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于强权间的坎巨提 民国时曾要求“内附中国”(中)

+

A

-

新疆巡抚陶模认知到,英俄正在激烈地争夺中亚,且俄国军队和英国唆使的阿富汗军队不断进逼而来,清军虽战意高昂、但实力仍难以与之抗衡,加上“军中资百物,必运自内地,数月乃达;俄英铁轨,皆已至近塞,迟速迥殊”,落伍的后勤补给体系远远比不上铁路运输发达的英俄,因此陶模建议朝廷勿轻启战端,但同时也积极架设电线与操练军队,以防备可能爆发的战事。

逃入新疆的坎巨提国君赛必德哎里罕,最后被清朝羁留终老(图源:Humans of Hunza网站)

保住坎巨提(Kanjut)才能确保帕米尔乃至整个新疆,陶模明白“英意在帕,保坎即以保帕,俄意亦在帕,拒英即亦拒俄”,遂决定一边收容逃入境内的坎巨提国君赛必德哎里罕(Safdar Ali,1830─1899年),一边提醒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向英国抗议“坎巨提系中国属地”、以及朝俄国发出照会要求退兵,同时看准英国防俄的心态,“色勒库尔(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实系南疆门户,俄若得此,南扼坎巨提以窥印度,其不利在英;东与中国为难,委属切肤之患”,清晰地指明英国若同时与中俄敌对,最不利的将是自己。

陶模的分析十分中肯,此时英国为了加强对俄国的围堵,也决定连手清朝作为盟友,因此在坎巨提问题上同清朝妥协。赛必德哎里罕自此遭清朝羁留,坎巨提王位改由英国指定的赛必德哎里罕之弟买卖提哎孜木(又译摩韩美德拏星、穆罕默德‧纳兹姆,Mohammad Nazim Khan)继承,英国也允许坎巨提继续向清朝进贡,但又声明这种“两属”只是特例,同时也冀求借此事获取在新疆的商务特权。

至于清朝也在正与英国争论滇缅界务的驻英公使薛福成建议下,愿意和英国达成共识,将买卖提孜木护送回去。薛福成称:“虽选酋之柄,隐属于英,然既稍稍争回体制,俾各国知两属小部,中国尚不肯舍弃,借此让列强知悉中国不会再像失去缅甸、琉球等国一样,轻易放弃藩属,同时也展现中英亲善,令他国稍微收敛一下侵华的气焰。1892年,新疆巡抚陶模派遣旗官张鸿畴前往坎巨提,与英国官员共同册立买卖提孜木。

不过尴尬的事情在册封典礼上发生,清朝宣称封立仪节,华员居右,英员次之,英属克什米尔委员居左稍下,新酋又次之。张鸿畴宣布皇上德意,赏给大缎,谕令贡金照旧呈进,镇抚部民,毋任剽掠,清朝官员位列比英国与克什米尔官员靠前,借此显明坎巨提对清朝的从属地位。但根据英国与坎巨提的记载,主持典礼的是英国驻吉尔吉特政治专员罗伯逊(清朝称热布生,George Scott Robertson),他宣读由克什米尔国君辛哈(Maharaja Partab Singh)署名的诏书,以彰显克什米尔对坎巨提的主宰权,接着再为买卖提孜木加冕披王袍,而中方官员张鸿畴急着两度想送上清朝顶戴,却被英国官员示意买卖提孜木拒绝,张鸿畴因此愤怒地于隔日就启程回国。考虑到当时中英实力的对比,新疆官员很可能为了顾全体面,向朝廷呈奏不实报告,而这也显示英国其实并不愿中国对坎巨提有任何染指。

19世纪,英国狮与俄国熊在中亚的竞争使当地国家难以自安,同时也影响清朝边疆的安定(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但是英国并未断然命令坎巨提就此停止进贡清朝,其想利用坎巨提曾领有色勒库尔一事向中国勒索更多利权。只是在面对俄国越来越紧迫的进逼,以及清朝的日趋衰微后,英国担忧清朝并无实力抗衡俄国,若俄国有朝一日占有新疆,将利用对坎巨提的宗主权提出领土要求,这才开始着意阻挠坎巨提与清朝间的朝贡关系,并向清朝提出更多划界提议。但俄国察觉英国的盘算,因此同时施压英国与清朝,清朝便拒绝英国的无理要求,英国只能无可奈何地搁置下来。而坎巨提自身亦不愿放弃对华朝贡所获得的利润,因此在清朝、英国、俄国三方的折冲之下,坎巨提与中国的封贡关系就这样一路延续到了民国时期。

直到1936年,新疆省主席盛世才日益亲近苏联、甚至驱逐坎巨提在色勒库尔地区的势力,这才使英国下令阻止坎巨提入贡。而当1947年,英国即将放弃对印度次大陆的殖民时,坎巨提为了免除来自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加盟压力,这才又将目光转向北方,派员至新疆提议“内附中国”,希冀借中国的地位保住自己的独立。而认定坎巨提乃“中华民国属地”的民国政府,本就有意向坎巨提加深影响力,遂借此良机开始考虑:是要恢复中断多年的朝贡关系,抑或直接将坎巨提纳入领土?中华民国外交部、新疆省政府之间遂为此展开一连串的讨论与角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