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洋大盗到抗日英雄:廖添丁神话的意义

+

A

-

据台湾媒体报道,曾以《传奇人物廖添丁》广播故事节目名震一时的主持人吴乐天,已于2019年3月16日病逝,恰逢今(2019)年也是“义贼”廖添丁逝世110周年,教人不禁欲回顾廖添丁的传奇故事。对老一辈的台湾人而言,廖添丁是日据时期反抗殖民者、又劫富济贫的侠盗,是高压殖民下的草莽英雄,也传递当时台湾社会不满日本暴政的精神,因此颇受民间敬仰甚至膜拜,在其死后不久便受传唱与塑造为抗日象征。

台湾台中市汉民祠所祭祀的廖添丁神像(图源:清水廖添丁庙Facebook)

其实细究廖添丁的生平,最初不过是个普通窃贼,出生于台湾台中清水镇(今台中市清水区)的他,自1900年起开始陆续犯案。且耐人寻味的是,根据学者王麒铭对日本档案的爬梳,发现廖添丁1904年以前都是以刘添丁的名义受审。起初,廖添丁都是与人合谋偷窃日本人与台湾富商财物,但19047偷窃茶商江眄望一案上,19053月的《台湾日日新报》描述其如何躲避日本警察追捕、又如何误掷刀伤及党羽张富,接着成功独自脱逃,继续浪荡盗窃的不法生活,最后才被日本警察动员保甲围捕归案,这样的描写已开始有了几分神秘的不羁色彩,让台湾社会注意到廖添丁这样一个小贼,竟能一时逃过严密的日本警网──尽管最后廖添丁仍遭逮捕,并被判处4年徒刑。

等到1909年出狱后,廖添丁竟伙同王两记、陈荣等人,大胆潜入台北大稻埕(今台北市大同区)屠兽场与警察宿舍内,偷走2把枪、1把剑与30发子弹。根据陈荣的供词,廖添丁原本计划利用这批偷来的武器,再去行抢板桥(今新北市板桥区)富商林本源家族。但枪剑失窃很快就惊动日本殖民者,连台湾总督府警察本署长大津麟平都亲问此事,不仅调派多名警察与密探追踪廖添丁的行迹,同时也派员严密看守警察本署仓库,以免又有武器遭窃。

但来去无影的廖添丁不但于天罗地网中继续行窃,还枪杀协助日本警察的陈良九,气得日本人加大搜捕力度。但让人意外的是,廖添丁的结局竟是遭同伙杨林出卖,向日本警察密报其藏匿于观音山(今新北市八里区)中。当疲惫的廖添丁发现日本警察正蜂拥而至时,气得拔枪指向杨林,结果子弹却未击发出来,反遭杨林趁机举起铁锹砸向脑袋,最后一命呜呼。根据参与搜捕的日本警察饭冈秀三回忆,当他们得悉廖添丁身亡的消息后,还高兴地三呼万岁,由此可见廖添丁给日本殖民者带来的震撼与困扰有多大。

然而廖添丁的名声在死后反而愈加昭著,在其死去的消息传开后不久,不少台湾人仍不愿相信廖添丁已殒命,认为他本领过人,怎会那么轻易就遭杨林害死?因此见到台北大稻埕警察与壮丁巡夜时,竟还以为这是为了搜捕廖添丁,甚至一口咬定日前死去的不是真正廖添丁,逼使日本殖民者不得不命《台湾日日新报》刊文辟谣。接着又有大批台湾民众认定遭杀害的廖添丁,死后将化为具有法力的厉鬼,故络绎不绝地前往其坟墓,祈求脱离病痛,甚至还传出有人病愈后未及时赴谢还愿、竟遭廖添丁鬼魂责备的传闻,令百姓大张旗鼓地摆戏台答谢以示诚心,结果这使廖添丁的神迹更远近驰名。此外,民间还盛传廖添丁阴魂不散,纠缠日本官员山本氏妻女,逼得山本氏祭拜讨饶。这种对廖添丁的神格化同样教日本殖民者难受,数度出面驱逐前往廖坟祭拜的台湾人,希冀断绝这种信仰。

但是禁得了台湾人的祭祀,却禁不了台湾人的反抗意志。廖添丁身亡的翌(1911)年,台湾同仁社便上演《凶贼廖添丁》改良戏,以负面形象演绎廖添丁的人生。但到了1930年时,蒋渭水等人所成立的台湾文化协会,反推出另一出《廖添丁》戏剧,将廖添丁塑造为慷慨激昂的抗日英雄,借以激发台湾人的民族意识。据1955年于《公论报》发表《廖添丁托梦》一文的廖枝万回忆,每当台湾文化协会义演《廖添丁》时,总是场场客满,对宣扬民族精神很有帮助,也因此遭日本下令禁演。

待台湾光复后,廖添丁的传说更是日益蓬勃,歌仔戏、小说、电影、电视都争相讴歌其抗日形象,与日本殖民者合作过的林本源家族、辜显荣家族,也在故事中成了廖添丁针对的“受害者”,民间甚至加油添醋地将1915年余清芳领导的西来庵事件连结到当时早已死去的廖添丁身上,叙说其暗运军火帮助余清芳举兵抗日。更有甚者,连1949年郭启彰、吴振辉改良吴郭鱼一事,竟也被改编入相关戏曲内,成了虚构的台南人吴郭清无钱改良鱼种,廖添丁遂自告奋勇取走为富不仁的恶霸陈罔舍20万元,协助吴郭清成功培育吴郭鱼。此外,在廖添丁身亡的新北市八里区,以及出生地台中市清水区,也先后建立供奉廖添丁的汉民祠,云林县斗六市亦以“行义宫”的名义祭祀廖添丁,其中八里区汉民祠褒扬廖添丁“严夷夏之辨,乐扶弱抑强,悲愤日寇之高压,怜悯民胞之善良,尝往来本省南北,助孤弱以伸张公义”的语句,正折射台湾人饱受殖民之苦下所蕴藏的民族意识,在廖添丁神话中始有宣泄之快。

悲哀的是,当前台湾在力推“去中国化”思潮影响下,竟有不少人转向肯定日本殖民者的“贡献”,不仅有重建日本神社鸟居、拆除抗日纪念碑之举,甚至出现站在日本立场、美化二战和纪念台籍日本兵的声音,2019年3月,宜兰县宜兰市公所将过去救国团大楼收购后重新命名为“龙乡楼”、用以“纪念”日据时代宜兰厅长西乡菊次郎的事件,大楼外更以中日文并书镌上“龙乡楼”字样,令人睹之愕然。在如此颠倒历史与立场的氛围里,抗日史实早已遭台湾社会忽视许久,遑论是对廖添丁的颂扬,而最后一出演绎廖添丁故事的台湾连续剧《台湾廖添丁》,播出时间距今也已有20年之久。日前,还有大陆网民翻出该剧部分截图,以里面充满抗日精神的台词,对比当下的台湾社会,更是让人唏嘘不已:从前先民的昂扬气节,就这样遭台独势力给吞没破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