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叛乱60年:达赖喇嘛为何与藏人叛军拔刀相向

+

A

-
2019-03-15 13:34:35

1959年西藏叛乱时,由康藏地区逃往西藏的藏人组成的“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是叛军中影响最大的一股,十四世达赖喇嘛也正是在他们的护送下逃往印度的。在中国境内失败后,四水六岗卫教军又在美国中情局支持下盘踞中国与尼泊尔边境,骚扰西藏十几年,甚至越境收集中国核试验情报,最终却因利益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

1954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右一)、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右三)与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右二)在北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藏叛乱中的四水六岗卫教军

所谓“四水六岗”,是藏族传统中对康藏地区的称谓,即今天的四川藏区与西藏昌都地区,因流经这一地区的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等四江及六个山脉(岗)而得名。

1949年12月成都战役时,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通电起义,从而使西康和平解放,并成为中共进军西藏的基地。1956年,中共开始在除西藏外的藏区推行土改,从而引发藏族上层人士的反抗。在中共镇压下,反抗失败的藏人逃往尚未进行土改,仍处于自治状态的西藏。

中共在藏区土改的种种传言,经藏人逃亡者之口在西藏声嚣尘上,流言四起,也使西藏上层感受到了危机,汉藏矛盾激化。1959年的西藏叛乱,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是西藏上层对土改恐惧的激烈反应。同时,由于西藏寺院占据大量土地以及在西藏政治中的特殊地位,大量僧人的参与其中,又为叛乱披上了宗教的外衣。

早在西藏叛乱发生前两年即1957年,在早年曾当过马匪的康藏叛军首领之一恩珠仓·贡布扎西组织下,逃往拉萨的康藏叛乱骨干就组织了“四水六岗”组织,公开提出“保卫宗教”、“政教永存”及西藏独立等纲领口号,时任西藏噶厦政府噶伦柳霞·土登塔巴、夏苏·久美多吉亲自到场并表示支持。

同年,达赖喇嘛的大哥当彩活佛、二哥嘉乐顿珠等人还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将“四水六岗”成员送往美国受训,同时“四水六岗”也开始接受中情局的军事援助。1958年,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在西藏山南地区成立,恩珠仓·贡布扎西担任司令,人数约三千余人。

卫教军还通过美国受训归来的藏人特工,将成立大会拍成影片送交中情局,以便中情局在国内表功,同时争取中情局更大的支持。有资料称,1959年西藏叛乱前后,中情局先后对四水六岗进行了30多次空投,投下的物资多达250吨,援助各种枪械近万支以及轻便的57无后坐力炮和高射机枪。

随后,卫教军开始疯狂地袭击中共政府及军事机关、车队。如1958年9月17日,伏击了西藏军区前往日喀则为部队做体检的汽车,杀死全部16名医务人员;1959年1月突袭中共扎木县委等等。1959年3月西藏叛乱发生后,达赖喇嘛离开拉萨前往山南地区,随后在卫教军马队的护送下前往印度,并通过藏人特工将达赖出走消息通报给中情局。

尽管卫教军在西藏叛乱中活动猖獗,但在中共从内地调丁盛54军入藏平叛后,很快就失去了活动空间,很多人不得不化整为零逃往印度。

被抛弃的西藏叛军

逃往印度的卫教军不甘心失败,又在中情局支持下,在中国西藏日喀则地区仲巴县当面的尼泊尔木斯塘地区建立据点,意图反攻西藏。之所以选择木斯塘,不仅因为此地与西藏接壤,是西藏进入南亚的要道,还因为当地笃信藏传佛教“人心可用”,并实际处于半独立状态。

木斯塘位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西北中国尼泊尔边境,与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接壤。当地居民是信奉藏传佛教的珞巴族,保留了很多古代西藏已经趋于消失的文化,曾建立木斯塘王国。18世纪末被尼泊尔吞并,成为一个具有高度自治权的自治王国,2005年改为木斯塘县。曾是西藏进入南亚的要道(图源:谷歌地图截图)

1/5

木斯塘地区首府也是曾经的木斯塘王国都城洛城。木斯塘曾长期禁止外国人进入,直到1991年才解除这一禁令(图源:AFP)

2/5

木斯塘首府洛城街景,处处透露出西藏文化的气息(图源:AFP)

3/5

2014年5月26日,木斯塘首府洛城的一次庆典上,木斯塘王国末代国王Jigme Palbar Bista(图中穿黄色衣服者)现身会场(图源:Getty)

4/5

木斯塘地区的一尊佛像(图源: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而据尼泊尔政府披露,这些卫教军大多都是经由印度进入尼泊尔的,而不是由西藏直接进入。尼泊尔政府长期对这些叛军视而不见,也与达赖喇嘛“在美国的帮助下,曾与尼泊尔政府内的一些重要部长有长期联系,因此得到‘特殊关照’”不无关系。当然,尼泊尔政府也声称,在1960年代并不清楚木斯塘的卫教军究竟是什么组织,直到剿灭后才弄明白。

木斯塘地区的临近西藏,且地形封闭并处于半独立状态,固然有助于卫教军的生存与渗透西藏,但当地自然条件的艰苦,也使卫教军一切补给完全依靠美国中情局。美国中情局专门在尼泊尔注册了亚利桑那直升机航空公司,负责卫教军的补给。

然而,受制于美国国内形势,中情局对于卫教军的补给时好时坏。最惨的1960年冬天,中情局事实上取消了援助,卫教军只能独自应对寒冬,一些人被冻死,一些人被迫吃皮鞋、皮革来填饱肚子。直到来年一月肯尼迪(John Kennedy)上台后才恢复了补给。

到1960年代中期,美国国内对中情局私下资助木斯塘叛军批评之声不断传出,就连美国驻印度大使都称这是“特别愚蠢的做法”,中国政府对尼泊尔的抗议之声不断,印度与尼泊尔也越来越表达出不安。中情局开始限制卫教军的越境袭扰,仅要求搜集情报,与此同时不再向木斯塘空投补给,代之以提供少量经费,实际上是任其自生自灭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