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于强权间的坎巨提 民国时曾要求“内附中国”(下)

+

A

-

1947年英国殖民者即将撤出印度之际,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分裂也越来越不可避免,各土邦也面临要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的表态压力,坎巨提Kanjut亦不例外。当时统治坎巨提的国君加马力汗(Mohammad Jamal Khan,或译为穆罕默德·贾马尔汗,19121976年),乃1892年由清朝与英国共同册立的买卖提哎孜木之孙,他为了保住家国的独立,不被印巴任何一方并吞,遂遣使前往中国新疆,要求恢复旧时友谊,希冀身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国政府能成为危难时的有力靠山。

专政新疆多年的盛世才遭撤换后,国民政府的势力才伸入新疆(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无独有偶,民国政府在1944年拔掉统治新疆已久的盛世才,以及于1945年与苏联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换取苏联不干涉伊宁事变(中共称为三区革命)的承诺后,逐渐掌控新疆军政。为了更完善地保全边疆与防范苏联,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亦于1946年末开始研究坎巨提与中国的历来关系,外交部亚西司并建议外交部长王世杰,应趁印巴动乱之际,在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市)设立特派员分署,负责与原殖民国英国交涉,敦促坎巨提重新入贡。欧洲司则主张甩开英国,由新疆省政府直接派员命坎巨提前来:“兹为恢复坎部继续朝贡,以重主权,而固边圉”。在此,可以看见中国旧有的宗藩体系,是如何被已经接受西方条约体系的民国政府再度援引,并反向巩固与朝贡概念格格不入的国家主权,委实有种时代错置的违和感。

而加马力汗的遣使正好投了国民政府所好。19477月,驻喀什噶尔第42军军长兼新疆警备副总司令赵锡光,向中央呈报坎巨提派遣王子加麻拉汉前往印度,与中国驻印领事商谈内附事宜。赵锡光因此建议外交部应趁印度独立后,赶紧向英印发出照会,要求承认中国对坎巨提的宗主权,并派兵驻守。9月,坎巨提使节乌拉木买汉买提汉(Ali Jauhar)抵达新疆蒲犁县(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西北行辕主任张治中也急向南京电告坎巨提欲求内附

接着,乌拉木买汉买提汉于10月再前往喀什噶尔,呈交加马力汗手书一封,上写:为恢复吾人与中国政府之旧时友谊并赠送礼品,鄙人现派乌拉木买汉买提汉到喀什噶尔,极盼阁下惠予一切彼所需要之帮助。这与赵锡光、张治中等人在报告中所称坎巨堤原系中国土地,因盛氏时代隔阻中央,致未参加进贡,投入英籍。现英人均离坎返国,极愿仍归附祖国截然不符,压根儿没提到归并中国。但考虑到之后中坎协议的内容与坎巨提一贯的外交策略,很有可能是乌拉木买汉买提汉在加马力汗的授意下,刻意于言词间讨好中国,借以求得更多利益。

面对坎巨提的请求,蒋介石认为事涉边疆要政,不可轻忽,因此于10月两度发布手谕要求外交部尽速拟妥应对方案。结果外交部已不满足于仅恢复从前考虑的恢复宗藩关系,而是直接废藩设治,将坎巨提改为由行政院直辖的自治区,至于英国则暂时不以外交途径沟通,一切具体事宜由中坎双方洽谈即可。但由于此时国共内战愈趋激烈,新疆省联合政府也随之破裂,原本的三区政府成员纷纷离开迪化(今乌鲁木齐),重回伊犁组织“新疆保卫和平民主同盟”,南京政府又慢慢失去对新疆的控制,外交部并入坎巨提的计划遂不得不暂行搁置。

