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扫进垃圾堆的旧传统 西藏历史的真相(上)

+

A

-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萨民众在大街上张贴海报、呼口号,发起要求中共和解放军离开西藏的示威抗议,后酿成武装冲突(中国称之为西藏叛乱或藏区骚乱,西方称为西藏抗暴),其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率众流亡出走,至今尚未返回中国。今(2019)年恰逢上述事件60周年,包括“台湾西藏人权连线”、“西藏青年会台湾分会”、“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等流亡藏人在台组织,于3月10日共同发起“浩劫一甲子,西藏要自由─310西藏抗暴日60周年大游行”,控诉中国政府“迫害”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试图彻底消灭西藏宗教和文化”,“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札西慈仁甚至高喊:“西藏、中国,一边一国”、“中国军队滚出西藏”。西藏所有传统文化在现代都必须被全数保留吗?究竟历史上的西藏社会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呢?

1957年,西藏金龙庄园的农奴(图源:VCG)
1
连转世活佛都难 幸免的刑罚

在历史上,西藏曾经存在相当残忍的刑罚,以现代法律眼光看来简直骇人听闻。日本僧侣河口慧海于19007月至19025月造访西藏,他在此期间写下的《西藏秘行》,书中除了记载西藏的人口、驻军、政府组织(噶厦)、税收、教育等日常事务之外,他还专门纪录了西藏残酷的刑罚。西藏刑罚最轻者,是罚款和杖打,其余像是剜眼、剁手、砍耳朵、鼻子。河口特别描写到剁手的处刑方法,是将双手手腕捆紧,让孩童上下拉来拉去,让受刑者双手麻痹失去知觉后,再当众砍下。砍耳鼻,则是惩罚通奸的男女倘若丈夫发现妻子的奸情告官时,私通的男女皆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要是丈夫发现后没有告官,自行将通奸的男女处以砍耳割鼻的私刑,也会“被认为是替政府处罚的,不算是犯罪”。

除了肉刑之外,当时西藏还存在流放和死刑。流放有两种,一种是纯粹流放到苦寒之地任其自生自灭,另一种不仅要流放,到了流放地后要继续囚禁。死刑方面,通常是用水淹死,也有将活人直接放进皮口袋中抛进大河,或是把犯人用船载至河流中央捆绑,身上绑石头让其下沉,过阵子再拉上来看是否死亡;要是人没死就反复执行到人死去为止。人遭溺毙以后,事情还没完,必须把受刑者的头、臂、腿等部位一一砍下,让河水冲走,方才事毕。

上述溺亡式的死刑,不仅用在一般平民身上,包括连转世活佛都难以幸免。藏传佛教格鲁派第四世生钦活佛─洛桑班丹群培,他于1882年私下接待了来访的英属印度藏学家萨拉特·钱德拉·达斯(Sarat Chandra Das18491917年),违反了禁止与外国人私自来往的规定,18876月,被投入雅鲁藏布江溺杀,并被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禁止转世,最后“籍没寺产,徒众逃散”

2
对过往西藏实施酷刑的辩驳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计划主任、当代西藏研究兼任教授罗伯•巴聂特(Robert Barnett,1953年─迄今)在《遮蔽的图伯特》(Authenticating Tibet)一书中反驳西藏始终存在酷刑的说法:“1924年曾发生某人受到斩手惩罚之著名案例,然而几位相关的官员也因此事而被十三世达赖喇嘛惩罚;因为他早在1913年就在一个文告里废除这样的刑罚。1935年图伯特司法判决了一位叛国者必须受到剜目之刑,此例亦明显属于绝无仅有,因为当时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用刑”。旅居伦敦的英籍华人张朴在其著作《西藏不相信眼泪—读李江琳的《1959,拉萨!》》亦提到这个说法:“当年的西藏并非没有酷刑,直到19世纪,在西藏的法典中,合法的酷刑主要有:砍掉肢体和挖眼。但这些都是针对罪犯或政敌的,而在实际上,很少施行。……1913年,十三世达赖宣布取消砍掉肢体的酷刑。”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看似曾对传统西藏律法做出改革,且“1935年的叛国者”因行刑者不知如何进行“剜目之刑”,但后续的结果却是继续执行酷刑。1934年,西藏噶厦官员龙厦•多吉次杰(1881─1940年)被指控企图杀害噶伦(西藏噶厦长官)赤门•罗布旺杰(1874─1954年),以及因“共产党份子”、“亲苏份子”、“想在西藏搞十月革命”、“要杀人和毁灭宗教”、“希望一个副摄政的地位”等罪名入狱,噶厦组成的审判团判处龙厦“剜目之刑”、永久监禁;其子革去世袭,永不叙用;其妻流放;噶厦没收其全部财产。最终,龙厦被挖去了双眼

如果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于1913年发布的文告仍有效力,龙厦于1934年也不会被执行“剜目之刑”,可见罗伯•巴聂特和张朴的说法并非事实。其次,1933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翌年其转世灵童尚未被寻获,若说达赖喇嘛缺位时其文告就失效,岂不更证明当时的西藏是人治而缺乏法治的社会?再者,判处龙厦“剜目之刑”,并非某一个人的决策,而是西藏噶厦的审判团、是集体决议。这代表,当时西藏领导阶层普遍认为必须执行肉刑,从十三世达赖喇嘛发布文告起,20年时间过去还是出现这样的判例,上层社会如此,中下层可想而知。而在西藏正式成为中共政权的一部分后,传统酷刑确实绝迹,不失为让西藏迈向现代化的一大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