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的反对者 只知黄万里不知李锐

+

A

-
2019-03-01 06:51:35

中国新华社于北京时间2月28日发布讣告报道李锐去世,这篇简短的文字仅介绍了李锐生平,对其并未做出评价。但从简短的介绍中不难发现,李锐的水利工作占了浓厚的一笔。作为执掌中国水利部门多年的掌门人,李锐是三峡大坝最坚定的反对者。然而在中国社交网站中,李锐的三峡工程反对者身份已经被黄万里所替代。

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全景(图源:VCG)

1994年12月14日,举世瞩目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坝址正式开工,拉开了长达18年、耗资高达1,800亿人民币的中国乃至世界有史以来最大水电站建设的序幕。

中国拥有世界排名第一的水能资源,早在民国初年,孙中山在其勾勒未来中国蓝图的《建国方略》中就提出了在长江三峡地区修建水电站的构想。

根据这一构想,1940年代中期,当时统治中国的国民党政府曾与美国垦务局签约,准备利用美国资金建设水电站。但抗战以及接下来的第二次国共内战,国民党政府无暇他顾,三峡工程停留在了纸面上。

中共建政后,由于长江水患不断,出于防洪的需要,三峡工程再次被提上日程,毛泽东指定周恩来负责这项工程。随后,中共开始了三峡工程勘察、设计、论证工作,并邀请苏联专家来华参与。当时,中国国内支持与反对三峡工程的两方就爆发了激烈争论,相持不下。

时为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的黄万里就是反对者之一,他也是中国社交网站中最被推许的三峡大坝的反对者。其预言三峡大坝是“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的言论极具传播效果,黄万里因此被塑造为最坚决的反对者,不少文章歌颂他是实事求是、不畏权威、忧国忧民的中国脊梁。

实际上,反对最为激烈且影响最大的是李锐。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共已经将修建三峡提上日程。李锐在《中共高层争论三峡工程40年始末》一文中披露,当时正在电力部门就职的他否定了水利部提出的要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内修建三峡的计划,他称三峡是长远的事情,现在还提不到日程。

水利部一直没有放弃修建三峡的计划,但陈云极力反对,苏联方面也不赞成。李锐更是写了一篇长文《克服主观主义才能做好长江规划工作》发表在《水力发电》上,认为“长江规划以大三峡方案为主导的急于上马的思想,带有很大的主观性、片面性和随意性。认为长江工作规划,应当遵循毛泽东的教导:不能超越客观情况所许可的条件去计划,不要勉强地去做那些实在做不到的事情。”

1958年1月,对修建三峡抱有信心的毛泽东让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与李锐展开一次辩论,李锐以简洁有力论据将林一山驳倒,三峡问题暂时解决,李锐也因此成了毛泽东的兼职秘书。

2个月后,尽管中共在成都会议上确定了“大跃进”的总方针,但是在周恩来的主持下,《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确定了三峡工程是长江规划的主体,防洪要把堤防、分洪、蓄洪这三个问题统一规划,是个长期工程。

然而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李锐被打成“李锐反党集团”,还加上三大罪状:反火电、反水利、反三峡,被下放到大别山的磨子潭水电站,一直到文革结束,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的大幕后,李锐才获得平反回到北京继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之职。

1980年代,邓小平欲重启三峡大坝建设计划。1984年2月,水利部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建议立即着手兴建三峡工程枢纽工程的报告》,时任副总理的李鹏被任命为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小组组长。1985年3月5日,中央以“4号文件”的形式,正式下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成立三峡省筹备组的通知》,水利部的副部长李伯宁被任命为三峡省筹备组组长。但是当时中国投资不够,无法解决由修建大坝带来的移民问题,只得于1986年5月8日又发《关于将三峡省筹备组改建为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三经办)的通知》,撤销了三峡省筹备组。

这之后,是否修建三峡大坝进入了一个漫长的讨论期。

当时中国工程学界对三峡的论证可参见《长江三峡工程争鸣集专论》。另有水利专家称,当初人大论证三峡工程的时候,不少颇有“威望”的代表委员提了不少奇异的理由反对修建三峡大坝,比如三峡大坝会加重四川洪灾、不修三峡而采用“空中调水”的方法也能对长江洪水起到防洪作用等。这些说法在当时都是有各路专家认真地做了学术分析和反驳。

李锐称,这期间,最出名的反对派意见得到的传播,是戴晴在1989年编辑的那本《长江,长江》。这是一本文集,是孙越琦带队的全国政协经济建设组在对三峡做了为时38天实地考察后写的调查报告。

李锐也做了不少工作,1985年,他的《论三峡工程》一书由湖南科技出版社排除艰难。1996年,李锐将15万字的文章增加到近40篇文章,连同附录,共45万字,在香港出版。这一年4月,三峡大坝已经开工一年,他将关于三峡问题的最后一篇文字上交中央,希望可以停工。李锐称,“写好后先寄给朱镕基:你看一看,若同意的话,请转送给其他几位政治局常委。朱镕基给我回了电话,说:给江泽民看了,总书记要你照顾大局,以后不要再提反对的意见了。”

此后,李锐没有就三峡大坝写过文章,但他说“那些反对三峡的人提出的减少危害、尽量补救的方案,我都帮助递给中央。”

可以说,在长达几十年的争论中,修建三峡大坝在决策民主化、科学化上是有了很大进步的。而李锐也如他在香港出版的《论三峡工程》的的长篇介绍中所说的一样,“至于三峡工程本身,几十年来尤其直到上马之势已定后,我要说的话都已经反复说过,说够了,区区寸心,天人共鉴。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历史责任,或者聊以自慰:‘我已经说了,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