重大关切,只要能压制新生的共产中国,任何力量都能得到美国的援助,即使这造成中国的分裂也在所不惜。美国打的如意算盘,本质上与蒋介石为求中国统一而反共的战略南辕北辙,因此台美双方日后在西藏问题上注定产生严重的龃龉。

不过为了壮大声势和分散风险,台湾与其他反共势力亦有联系,达赖喇嘛仅是其中一支而已。根据学者林孝庭的研究,台国防部曾侦知青海、四川、云南、西藏仍有马元祥、黄正清等率领的近8万名游击兵力存在,故于1952年起多次对其空投黄金与弹药。但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逐步扫荡,国民党政府在川藏地区的敌后行动陆续宣告失败。1956年,中共加速推进土地改革、农业集体化,结果激起昌都、甘孜、理塘等地的藏人反抗,嘉乐顿珠也因此再度向美国与台湾暗中求援。派驻于印度的台湾国安局西北工作组,遂数次派员前往加林磅同嘉乐顿珠密晤,约定台湾将空降支援西藏。

此外,台湾也努力拉拢其他藏人武装,如米茫组织领导人阿勒钦曾、西藏抗暴军总司令阿珠桑、日后成为四水六岗卫教军领袖的贡保扎西等,同时也自1957年起,命令盘踞在滇缅未定界的柳元麟所率部队,执行安西计划向云南发动反攻,并不全将赌注押在达赖喇嘛身上。

在不知道美国已秘密于塞班岛(Saipan)与科罗拉多州训练藏族游击队员的情况下,1958年台湾与美国中情局驻台北站长克莱恩(Ray S. Cline)合作成立中美联合情报中心,台湾提议成立黑水小组,与美国一同支持西藏反共。美国亦在印度透过运输机将藏独武装分子带至台北,接受军事训练,受训后一部份再被送回大陆进行游击战,一部份则留营担任教官,最后的一部份则是被带往美国接受更进一步的强化。

在不知道美国已秘密于塞班岛(Saipan)与科罗拉多州训练藏族游击队员的情况下,1958年台湾与美国中情局驻台北站长克莱恩(Ray S. Cline)合作成立“中美联合情报中心”,台湾提议成立“黑水小组”,与美国一同支持西藏反共。美国亦在印度透过运输机将藏独武装分子带至台北,接受军事训练,受训后一部份再被送回大陆进行游击战,一部份则留营担任教官,最后的一部份则是被带往美国接受更进一步的强化。

1959年西藏拉萨发生动乱后,蒋介石发表《告西藏同胞书》支持藏人反共(图源:台湾《中央日报》截图)

1959年3月,拉萨发生动乱,达赖喇嘛出逃至印度,蒋介石乐观地认为“此一反共形势,将导发我反共复国之机运”,并发布《告西藏同胞书》鼓动藏人起义,甚至在文告内宣示“西藏未来的政治制度与政治地位,一俟摧毁匪伪政权之后,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时,我政府当本民族自决的原则,达成你们的愿望”,看似为藏独许下模糊的承诺。翌日,陈诚还衔命召开记者会,声称国民党政府于过去数年间,曾支持多次西藏、青海甚至海南岛的反共抗争,甚至空投过西藏三次。但美国看破蒋介石的手法,知悉其只是虚张声势,想借机宣示对西藏的主导权罢了。

此外,蒋介石还兴冲冲地拟定“武汉计划”、“昆仑计划”,预备与柳元麟部队联合反攻大陆。但没想到此时,克莱恩向蒋介石坦承中情局掩护达赖喇嘛出逃,以及美国已独自空投与训练贡保扎西等游击队多年,甚至宣示不会与台湾合作支持西藏反共,企图阻止蒋介石再继续介入西藏问题。蒋介石恼怒不已,痛批“美国必要独占西藏,不许他人插足之政策拙劣已极”,并哀叹“今后达赖在印,而对我国革命再不能发生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