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班禅喇嘛猝死五大征兆:冥冥之中有天意

+

A

-
2019-03-22 07:16:07

离开西藏太久的十世班禅喇嘛已不适应高原缺氧气候,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回西藏,当时正值冬天,是西藏一年中氧气含量最少的季节,再加上连续数天操劳过度,致使心脏病突发而圆寂。班禅的突然圆寂引发许多传言和阴谋论,有些藏人认为他是被暗杀的。但在班禅的朋友、部下、亲属和学者的文章中可以发现,班禅圆寂前至少有五大征兆,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

1989年1月,身为藏传佛教两大精神领袖之一的十世班禅喇嘛,在西藏日喀则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落成开光典礼后突然圆寂。当时,中共特邀十四世达赖喇嘛回国参加追悼活动,但遭达赖喇嘛拒绝。不仅如此,达赖喇嘛还未经金瓶掣签和中央政府许可,自行指定十一世班禅喇嘛,导致双方关系日益紧张。

班禅喇嘛比达赖喇嘛年少三岁,他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是唯一能与达赖喇嘛相抗衡的西藏活佛。不少关注西藏问题的人士都认为,班禅离世太早,太可惜。而达赖喇嘛也曾表示:“我们在境外流亡社区,班禅喇嘛在西藏境内,如果他能够长久驻世,那么一定会有极大的助益。但藏人最终仍无福承受。”

十世班禅喇嘛结婚三周年留影(图源:湘豫木子的新浪博客)

离开西藏太久的班禅已不适应高原缺氧气候,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回西藏,当时正值冬天,是西藏一年中氧气含量最少的季节,再加上连续数天操劳过度,致使心脏病突发而圆寂。班禅的突然圆寂引发许多传言和阴谋论,有些藏人认为他是被暗杀的。但在班禅的朋友、部下、亲属和学者的文章中可以发现,班禅圆寂前至少有五大征兆,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

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习仲勋,分管统一战线和民族宗教工作,他曾与班禅合作共事40个春秋,视班禅为“知心朋友”。班禅圆寂后不久,习仲勋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深切怀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喇嘛大师》一文。他在这篇文章中写道,班禅去西藏之前前来告别。“我对他说,这个季节西藏缺氧严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性急,要劳逸结合。他说,这件事办完遂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死了也瞑目。我说,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谁知大师一生,竟成永诀。”一语成谶,这是征兆之一。

按照藏历,1989年是蛇年。宗教界人士按历法推算,降神占卜,认为这一年是个“黑年”,也就是“鬼年”、灾年。因此庆典活动必须在藏历龙年十二月三十日(1989年2月7日)前进行。否则会出现灾祸。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降边嘉措曾任班禅翻译。2015年8月,他在成都举行的中华文化与佛教研讨会上发表演讲《十世班禅喇嘛大师关于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其中也提到:班禅自己占卜,又请扎什伦布寺卦师占卜,都显示蛇年(1989年)有凶兆,要出祸殃。因此灵塔开光典礼必须在龙年进行。

班禅属虎,有人以汉族民间的“龙虎斗”之说,劝说班禅:“龙年不宜远行。再过几天,龙年就过去了,不如等来年再说。”

而习仲勋和中共统战部长阎明复等人担心,藏历十二月,阳历一月,西藏高原天寒地冻,严重缺氧,对班禅的身体十分不利。一般人也最怕这个时候去西藏,建议开春之后再去。但是,班禅相信自己的占卜,认为蛇年是黑年,有凶兆。

1959年4月,十四世达赖喇嘛逃亡印度后,十世班禅喇嘛来到拉萨会见大昭寺僧众(图源:VCG)

他对习仲勋和阎明复等人说:“将五世至九世班禅喇嘛五位先师遗体合葬,无论对弘扬佛法,还是促进民族团结事业,都是一件有重大意义的事。几年前我就向信教群众许过愿,这次我是去还愿。这件事圆满成功,便遂了我最大的一桩心愿,就是死了,也瞑目了。”

降边嘉措还写道,从1月1日到8日,班禅每天活动都安排很紧。到李鹏、万里、习仲勋、阎明复等人家中拜年并汇报工作。他给每家送了一条哈达、一只全羊、一条牦牛腿,并说:“我很快要到西藏去了,如果春节(2月6日)前能回来,我还要来给你们拜年;如果春节前回不来,就算提前向大家拜年了。”春节之前班禅果然没有回北京,这是征兆之二。

1月9日,班禅和随行人员60多人在北京西郊机场乘专机前往西藏。班禅的女儿仁吉旺姆当时只有五岁半,与母亲等班禅家人一起参加送行。后来她在《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文章中回忆,“以往为爸啦(爸爸)送行,往往只要送上机就可以了。可那次,爸啦十分恋恋不舍,一次次让人叫我进舱内,一次次叮咛我很多事情,比如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他的助手;一定要听阿妈啦(妈妈)的话等等。当时陪在爸啦身边的活佛们事后回忆说,我们母女离开他后,爸啦曾真诚地对他们说,这次他离开我们,内心非常难过。希望活佛们以后能像照顾他一样,好好照顾他的家人。”班禅与家人永诀前,好像在交待家事,这是征兆之三。

班禅的随行人员、时任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世发在《十世班禅喇嘛大师的最后20天》一文记述:在西藏整整20天,班禅从早忙到晚,几乎每天都是半夜才能休息。他曾经连续三天三夜在扎什伦布寺带领喇嘛诵经,为五世至九世班禅祈祷。为信众摸顶,仅三天就接待两万多人,胳膊肿得几乎抬不起来,但仍然坚持。连随行人员都感到紧张劳累,劝他要注意劳逸结合,他说:“我体壮如牛,没关系的。”反倒提醒大家要注意高原反应。

西藏问题专家直云边吉撰写的西藏问题真相系列文章也提到,在宗教人士座谈会上,班禅特别谈到活佛转世问题:“应先找出三个预选灵童,然后逐一进行调查。我想到在释迦牟尼跟前,采用‘金瓶掣签’的办法来确定是最好的。因为释迦牟尼是大家公认的。”班禅交待活佛转世这个大事,没想到最先竟用在自己身上,这是征兆之四。后来十一世班禅正是按照这个办法选定的。

1月27日,一切宗教事务安排完毕。中午12时,日喀则忽然刮起漫天漫地的大黄风。直云边吉说,班禅感到有种神谕:“这么大的黄风,我一生都没有见过。莫非无量光佛接我了”。无量光佛,也称无量寿佛、阿弥陀佛、无边光佛等,是佛教中西方极乐世界的创造者。藏传佛教称为月巴墨佛,认为班禅是无量光佛的转世化身。“无量光佛接我了”,这是征兆之五。

王世发写道,1月27日是班禅进藏后最忙碌、情绪最高涨、心情最兴奋的一天。白天与即将回程的少数民族上层人物及寺庙大活佛座谈或个别交谈。晚上举行开光典礼答谢招待会和篝火晚会,即席讲话、频频举杯、献哈达、摸顶。

回到行宫已是零点以后了,但班禅仍在忙碌:会见大活佛、批示文件、阅读报纸……1月28日凌晨两三点才上床休息。睡下不久心脏病突发。随行人员和医务人员在抢救的同时立即向上级报告。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马上带领医务人员从拉萨赶到抢救,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也受命带领医疗小组从北京赶到日喀则抢救,但无济于事。一代活佛,随缘而去,年仅51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