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的海三国:苏联费尽心思吞并的解体急先锋

+

A

-
2019-03-22 07:11:26

北欧波罗的海东岸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三国是东西方交往的天然通道,在历史上这一地区成为周边强国争夺的对象。18世纪初,沙俄为了获得波罗的海沿岸的出海口通过一系列战争击败瑞典以及外交活动彻底将三国并入俄罗斯帝国的版图。苏联的成立让这三国获得了短暂的独立,但随着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上台,三国再次被并入,直到苏联解体那天。

1991年立陶宛民众支持独立(图源:Getty)

彼得大帝:俄国需要的是水域

俄罗斯帝国对领土有着莫名的执著,历史上,沙皇俄国曾经侵占了中国东北和西部领土、兼并了芬兰、占领了波罗的海濒海地区、多次瓜分波兰、宰割土耳其、占领高加索、强占波斯领土、征服中亚细亚等。不过中国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研究员沈影指出,俄罗斯不满足于内陆国家格局,夺取出海口成为俄国对外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目标。为了争霸世界,历代沙皇都将积极致力于夺取对外扩张必不可少的出海口。

“俄国需要的是水域”,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不仅如此说道,他还执行了。沈影在《俄罗斯领土变迁史》一书中介绍了沙俄夺取波罗的海的路径。

俄罗斯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的行动多次引发其与海权及陆权强国如瑞典、德国和英国的战争,但彼得大帝满意地说,俄罗斯从此可以畅快地呼吸自由海洋的气息。日后苏联的领导人斯大林也评价说,彼得大帝的西进波罗的海战略是“为摆脱落后状态的最初尝试”。这样,俄罗斯把“双头鹰”的一只头伸向了欧洲和西方。俄罗斯的国际地位迅速提升,成为与西方争夺欧洲和世界权势的大国之一。美国学者斯塔夫里亚诺斯(Leften Stavros Stavrianos)甚至认为,“俄国在近代初期并没有像东欧那样变成第三世界的一个地区,其原因在于俄国的领土一直在大规模地、不间断地扩张”,“扩展为从波罗的海伸向太平洋的欧亚大帝国”。

十月革命后,苏俄政府在国内颁布了《和平法令》,反对帝国主义对弱小民族实行侵略和兼并,要求帝国主义从弱小民族“撤军”。

波罗的海三国相继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苏维埃政府依据民族自决的原则于1920年同爱沙尼亚(2月2日)、立陶宛(6月12日)和拉脱维亚(8月11日)签署了和平条约,承认了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放弃了对这些国家的主权要求。

但是到了1930年代末,随着德国对一些欧洲国家的侵占和反苏意图的愈益明显,处境艰难的苏联不再将波罗的海视为扩张的基础,而是越来越把自己西北边境的安全与波罗的海沿岸三国联系在一起。

再次吞并

波罗的海东岸的三国一直被苏联视为德国进攻苏联的主要通道之一,新华网的文章指出,封闭德军人侵苏联的“波罗的海门户”成为建立“东方阵线”的重要环节。为此,苏联加速开展对波罗的海三国的工作。1939年9月28日,苏德签订《苏德边界友好条约》及三个秘密议定书。根据红军出兵波兰东部的实际情况,苏德就8月23日两国签订的“秘密附加议定书”作了调整,将德军所占的立陶宛划归苏联势力范围。同年9月28日、10月5日和10日,苏联分别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缔结了互助条约,其内容都是:缔约各方一旦遭到任何欧洲强国进攻或进攻威胁时,应相互提供包括军援在内的一切援助;苏联有为上述三国提供武器及其他军用物资的义务,有在三国指定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和驻扎军队的权利。

波罗的海三国的主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然而苏联一直严格的遵照条约的内容,只在这三个国家驻军,却丝毫不干涉三国的内政问题,这让波罗的海三国放松了警惕。但是二战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

1940年5月10日,德军入侵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10日,卢森堡不战而降,15日,荷军投降;28日,比军投降;英法军队连连受挫,在敦刻尔克面临绝境。德军席卷西欧的事实让苏联的安全问题愈发严重,促使苏联加速完成"东方战线“。

接下来的一幕中国人很熟悉,1940年5月25日,苏方声称,“在立陶宛政府机关的庇护下”,有红军战士失踪,敦促立陶宛政府立即停止挑衅,否则苏联将采取军事措施。尽管立陶宛政府完全顺从于苏联,苏联政府仍不断促使冲突升级,坚决拒绝与立陶宛调查机关进行任何合作。苏联方面还制造谣言,声称波罗的海三国缔结军事同盟以反对苏联。到了6月14日,即德军进入巴黎的当天,苏联指责立陶宛政府破坏《苏立互助条约》,进行反苏活动,要求马上逮捕挑衅祸首,保证苏军在立陶宛境内自由通行,在战略要地驻军。立陶宛应允,15日,苏军占领立陶宛。次日,苏联用同样办法逼迫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成立新政府并同意苏联驻军。

