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扫进垃圾堆的旧传统 西藏历史的真相(中)

+

A

-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萨民众在大街上张贴海报、呼口号,发起要求中共和解放军离开西藏的示威抗议,后酿成武装冲突(中国称之为西藏叛乱或藏区骚乱,西方称为西藏抗暴),其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率众流亡出走,至今尚未返回中国。今(2019)年恰逢上述事件60周年,包括许多流亡藏人在台组织,于3月10日共同发起“浩劫一甲子,西藏要自由─310西藏抗暴日60周年大游行”,控诉中国政府“迫害”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高喊“西藏、中国,一边一国”,并要“中国军队滚出西藏”。当年解放军进入西藏并驻军,究竟是中共强行所为,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呢?此前《多维新闻》已刊出《被扫进垃圾堆的旧传统 西藏历史的真相(上)》,本文为第二篇。

1954年9月11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右一)和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前排中)前往北京市,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前与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前排右二)会面(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
十世班禅喇嘛盼西藏“解放” 噶厦却引外力干涉

19497月,为了避免被国共内战的战火波及,想用“维持中立”态度维持西藏的独立自主,西藏噶厦驱逐了中华民国蒙藏委员会拉萨办事处人员,与中华民国政府断绝官方往来,是为“第二次驱汉事件”。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但当时尚有广大区域还未“解放”,北京的广播电台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定要解放包括西藏、内蒙、海南、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面对解放战争持续进行,军事压力逐渐扩及中国西南当时寄居青海、欲尽快回到藏区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决定将政治前途押在新生的中共政权,连同喜饶嘉措大师、夏日仓活佛、桑吉悦西等藏族高层僧侣,一起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发去贺电、公开表示拥护:“希望中国人民解放军早日解放西藏”,并专门致电毛泽东与朱德:“兹幸在钧座领导之下,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气,同声鼓舞。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旺。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班禅谨代表全藏人民,向钧座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

1123,毛泽东、朱德回复班禅喇嘛,高度赞扬其“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并称解放军即将解放西藏,摧毁国民党残余,驱逐英美帝国主义者的一切侵略势力。然而,西藏噶厦并不信任中共,解放军的“政治为主、军事为辅”策略也给西藏当局带来极大的压力,部分官员打算向英美等国派出“亲善使团”,寻求国际势力干涉,希望各国支持“西藏独立”。得知这个消息、但人还未赶回西藏的班禅喇嘛,于19501月再次向北京重申: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恭请速发义师,解放西藏,肃清反动份子,驱逐在藏帝国主义势力,巩固西南国防,解救西藏人民”。可见由于包括班禅喇嘛在内的多位藏族僧侣再三要求,且要排除英美等国干涉(与当时噶厦立场相反),加上中共“解放”西藏的决心,最终才实现了解放军入藏,绝非是中国军队单方面的决策才进入西藏地区。

1959年3月17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图源:Getty)

1/4

位在西藏拉萨的布达拉宫旧照(图源:AFP)

2/4

西藏在“百万农奴解放”前的刑具脚镣(图源:VCG)

3/4

西藏旧社会一景(图源:VCG)

4/4
上一张 下一张
2
《十七条协议》与解放军入藏

1950年5月,中共中央西南局拟定与西藏噶厦谈判的十大条件,包括:实行西藏民族区域自治,西藏现行政治制度不变,达赖喇嘛地位职权不变,保障宗教自由,关于西藏各项改革、交由西藏人民协商解决。后西藏噶厦派出代表团到印度噶伦堡,与新成立的北京政府对话时,要求中央人民政府保证尊重西藏噶厦的领土完整;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则要求西藏必须承认中央人民政府的统治,而中央人民政府会负责西藏的国防、贸易和外交事务,只要西藏接受上述条件,则可“和平解放”西藏,否则就会采取军事行动。双方最后谈判破裂,无法取得共识,便于10月7日爆发了“昌都战役”。

迨昌都战役结束,藏军大败、主力几被消灭,加上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被俘的消息传回拉萨,主张西藏独立的噶厦摄政达扎•阿旺松绕图多旦巴杰增只好辞职下台,由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前亲政。然而,噶厦仍透过投诉联合国关注西藏议题,并请达赖喇嘛前往亚东以暂避兵锋。最后,就在英国、印度等国皆不支持,联合国也未讨论西藏问题的情况下,西藏当局却乏外力支持,只好回头与中共谈判。谈判的结果,产生了由北京和西藏双方签属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此后解放军18军便如约从甘孜、昌都等地进入西藏。

《十七条协议》有北京方面的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以及西藏方面的阿沛•阿旺晋美(噶伦)、凯墨·索南旺堆(藏军司令)、拉乌达热•土丹旦达(四品僧官)、土登列门(四品僧官)、桑颇•丹增顿珠(藏军军官)签字。其中第二条称:“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但多年后由前西藏噶厦官员夏格巴•旺秋德丹出版的《藏区政治史》却否认落诸于白纸黑字的记载,并说:“全是在非法的、霸道的、武力威胁下强行签订协议,因而全体代表说没有图章。于是,中国政府就伪造了图章,令他们盖上后,把图章都保存在北京。”

台湾学者刘学铫质疑,如果当时北京方面是用霸道且武力的威胁,会连有一定体积的图章都搜不出来?况且《十七条协议》签署于1951年5月,而《藏区政治史》首次出版于1967年,倘若兹事体大,人已不在中国境内、长期滞留印度的夏格巴早就能说出“真相”,何以是相隔16年、人到了美国之后才提出“伪造图章”的说法?显然不合常理。直至今日,有心人士仍然歪曲事实,动辄称“1959年中共全面占领西藏”或“军事入侵西藏”,完全无视当时在亚东的噶厦会议已作出支持《十七条协议》的决议,也略去了解放军进入拉萨时受到僧俗上万余人欢迎的盛况。

此后,中央政府的力量再度进入西藏,于清末民初成为割剧武装的藏军,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成为正式国防武装的一部分。即使割剧军事力量被扫除,但为避免因过大的変革影响西藏局势穏定,西藏的传统经济社会结构暂时沒有改革与调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