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于强权间的坎巨提 民国时曾要求“内附中国”(上)

+

A

-

坎巨提(Kanjut)即今日巴基斯坦的罕萨(Hunza)地区,位处巴控克什米尔境内,毗邻新疆南部与帕米尔高原,清代曾译为棍杂、洪扎,又称为干竺特、谦珠特、喀楚特。在清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坎巨提国王派遣王子首度入贡,清朝驻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向朝廷奏称“谦珠特伯克黑斯娄(Shah Kisro Khan)遣其子来贡金。随酌量赏给”,新柱回赐丝绸、纹银、俄国茶杯等物品,价值远远超出坎巨提进献的微量沙金,自此立下向新疆喀什噶尔(今喀什市)三年一贡沙金的定制。1917年,曾参与辛亥革命的谢彬在游览新疆时,还在新疆省政府财政厅内发现“裹以黄绫,中分十五小包,合重一两五钱,,俗叫‘十五塔哈贡金’”的坎巨提贡金,显示中坎之间悠久的朝贡关系。

清乾隆皇帝征服新疆后,坎巨提等西域国家纷纷来贡(图源:《平定准噶尔回部得胜图》局部)

由于坎巨提物产稀缺、户口不繁,连进贡用的沙金都非自身所产,而是派发给农户收麦十二斤,畜牧家则户收羊羔一,以集此款,故颇需依赖对华朝贡换取大量高价值的礼品。如光绪年间的喀什噶尔道署就记载,除了按例回赐的锦缎两匹以外,还另外赏赐使节团与其兵士绸布、瓷碗、银锭、茶叶、新疆红钱等等。如此丰厚的回报,令坎巨提要求清朝改为每年入贡一次,甚至时常借口问安或庆贺新任驻叶尔羌办事大臣、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到任为由,派遣使节进贡以求赐礼,逼得当地官员命令其应遵守一年一贡的成例,没想到反遭坎巨提抱怨得到的回赐不够。

另外,坎巨提还时常劫掠周边商队,同时又向阿富汗、拉达克(Ladakh邻近西藏的清朝藩属,位处于今印度所控克什米尔境内)等国如对清朝般的进贡黄金,也曾臣属侵攻过来的克什米尔,每年向其献上犬马各两只,克什米尔则赐予印度钱币1,500元。坎巨提这种既抢既贡、又向四周臣服的外交手段,实在是出于保护自身安全所采的策略,可以说不失务实。

但清朝对坎巨提的处境与心态毫无所悉,起初仅认定其为通市之部,不列朝贡的徼外小国,与清朝中央未发生实质联系,尔后才在19世纪平定新疆阿古柏之乱、并警觉英俄列强对中亚的野心,才加强对坎巨提的关切。1878年,清朝向随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湘军将领刘锦棠,指示如何处理因回乱而中断联系、而今又请求入贡的坎巨提照旧扼守,严查出人并赏给五品顶戴及衣料布匹等件,将坎巨提纳入更紧密的宗藩关系内。

对坎巨提而言,无论是清朝也好、英国或俄国也罢,只要能维系自己的生存,亲近谁都不成问题,但这就给中、英、俄三方滋生了困扰。当时俄国骎骎然往中亚扩张,陆续消灭哈萨克汗国、浩罕汗国(Khanate of Kokand,包括今哈萨克斯坦南部、乌兹别克斯坦东部、以及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部分领土)等中亚国度,企图往南寻找暖水港,同时也夺取清朝新疆不少土地。英国则欲拱卫印度殖民地,故意图扶持阿富汗、阿古柏等政权作为缓冲国。清朝也忧惧英俄的交锋会又夺走自身领土,进而威胁腹心的安全。而当坎巨提发现英国为了笼络阿古柏、将自身曾控制的色勒库尔(今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一带全划归新疆,不由得对英国心怀怨怼。

1888年,坎巨提与克什米尔发生战争,坎巨提国王赛必德里罕(Safdar Ali18301899)一面向喀什噶尔大臣央求提供军火,一面又接受俄国军官的拉拢,意图与俄国发展更紧密的军事与贸易关系,这引起英国的疑惧,最后出兵迫使坎巨提再度臣服克什米尔,并表示英属印度将另外给予坎巨提每年2,500卢比的资助。

但赛必德哎里罕并未从此安分守己,他仍暗通俄国企图摆脱英国势力,又在1889年违背英国驻吉尔吉特(Gilgit,位于今巴基斯坦)代办署官员杜兰(Algernon Durand)要求断绝同清朝与俄国的命令,以免坎巨提趁着1847年清朝七和卓之乱时因平乱有功、在新疆叶尔羌购置的大片田产会就此失去。1891年,坎巨提更封锁新疆与印度间的外交邮传,导致新德里的英国官员无法同驻喀什噶尔的领事取得联系,此时俄国又不断派兵侵占帕米尔,英国遂决定一面向清朝提议共分帕米尔、一面出兵占领坎巨提,推翻赛必德哎里罕这个麻烦人物。赛必德哎里罕因此携眷逃入新疆,寻求清朝的庇护。坎巨提的归属,自此被正式提上中英之间的外交议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