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引进中国枭龙战机最大功臣坠机之谜

+

A

-
2019-03-04 06:11:03

2003年2月20日,第三次印巴战争巴基斯坦空军战斗英雄,时任巴基斯坦实际执政者穆沙拉夫好友、空军参谋长穆沙夫·阿里·米尔上将在前往巴西北部城市科哈特视察途中遭遇空难,包括穆沙夫·阿里·米尔夫妇在内机上17人全部遇难。穆沙夫·阿里·米尔死后,围绕着这场空难的种种阴谋论声嚣尘上,尤其是他与“911事件”、基地组织的神秘关系。中巴合作枭龙战斗机项目的顺利推进,也离不开穆沙夫·阿里·米尔上将关键时刻的拍板。

2001年3月23日巴基斯坦国庆日阅兵,时任巴基斯坦总统穆罕默德·拉菲克·塔拉尔(Muhammad Rafiq Tarar)与巴军方三巨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兼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海军参谋长阿卜杜勒·阿齐兹·米尔扎(Admiral Aziz Mirza)、空军参谋长穆沙夫·阿里·米尔(从左至右)检阅三军(图源:AFP)

从印巴战争空战英雄到巴基斯坦空军第一人

穆沙夫·阿里·米尔(Mushaf Ali Mir),1947年印巴分治前出生于印度旁遮普省拉合尔(今巴基斯坦旁遮普省省会拉合尔),属于具有克什米尔血统的什叶派穆斯林,而巴基斯坦穆斯林以逊尼派为主。不过,宗教信仰上的差异似乎并未影响穆沙夫·阿里·米尔在军中的升迁。

高中毕业后,穆沙夫·阿里·米尔最初考入位于拉合尔的政府学院大学,却在1966年中途辍学加入巴基斯坦空军,进入巴基斯坦空军学院学习。穆沙夫·阿里·米尔的这一选择,极有可能是受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影响——表面上印巴双方不分胜负,实际上巴基斯坦战败了。

1967年空军学院毕业后,穆沙夫·阿里·米尔因在学院掌握了中国沈阳飞机制造厂生产的歼-6喷气式战斗机的驾驶,因而被编入装备歼-6战斗机的巴空军北方司令部第25战斗机中队。在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25中队出动290架次,穆沙夫·阿里·米尔驾驶歼-6战斗机发射导弹击落了印度空军的米格-21战斗机,从而成为战斗英雄。

战后,穆沙夫·阿里·米尔先后被送入巴基斯坦空军战争学院、巴基斯坦国防大学深造,分别取得取得战争学、战略学学位。对军人来说,被选入军事院校深造并取得学位,通常都是提拔重用的前奏。然而,对于穆沙夫·阿里·米尔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在国防大学就读期间与正在该校任教的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结识,正是在穆沙拉夫执掌巴基斯坦时穆沙夫·阿里·米尔得以出任空军参谋长之位,成为巴基斯坦空军最高指挥官。

随后,穆沙夫·阿里·米尔在空军战斗指挥官学院即飞行员训练基地参加过假想敌部队,以法国达索公司的幻影Ⅲ战斗机模拟印度的米格-29战斗机,也曾担任巴空军北方司令部第33联队指挥官、巴基斯坦驻美国空军武馆,在美国期间接受了F-16战斗机驾驶训练。在1990年代担任把空军助理参谋长时,穆沙夫·阿里·米尔在波兰还曾驾驶过俄制苏-27战斗机。在担任巴空军北方司令部司令期间,穆沙夫·阿里·米尔曾与巴三军情报局(ISI)一同介入阿富汗内战。

到1999年穆沙拉夫发动军事政变掌握巴基斯坦政权时,穆沙夫·阿里·米尔已经由巴空军副参谋长转任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主席。次年,穆沙夫·阿里·米尔升任空军参谋长,并晋升空军上将,同时成为巴基斯坦实际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主席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兼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

在穆沙夫·阿里·米尔担任空军参谋长前,中巴合作的枭龙战机进展缓慢。巴基斯坦原本希望采购西方航空电子设备装备枭龙,但因巴基斯坦与印度1990年代后期的核试验竞赛,西方对巴基斯坦实行禁运,致使整个项目停滞。穆沙夫·阿里·米尔担任空军参谋长后,果断拍板使用中国航电设备与俄罗斯发动,从而使枭龙项目顺利进行,成为巴空军主力战机,在近日的印巴空中交火中首开战绩。

离奇死亡背后的未解之谜

2003年2月20日,包括穆沙夫·阿里·米尔上将夫妇及两名中将在内15人,搭乘军用运输机从伊斯兰堡前往科哈特时遭遇空难,15名乘客及两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穆沙夫·阿里·米尔死后,关于他的死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尤其是他与基地组织的关系。

2013年,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周刊曾刊登题为《祖巴耶达赫案揭露美国安局监控计划欺诈实质》的文章,披露穆沙夫·阿里·米尔与基地组织的关系。祖巴耶达赫(化名)是基地组织二号人物,2002年3月在巴基斯坦被美国特工及巴基斯坦军警逮捕,随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祖巴耶达赫进行了秘密审讯。审讯内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属于机密,不知为何却在2013年泄露,发表在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周刊上。

据《祖巴耶达赫案揭露美国安局监控计划欺诈实质》披露,祖巴耶达赫声称,不仅沙特与基地组织有染,巴基斯坦军方也基地组织关系密切。沙特曾与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塔利班达成协议,以提供援助为代价,换取基地组织、塔利班不在沙特境内进行圣战,将原教旨主义带离沙特。“本·拉登与同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联系密切的巴空军高级官员穆沙夫·阿里·米尔达成协议,巴基斯坦为基地组织提供保护、武器装备及其他供给。”

更为重要的是,“祖巴耶达赫称艾哈迈德亲王与巴基斯坦空军官员米尔事先都知道9月11日将有一次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他们只是不知道会以何种形式袭击,他们也不想提前知道更多细节。”

美国中央情报部也曾将部分情报转交沙特、巴基斯坦情报部门,但很快就遭双方否认。“两国均表示对美国提供的证据经行了彻查,并声称美国提供虚假证据且用心险恶。”

“911事件”后,祖巴耶达赫提到的三名沙特亲王在四个月内相继身亡。43岁的艾哈迈德亲王在接受腹部手术后死于心脏病突发,次日苏丹亲王前往艾哈迈德亲王葬礼途中遭遇车祸身亡,一周后法赫德亲王在沙特旅行时因夏季天气炎热“缺水死亡”。最后一位图尔基亲王,则在“911事件”发生的十天前卸任沙特情报总局领导职务,前往英国担任沙特驻英国和冰岛大使。事件发生近一年半后,穆沙夫·阿里·米尔死于空难。

对于这份“祖巴耶达赫案”审讯内容报道的真假,实际上只要公开相关审讯记录就可以分辨清楚。然而,早在2007年美国中情局就传出消息,审讯祖巴耶达赫的录像已经于2005年销毁,2010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 Goss)也承认了他亲自下令销毁了录像。一切的一切似乎成了一笔糊涂账,而美国情报部门销毁审讯录像带想掩盖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