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西藏四百年历史 重读“十七条协议”

+

A

-
2019-03-11 05:16:46

任何一个条约或协议的签署,都奠基于特定时空脉络。近期全球多地举办“西藏抗暴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再次给予世人回顾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的契机。

1951年5月23日,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噶厦)代表与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图为中共代表签字(图源:中国西藏杂志)

《十七条协议》透露出领土、主权、民族主义、宗教、现代化等议程。但是要理解该协议,不能只看文本、也不能只看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而必须回溯背后四百年的政教关系,才能透视协议文本与事件所折射出的近现代中国政治发展脉络;简言之,西藏议题涉及明代到中共历届政府、以及蒙古、英国、四川、青海等众多方面的互动,历数百年揉合而成。

蒙藏政教关系的重新联系

元朝覆灭后,蒙藏联系衰颓,直到16世纪后期才又发生连结。1587年,蒙古右翼旁支俺答汗与索南嘉措相会于青海湖畔,前者皈依藏传佛教格鲁派,并向后者上“瓦济尔达喇达赖喇嘛”尊号,索南嘉措也被追认为第三世达赖喇嘛。当时,俺答汗借由尊崇达赖喇嘛的地位,来提高自己在蒙古各部当中的政治权威,以与蒙古大汗嫡系相抗衡,俺答汗之后,藏传佛教格鲁派席卷整个蒙古大地,各部首领纷纷皈依,这是一个将教权抬高于政权之上的阶段。

四百年来,西藏与蒙古一向有相当深厚的宗教联系,图为2016年11月18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抵达蒙古国进行四天的访问(图源:AEP)
政教合一与清廷驻藏

到了第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则进入政教合一阶段。1636年,和硕特顾实汗应格鲁派之邀入藏,赋予第五世达赖喇嘛政治权力,1645年也对喇嘛罗桑却吉坚赞上“班禅博克多”尊号(追为第四世班禅额尔德尼),由此确立格鲁派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以及达赖喇嘛政教合一的格局。第五世达赖喇嘛期间巧妙在蒙古各部(包含准噶尔)与清廷间求取平衡,而后虽因和硕特汗廷在西藏统治的结束、清廷于拉萨设驻藏大臣,大致上与清廷仍相安无事。

英国入侵与新政扞格

1888年与1903年英军两度入侵西藏,导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逃亡到外蒙古库伦(今蒙古乌兰巴托),而后又到北京觐见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因清廷在礼仪上要求行跪拜礼、羞辱达赖喇嘛,使其颇为不满;而清末新政推广到西藏,以及驻藏大臣联豫长年与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不合,种种因素加总,最后十三世达赖喇嘛流亡至印度大吉岭,接受英印殖民政府庇护;而后赵尔丰率川军进藏、强行在藏区边缘实施改土归流,更是激烈的政制改革。

辛亥革命西藏取得自主性

辛亥革命后,驻藏川军哗变,达赖喇嘛重返拉萨,驻藏大臣与清军遭逐,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并与外蒙古签定《蒙藏条约》,双方互尊为君主。1914311日,在中英藏西姆拉会议上,英印政府外务秘书麦克马洪(Henry McMahon,1862─1949年)和西藏噶厦代表秘密换文,约定若英国可使中华民国政府让西藏独立,则西藏将认可割让部分西藏土地的“麦克马洪线”;这个条约导致中国丧失藏南地区许多领土,而西藏也并未实质独立,仅得到一定的自主性。

从达赖喇嘛新政到昌都战役

民国初年西藏与中央政府一直若即若离,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巩固权威实施新政、并训练一支藏军作为防卫力量,长期与四川、青海军阀作战;对内,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的不合,尤其是军费问题,迫使班禅额尔德尼远走内地,再也未能回藏。

1930年代,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相继圆寂后,西藏才与重庆政府有较多互动,对日抗战期间与战后,又有国府大员入藏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的坐床大典。

尔后国共内战爆发、中共建政后才在昌都战役击败藏军,双方签订《十七条协议》,直到1959年达赖喇嘛离开西藏。

清末以来,西藏与清廷、国府或中共政府间有非常多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双方互不信任。就是因为并不了解对方具有多强的能力与多大的意图,才往往须以战争作为磨合的载具;《十七条协议》订定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够缓解这种双方互不信任的困境,不料还是以冲突收场。

达赖喇嘛出走后,1959年3月28日,北京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噶厦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2009年将3月28日定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图为当时西藏农奴(图源:VCG)

从四百年历史回顾来看,《十七条协议》所揭示的诸多议题,涉及西藏的方方面面,并非仅是单一特定史观所能涵盖,必须直面这些议题。特别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也曾言道,西藏政教合一不是常态,因此如何让宗教权与政治权和谐并存,是今后尤其应该面对的核心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