三国政府被迫让步的同时,经苏联的推动,在三国共产党领导下,拉脱维亚成立人民阵线政府,立陶宛成立人民民主政府,爱沙尼亚成立反法西斯阵线政府。7月中旬,三国选举成立苏联维埃政府并于8月初加入苏联。

三国政府没有办法反抗,但三国的民族主义者组建地下武装进行反苏运动。在苏德战争爆发后,这些武装抵抗运动开始与德军合作,对苏联产生不小的威胁。在重新吞并三国后,为了消除波罗的海地区的反苏武装力量和恐怖活动,苏联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镇压活动。1944年至1946年,在三国共计打死1.5万余人,逮捕近2万人。苏联除了镇压外把那些参与抵抗运动和对苏维埃化进行抵制的家庭强制迁移出去,为了贯彻这一决议,在波罗的海地区共计迁移了29,000个家庭87,000人。

《苏联对波罗的海地区的民族政策与联盟的解体》一文指出,苏联领导人通过对民族抵抗运动的镇压,对一些特定家庭的强制迁移,通过官员任命制度等措施确立起了对波罗的海地区的控制机制,但仍然没有有效解决这一地区的反苏民族主义运动问题。这之后,苏联领导人曾使用贝利亚(Lavrentiy Beria)倡导的“新方针”及后来的本土化路线,但苏共中央总体来说是被大俄罗斯主义所支配,对这些地方采取高压、去民族化政策,公开的、更多时候是隐蔽的反苏情绪已经成为波罗的海当地民族社会意识的一部分。斯大林去世后,苏联虽然对波罗的海地区的民族政策有了一些调整,同时针对这些地区发生的几次民族主义运动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但对这些地区进行控制的体系没有发生变化。在苏联政府对社会维持严格控制的局面下,表面上的“民族和谐”掩盖了民族问题的存在。

波罗的海之路

从1980年代后半期开始,波罗的海地区的民族运动开始发展为争取经济和政治权力而进行的公开斗争。1987年8月正值《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48周年纪念,波罗的海三国要求公布这个条约的秘密议定书,为大批被驱逐出境的受害者恢复名誉。1987年确定十月革命时拉脱维亚独立日11月18日为民族节日,数以千计的群众不顾当局警告上街游行,向里加的自由纪念碑献花。1988年2月16日,立陶宛独立70周年纪念也发生了类似事件。

不过《苏联对波罗的海地区的民族政策与联盟的解体》一文指出, 最初波罗的海加盟共和国扩大主权的要求仍然在联盟的框架内进行的,无论是波罗的海三国的政府还是具有民族主义情绪的社会力量都尚未提出政治独立的要求。但是联盟中央并没有抓住这一机会,没有及时就扩大加盟共和国的主权采取任何实际的措施。这就引起了波罗的海各国民族主义情绪的进一步高涨,并促使争取民族政治经济权益的运动转变成为要求脱离苏联独立的民族主义分离运动。

1989年8月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50周年,立陶宛的激进民族团体“萨尤季斯”组织了名为“波罗的海之路”的政治活动,三国居民组成几百公里的“波罗的海人链”把三国的首都连接起来,三国有1/5的居民走上街头。

当时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没有很好的处理这次政治活动,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左凤荣认为戈尔巴乔夫面对日益严重的波罗的海三国分离运动左右为难,采取强力镇压的办法与改革不相符合,放任不管又会威胁到联盟统一,戈尔巴乔夫指望三国领导人能够制止民族分离主义和极端行为,但三国强烈的独立情绪推动其领导人迎合民众。1989年年末,立陶宛共产党二十大宣布该党脱离苏共而独立,而戈尔巴乔夫采取的行动只是前往立陶宛同各方人士进行接触,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们留在联盟内。

这当然不会有任何作用。三国的独立运动持续发酵,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议会通过了《关于恢复立陶宛独立地位的宣言》,据此,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更名为立陶宛共和国,苏联宪法在共和国内失效,立陶宛还把在立陶宛的所有企业收归共和国所有。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于1990年3月30日通过向独立过渡的决定,5月8日改国名为爱沙尼亚共和国。1990年5月4日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通过独立宣言,宣布改国名为拉脱维亚共和国,恢复1922年共和国宪法。尽管戈尔巴乔夫一再宣布他们的独立是非法的,但无法阻止他们走上独立之路。当时的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Dmitry Yazov)以军人的方式一语道破其中的实质:“要是有一个共和国分离出去,戈尔巴乔夫就会完蛋,可他要是使用武力加以制止呢,那同样也会完蛋。”

1991年9月苏联正式承认了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左凤荣称,波罗的海三国的示范作用促进了其他共和国分离主义的发展,如果当初斯大林没有吞并这三个国家,苏联也许不会解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