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海战逼出冲天“飞豹” 歼轰-7坎坷研发路

+

A

-

北京时间312日,中国海军航空兵一架战机在海南省乐东县训练时失事,两名飞行员不幸罹难的消息引起不少人民哀悼,外界猜测失事的型号可能是歼轰-7A飞豹战机。说起歼轰-7,作为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歼击轰炸机,曾创下多个纪录,如首度自苏联设计规范转换到美式规范、首度没有原准机可仿制等,为日后研发歼10等先进战机扎下坚实基础,可说是中国自立自制战机的拓荒结晶。尤其在研制期间多次濒临下马喊停的危机,歼轰-7最终能成功面世,更可谓得来不易。

至于研发歼轰-7的动机,则是导因于1974年的中越西沙海战。尽管当时中国海军取得胜利,完全收复遭南越占据的西沙群岛,但也暴露出缺乏空中支持的短板。当年中国空军能用来对海攻击的战机不多,歼击机普遍是制空用,强5航程又太短,覆盖不到南海,只有轰5航程较远,但技术原型过于老旧,因此有必要研发一款既能空对地、空对海攻击载弹量大、又能空战自卫的歼击轰炸机。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遂1975年,根据海空军的要求拟出新型战机的性能指针,以达到捍卫中国国土全境的要求。

正在演练投弹的歼轰-7A型战机(图源:空军发布微博)

不过由于这是中国首次自行研发歼轰机,在因中苏决裂和冷战导致的禁运下,中国军工技术产生极大的断层,落后欧美国家不少,中国航空研究院603所便就现有技术,研拟四个设计方案第一是以强5、歼6为基础再行改进;第二是参考击坠的美军F-4残骸研发;第三是参照最新锐的美国F-16战机;第四则是综合欧美现役战机的优点再独立研制。顾虑到直接比照F-4F-16战机实在难点太高,无论是气动、锻造工艺、还有生产环境等条件,远远无法落实新战机的性能要求,因此603所决定执行第四方案。

然而,海空军又因任务需求不同而争论战机性能许久,空军认为该款战机以目视轰炸为主,座舱该采并座;海军则认为该依靠导弹攻击,座舱应是纵列,且得注重中低空性能。光是两种布局就又令603所做了七八个方案,且都经过风洞吹风试验,最后才得出纵列效益较好的结论,并1977年由国务院正式拍板定案轰5后继机的任务。但问题又来了,彼时中国的航空发动机水平不足,根本达不到新型战机的指针性能,那该如何是好呢?

这时,众人将眼光转到了英国制的斯贝发动机(Spey engine)身上。1975年引进、原拟用于歼13的斯贝发动机,因高空高速性能不够,被搁置在西安430厂(即今日的西安航空发动机集团公司)内,但其油耗低、中低空性能佳、使用寿命又比仿制的苏联式引擎好,遂雀屏中选为歼轰-7心脏,也使当时的工作人员戏称飞豹选了个洋媳妇。而担任歼轰-7总设计师的陈一坚,则认为引进斯贝让中国的军用航空发动机水平一下子和外国缩短了十年。

不过技术的滞后并不因发动机的选定而全面改善,因此当1979年改革开放启动后,中国曾考虑和国外共同研制歼轰-7,同时培养新一代的技术人才,第三机械工业部(简称“三机部”,今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遂派员前往设计狂风战斗机的联邦德国MBB公司(Messerschmitt-Bölkow-Blohm)考察。但因为德国开出21亿人民币(约合当时13亿美元)的天价,对当时刚结束文革动乱、百废待兴的中国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负担。且德国拒绝转让核心技术,再加上提出的战机方案还没有比中国自己拟的好,于是国务院副总理王震无奈下令还是丢掉幻想,自己奋斗吧!

作为文革末期提出的项目,歼轰-7幸运地躲过大部分文革时期战机计划遭逢的劫难,比如图纸遭不懂科学的革命群众胡改、技术人才遭下放等等。曾参与研制歼教1、歼8、歼9等战机的顾诵芬,也叙述过当时连设计分歧也会产生派性斗争,他自己则遭批斗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样样需要资金,经济建设成为重点政策,还陆续启动几次大规模的裁军,不少项目的研发因而就此下马或暂缓,歼轰-7便差点逃不过这命运,于1981年被要求量力而为。一时之间,研发经费停发、基建设施停摆,歼轰-7似乎即将夭折,无缘成为中国军队的一款新利器。

陈一坚自承当时焦急地在汇报时掉泪,不得不频频往中共三机部党组、海军、空军各处陈说力保,并发挥刻苦自励的精神。没有研发经费,但至少还有纸笔钱与基本工资,603所继续咬牙画图纸打样。没有实验室,603所就自己动手拌水泥兴建,连强度实验室也仅是在猪圈上搭盖,甚至去捡拾露天电影场观众用来坐的砖头回来砌墙!没有防护面具,603所直接暴露在刺眼的电弧强光下焊接自制需要的零件,结果不少人眼睛就此受伤。没有先进计算器,603所只靠手摇计算器和计算尺处理庞大的复杂数据,直到陈一坚往北京奔走40多天后,才争取到当时最先进的655计算器。没有原准机,603所干脆化整为零,任何境内的战机与残骸中,哪个部件值得参考就针对该部件研究吸收。在如此拮据的条件下,歼轰-7的研制全程仅用了约1亿美元,成了世界战机开发史上的奇迹。

技术不足、经费受限、上级又几度考虑暂停,歼轰-7就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磕磕绊绊地研制下去,终于,1988年12月首度试飞。试飞员黄炳新还向陈一坚打气道:“你放心,这架飞机那怕是仪表不指示,但只要有一台发动机在工作,我就能把它飞回来!”没想到歼轰-7虽平安降落,但竟出现强烈的跨声速振动,驾驶舱内的仪表板被振得掉下好几块。603所懊恼地想方设法解决这问题,但迟迟改善不了,甚至在某次试飞时连方向舵都脱落。最后在重新计算和设计方向舵刚度、并在其前方铆上型材挡住激波后,才完美解除歼轰-7的振动现象。

1994年,歼轰-7开始量产,列装中国海军航空兵;1997年,歼轰-7以高续航力的优势,在钓鱼岛上空成功驱逐从未见过该款新型战机的两架日本F-4EJ;1998年,歼轰-7正式在珠海第二届国际航空航天博展会上亮相,紧接着于1999年参加中国五十周年国庆阅兵,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尽管起步艰辛,但歼轰-7的航程达3,650千米,远超过轰5的2,400千米;载弹量最高达5吨,更优于最高载弹量3吨的轰5,且还能挂载空空导弹(空对空),具有强大的格斗战力,是早前扛起巡弋中国海疆第一线重任的先锋。纵使当前已有歼-16等更新锐的战机入役,可是歼轰-7的重要性仍没法完全被取代,“飞豹”的利爪仍持续在中国大地上挥舞。若对比今日中国经济繁荣、各式战机相继换代的强盛景况,回顾歼轰-7研制时的物力窘困,更让人油然升起敬意与感叹:这匹冲天“飞豹”,实在飞得太坎坷、太不容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