不过尽管南京政府对坎巨提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新疆省政府倒是颇为积极。赵锡光在未得到中央的进一步指示下,同乌拉木买汉买提汉直接商讨“内附”的细节,两人最后决定将坎巨提改为新疆省辖下的县,加马力汗则兼任县长。这份协议传回南京后,南京政府却仍迟迟未作答复,使赵锡光、外交部驻新疆帕特员刘泽荣心急如焚,不停拍电询问最新进展。11月,新疆省警备总司令宋希濂更直接催促南京称:“而目前印度边境,战云密布,某国(暗指苏联)亦难免不乘机伸入企图控制,在此戒备威胁下,我政府若不亟予援手,不仅失中央威信,且无以慰边民,而国防亦将成一漏孔。职除安慰代表,并函坎王加马力汗,鼓励其严守中立,并保证政府必有处置,以安其心,否则功亏一篑,大祸无穷”,表示自己目前只能安抚坎巨提使节,中央应尽速处理坎巨提一事以免苏联伺机窥边。

就在此时,外交部探知英国驻喀什噶尔领事施普敦(Eric Shipton)的表态:“坎巨提与克什米尔无甚关系,坎部人民甚爱自由,现欲与中国恢复关系乃属自然”,认定英国不会干涉中国并入坎巨提,这下才拍板定案,于12月拟出《处置坎巨提内附办法》,将赵锡光的协议略做修改,令坎巨提仍设自治区,首长称行政专员而非县长,且依然由加马力汗兼任。至于坎巨提自治区则改由新疆省而非行政院管辖,算是照顾了新疆省的利益。外交部随即致电赵锡光,要求其就该项办法与乌拉木买汉买提汉签署协议。

没想到赵锡光刚接到电文不多时,中国外交部又接到坎巨提已加入巴基斯坦的消息,因此急命赵锡光若已接到电文,切勿转告乌拉木买汉买提汉。赵锡光对南京政府的反复非常气愤,不由得向刘泽荣抱怨且值印边多事之时,迟迟不决,必生意外,且弟无以昭信于人。而乌拉木买汉买提汉刚巧也接到加马力汗的旨意,命其于194816日前启程回国,因此赵锡光决定不再理会外交部的决策,赶紧在1223日先签署协议,以免夜长梦多。1227日,优柔寡断的外交部才又指示刘泽荣,命其告知在必要时,赵锡光可先以个人名义与坎巨提使节签署协议,赵锡光无奈之下,只好又194817日再签了一回临时协议。

然而印巴争夺沿边土邦的态势越来越激烈,甚至提请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克什米尔的归属,坎巨提加入巴基斯坦的消息又甚嚣尘上,中国外交部因而对归并坎巨提再度踌躇不前。中国驻印度大使罗家伦建议,假如日后印巴有异议,干脆让坎巨提举行投票决定并入何国。但南京政府并未采纳这项意见,外交部甚至下令保密临时协议一事,以免引起外交纠纷。

坎巨提国君加马力汗(中戴王冠者)与巴基斯坦总理侯赛因‧沙希德‧苏拉瓦底(穿西装戴帽者)合照(图源:Mir Ghazanfar Ali Khan, Mir of Hunza Facebook)

19482月,加马力汗向喀什噶尔覆函,明明白白地反对临时协议,并称今后将继续维持自由自主的政府,仅愿意同中国保持原有的友谊关系,甚至向新疆索求色勒库尔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征税权、土地、以及莎车县的田产。加马力汗的回复,无疑表露出坎巨提的真实意图:自始至终仅想在印巴冲突导致资源断绝的困境中,寻求中国的保护,但对于失去独立则丝毫不感兴趣。无奈之下,赵锡光只能派遣参谋吕公威前往坎巨提加以笼络,加马力汗则借机请求中国于必要时保护其个人及家庭臣属生命财产安全

果不其然,当印度军队在克什米尔节节胜利之后,加马力汗于194810月携带细软家眷,逃往新疆与巴基斯坦的边界米斯开尔(Misgar),似乎即将重蹈祖先赛必德哎里罕(Safdar Ali18301899年)的路径,流亡新疆接受中国的保护。但彼时民国政府已在解放军的攻势下自身难保,根本无暇顾及坎巨提。最后当印巴冲突结束时,加马力汗回到坎巨提,接受巴基斯坦的管治,但王号仍获允保留。直到1974年巴基斯坦才正式将坎巨提并入联邦政府的统辖下,加马力汗亦在两年后逝世,外交多变、朝秦暮楚的坎巨提由此在历史的舞台上落幕,不复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