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烈士秋瑾之死 清末民初的女性意识

+

A

-
2019-03-28 10:40:46

在中国历史上,女性的死亡经常会被吟咏与讨论,像是甄宓、杨贵妃等如此红颜薄命的美人,往往会引起文人的同情并经过文学的渲染而成为长久的文化符号。但是这种同情,背后隐藏着根深蒂固的男性权威,而女性自身的声音则难以进入主流话语之中。到了近代,在西风东渐的影响下,男性逐渐改变对待女性的态度,而女性自身的意识也逐渐抬头,也对女性之死的解释产生了变化。

图为秋瑾至日本留学后,身穿和服的样貌(图源:VCG)
 
致力于革命与男女平权的秋瑾

清末之际,出现了一位相当重要的女性,而她的死也间接造成辛亥革命的发生,这位奇女子是革命烈士秋瑾。从秋瑾生前留下的诗词,可以看到她的心境与想法在人生阶段的转变。当年还是少女的秋瑾写下诗《芝龛记》,赞扬明朝将军秦良玉和沈云英,反对过去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莫重男子薄女儿,平台诗句赐蛾眉。吾侪得此添生色,始信英雄亦有雌"。诗中的“蛾眉"为明末名将秦良玉,秋瑾此时还带点少女的天真,相信只要凭个人的毅力与决心,性别绝不是女性建功立业的障碍。而秦良玉活跃之舞台,是明朝将亡之际,与秋瑾身处清末的时空背景多么相似!诗中也能看出秋瑾颇有跃跃欲试、想要有一番作为的志向。

早在秋瑾写下“始信英雄亦有雌"之前,女子上学、男女平等、废缠足等女子解放的宣传已在中国流传,但影响仍有限。而加速让传统仕绅家庭的才女,迈向新女性、女革命者的催化剂,则主要来自当时中华民族的危机。当时除了秋瑾,还有唐群英、吴芝瑛等女性豪杰在此氛围下成长,凭着自身的才华与救国的豪情,逐渐发出女性主体的声音,也得以和男性知识菁英对话、分庭抗礼。

1903年是秋瑾人生的分水岭,她随着丈夫至北京,认识了桐城派学者吴汝纶的侄女,吴芝瑛,两人结为异姓姐妹。秋瑾读了陈天华《警示钟》后深受感动,并写赋言志:“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从此,秋瑾穿起一身男装,而男装也成为秋瑾的标志。接收不少新思想,秋瑾的思想产生了变化,与丈夫渐行渐远还闹了家庭革命。来年秋瑾至日本留学,因悲中国教育之不兴,于是在东京创办《白话报》,以“鉴湖女侠秋瑾"为名,发表《致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文章,宣传反清、革命与提倡男女平权。回中国后,秋瑾在上海创办《中国女报》,该报皆以白话文写成、多篇文章出自秋瑾之笔,以唤醒女性意识。

 
秋瑾死后,男权下的文学渲染

1907年7月,金华起义失败 ,7月15日(农历六月初六)秋瑾就义于绍兴古轩亭口,又有一位女性的死亡再次被文学渲染。秋瑾死后不久,随即出现许多以秋瑾为题材的小说与戏曲,像是《碧血幕》、《六月霜》、《轩亭恨》、《轩亭复活记》、《轩亭冤》、《秋瑾》等,都满足了世人对秋瑾的想象。不过,我们回到历史现场,秋瑾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其实于1905年底,秋瑾就立下置生死于不顾的献身救国之志,将革命救国与女子平权长怀心中的秋瑾很早就知道,女性献身革命,必然会成为影响深远的符号,而这也符合她从小怀抱的浪漫志向,也能证明女性的力量从而为女性发声的途径。这也是为何起义失败时,她拒绝出逃的原因。

而秋瑾的死亡,在当时就激起千迭浪,《申报》、《大公报》等许多媒体都大篇幅报道,许多家媒体皆为秋瑾发出哀婉与抗议之声,不仅知识分子批判清廷,民间也多同情秋瑾。这一情况完全超出清政府预期,舆论的力量让浙江巡抚张曾敭备受谴责,后调任外地并托病辞官回籍;而同情秋瑾的山阴县令李钟岳因良心难安,不久自杀。当时为秋瑾鸣冤者,除少数知情者外,大部分民众都认为秋瑾并非革命党人,只是一个回中国办学办报的女才子,无端受牵连而被诬杀。由于秋瑾本人并没有供词,也只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字句,且当局公布的秋瑾供词民众也多不相信。

当时《文汇报》、《大公报》也都认为秋瑾是一名无辜受牵连的女子:“绍府贵守,无端杀一女士,竟无从证实其罪,是诚大误。"、“至秋瑾之株连被杀……但以一女子身,有何能力,有何设施,而谓党于革命",除此之外,更多是佩服秋瑾之才气,可见媒体与民众对于秋瑾之死仍停留在过去“才女冤死"的思路之中。

那么革命派最重要的报纸─《民报》又是如何看待秋瑾?《民报》虽然也在第一时间纪念秋瑾、刊登了秋瑾的照片,但仅称呼她为“女士"不过对徐锡麟则明确称“烈士",并未突出秋瑾为革命第一女烈士之地位。可见革命党人内部男权意识仍强,显示出他们虽然希望女性参与革命,但也相当忌惮女性会藉此挑战男性权威。这点从后来民国创立,但临时约法却不见女子参政内容,而国民党纲领中也不见男女平权主张,引起唐群英等女性革命者的抗议,这些也能从秋瑾之死中见到端倪。

最能够为秋瑾之死定位的还是女性本身。妇女刊物《女子世界》主办者陈勤得悉知秋瑾噩耗后,继承秋瑾志向创办了《神州女报》。秋瑾的好友吴芝瑛除了发表记念诗文,更为她张罗后事、护坟。秋瑾的死,将当时的女性知识分子凝聚起来,由她们写下秋瑾之死的定位。也为中国女性革命事业,写下新的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