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将南海诸岛最大岛屿送给越南始末

+

A

-
2019-03-29 04:34:17

“屹立在波浪滔天的北部湾中的小小的白龙尾岛,最近在反击美国强盗飞机的战斗中,充分显示了伟大越南人民坚强不屈、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这是1965年4月23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越南通讯《英雄的白龙尾岛》一文中的开头。在当时,甚至在今天,恐怕也很少中国人知道,白龙尾岛本属中国领土,但在1957年被送给越南。

中国民众在观看南海九段线示意图及南海岛礁分布图(图源:VCG)

白龙尾岛位于北部湾中心地带,总面积3平方公里,是南海诸岛最大岛屿。附近海域有丰富海产,以鲍鱼为最,岛上有淡水。千百年来,中国渔民在北部湾捕鱼,该岛总是出现在视野里,渔民称之为浮水洲岛。夜莺岛则是从明清以来中国官方图书对该岛的称呼。另外,因为盛产鲍鱼也被称为海鲍岛及谐音为海宝岛。

“移交”还是“借岛”?

清朝时期,海南文昌商人用船运货到越南、泰国,途中往往遇狂风袭击而停泊夜莺岛,由于多次避风而安全无恙,有感“神灵”保佑,光绪三年(1877年),他们在岛上修建“海宝庙”,供奉“伏波将军”与“天后娘娘”。“伏波将军”是东汉出兵交趾(今越南北部)的名将马援,“天后娘娘”是海神妈祖。自1917年起,一些海南儋县(今海南儋州)人陆续到夜莺岛定居,垦荒种地,农余捕鱼。

1937年法国印支殖民当局派人武装侵占夜莺岛,命名为白龙尾岛。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该岛被日军侵占,日本投降后法国又卷土重来。

1950年中共攻占海南岛,国民党儋县党政军要员率部逃到夜莺岛,并先后委任里长、副里长。1955年中共出兵解放夜莺岛,赶走国民党残余势力,发展工农业生产,兴办商业和文化教育事业,全岛面貌焕然一新。

令人不解的是,仅仅两年之后夜莺岛就被北京拱手送给越南。1995年出版的《儋县志》卷一《地理志》记载:“1957年秋,中央领导同意将此岛割让给越方,并无偿给予越方固定资产(含党政、团体、学校等财物)合计人民币22,528.74元。”

由于事关机密,中共官方一直没有正式披露夜莺岛割让给越南的具体缘由和过程。目前对于这件事,大陆学界存在“移交”与“借岛”两种说法。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研部编写的《我国与邻国边界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资料选编》记载:“北部湾划界涉及一个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个岛屿,原属于我国,称为浮水洲岛或夜莺岛,1957年我移交给越南,越改称为白龙尾岛。”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高健军的著作《中国与国际海洋法》也称,“白龙尾岛……在历史上曾属中国领土,1957年3月通过‘秘密移交方式’将该岛移交越南”。

1955年6月25日,胡志明(中)率越南政府代表团访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到北京机场迎接(图源:Getty)

关于“借岛”说,中国海军少校曹保健的《叩醒中国海》一书称,毛泽东是拍板者:“越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胡志明来到中国,通过周恩来总理向毛泽东主席请求,让我们把位于北部湾海域的夜莺岛,‘借’给越南‘用’一下,建一个前沿雷达站,用以监视美帝飞机的行踪。那时的中国,有点像慷慨汉子,几乎没费什么周折,胡志明的请求就得到了应允。”

另一种说法则称,周恩来是“借岛协议”的签署人。伊始、姚中才、陈贞国三人合著的《南海!南海!》记载:“为了支援越南的抗美战争,周恩来和越南总理范文同签署协议,将我国北部湾里的白龙尾岛,出借给越南政府,让其在上面修建雷达基地,作为预警轰炸河内的美国飞机,同时作为中国援越物资的转运站。”

总之,无论是“移交”还是“借岛”,其过程在当时乃至现在都没有公开,而是采取一种“秘密移交方式”。当年究竟是谁作出的决策,出于何种考虑,是否签订什么协议,协议内容是什么,迄今是谜。

“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

具体“移交”过程,则有当事人留下口述回忆。中共开国少将马白山曾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当时作为中国代表,前往夜莺岛与越南代表履行“移交”手续。他生前接受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马大正采访,详细讲述向越南“移交”夜莺岛的细节,马白山透露,“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上面安排的”,岛上老百姓不高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

“1957年3月,上级指派我为代表,把浮水洲岛移交给越南,越南来的代表,也是一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当时有文件,说委任马白山作为移交浮水洲岛的全权代表,同去的还有当时的海南区党委的一位副书记。移交时,部队撤,老百姓不动。有的老百姓不高兴,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其他设施,如商店等都移交。移交前,我去过这个岛。岛上渔民主要是捕捞近海的鲍鱼。他们捕来的鱼,卖给大陆,也贩运到越南去卖。移交仪式在岛上举行,文件都准备好,履行签字手续就成。移交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上面安排的,移交仪式:开茶会,桌上摆水果、点心,都是越方带来的,晚上还设宴请客,越南还派了一个文工团演出。文工团员不少是在越的华侨。移交给越南,主要是当时两国关系好,我们与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谊,反正是兄弟嘛,该岛又稍近越南一点,就通过一个仪式移交给它。”

这些生动的细节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被马大正写入《海角寻古今》一书。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只是奉命行事,但对于“送岛”,据马大正称,马白山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沉重地说,看来我是做错了一件事。”

白龙尾岛是北部湾一个非常重要的中界岛屿,却白白送给越南,这种做法为日后中越两国在北部湾划界埋下很大隐患。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葛剑雄在谈到中越北部湾渔业纠纷的根源时一语道破:“白龙尾岛离海南岛远,离越南近,本来我们跟它划界,可以划在白龙尾岛和越南大陆之间。但现在这个岛是它的,界线要划在白龙尾岛与海南岛之间。”

至于为什么要把中国的夜莺岛“移交”或“借”给越南,一种可供参考的解释是:一方面,中国作为亚洲共产主运动领袖,必须支持胡志明的越共与美国支持下的南越之间的战争;另一方面,中国当时并不希望直接卷入战争,成为“参战国”,进而直接与美军对峙。于是,作为援助越共的关键中间站——现有资料显示,中国确实在夜莺岛上帮助越南建造了雷达站,大量的援越物资,也正是通过该岛输送给了越共——“夜莺岛”就被“秘密移交”给了北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