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的书法家朋友 书信之间的中西交流

+

A

-
2019-03-13 22:26:02

中国书法,不仅是书写的艺术,更承载着深厚的中华历史文化。随着时间的发展,中国历朝历代与各地的文化交流下,书法早已走出中国,在邻近的韩国、日本与越南散播书法的种子。而西方欧洲,也在传教士远赴东亚传教后,接触到与西方花体字概念相似又极为不同的中国书法。

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不仅学会说中文写汉字外,还进一步学习中华文化,为适应中国天主教徒祭天、祭祖、祭孔的旧俗,以此订下“利玛窦规矩"(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
利玛窦眼中的汉字与书法

16至17世纪,因为地理大发现让欧洲人知道世界的宽广,并向海外扩张、殖民,也为欧洲传教士们打开了传教之路。明朝万历年间,耶稣会率先入华开启往后明清中西文化交流的序幕,如1581年至中国的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年)。因为传教的需要,初抵澳门的利玛窦开始学习中文,利玛窦一封写给神父巴都阿德.富尔纳里的信中提到他对中文的初步理解:“要知道中国语文较希腊文和德文都难;在发音上有很多同音而义异之字,许多话有近千个意义,……在中国人之间,有时还须藉笔写以表达他们的思想。……不过中国文字的构造实难以形容,除非亲眼见、亲手去写,就如我们今天正学习的,真不知从何说起"。在信中利玛窦还提到中国书法:“他们的书法几乎等于绘画。……他们用刷子(毛笔)写字,正如我们用它画画一样。"

不过三年后的1585年11月,在广东肇庆的利玛窦写给住在意大利拿坡里的马塞利神父的信表示:“目前我已能说流利的中国话,开始在圣堂里给教友们讲道,……我已能读中国书和写中国字了"。之后,利玛窦深入到中华文化之中,从中找出天主教信仰的定位,在中国儒者瞿太素的引荐下,与仕绅往来。利玛窦以一介外来传教士的身分,融入明代的官场文化,与当时许多文人雅士相交。

2
与利玛窦往来的明朝书法家

明万历年间诗人姚旅在其著作《露书》记录了活跃在金陵的知名人物:“祝石林写字忙,何雪渔图书忙,魏考叔画画忙"。祝石林,名世禄,因善书而被姚旅排第一,也反映了祝世禄在金陵的名声之盛。祝世禄交友甚广,在这些人物中,最有意思的就是与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的往来。利玛窦于1598年至应天府(今江苏省南京市)传教,期间得到来自祝世禄的关照与帮助,在祝世禄的《环碧斋诗集》中有赠利玛窦一诗传世:“十年一苇地天长,百国来从西海洋;应是吾君文告远,梯航无处不来王。于腮黄卷深瞳碧,钟巧自鸣分百刻;宣尼牟尼了不闻,昼夜一心天咫尺。一斋一榻入无穷,别学偏于象纬工;道在何之非我土,老聃西去达摩东。华言华服欲华颠,汉制都从九译传;一自变夷归圣轨,至今分给大官钱。"

后来利玛窦要北上至顺天府(今北京市)时,祝世禄还写信交代在京师的友人让他们多关照利玛窦。利玛窦也视祝世禄为朋友,在札记中写道:“或许在所有支持神父们的事业的人们中最有帮助的是一个顾问,这个顾问称为科里(coli),这个人叫祝石林"。明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利玛窦获准定居京师。他与先前在应天府时相同,以文会友与士大夫交流,士人视与利玛窦结交为荣,还吸引不少官吏拜访。与文人相谈讨论的内容遍及天文、历算、地理学等众多知识。利玛窦还赠送《畸人十卷》给予当时的大学士、书法家张瑞图,张也回送一首诗答谢:“昔我游京师,曾逢西泰氏。贻我十篇书,名篇畸人以。我时方少年,未省究生死。徒作文字看,有似风过耳。及兹既老大,颇知惜余齿。学问无所成,深悲年月驶。取书再三读,低徊抽厥旨。始知十篇中,篇篇皆妙理。九原不可作,胜友乃嗣起。着书相羽翼,河海互原委。孟子言事天,孔圣言克己。谁谓子异邦,立言乃一揆。方域岂足论,心理同者是。诗礼发冢儒,操戈出弟子。口诵圣贤言,心营锥刀鄙。门墙谈奥间,心咫千万里"。从中可以看到张瑞图对于利玛窦的道德学问之敬佩。

利玛窦在华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学会了中国人的说话与生活方式,也对中华文化有非常丰富的理解。他来到中国虽然是为了传教,但这并不影响他向信仰着传统民间宗教的中国百姓传教,以及与士大夫友人的往来。也因为利玛窦的理解与包容,后来天主教会在中国的传教事业也才有“利玛窦规矩"。仅管今日无法亲见利玛窦亲笔的汉字书法,但其画作有幸流传于世,也是为中西文化交流留下了厚重的一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