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谈中越战争:老山轮战应提前结束

+

A

-
2019-02-16 23:30:52

对于四十年前的中越边境战争,以及此后长达近十年的两山轮战,中国军方高层当时如何评价与总结极少见诸报道。2009年,隶属于中国军方的第二炮兵工程学院五系副主任边军提议并出版了《刘亚洲战略文集》,书中收录了时任中国空军副政委兼纪委书记刘亚洲1987年向当时的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提交的一份关于老山作战的报告,杨尚昆亲笔做了批示,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军方对这场战争的一些真实想法。

刘亚洲早在1984年老山开战时就曾前往一线考察,从中国互联网上爆光的一张刘亚洲、刘亚苏、刘亚伟三兄弟在老山前线的合影来看,在弟弟刘亚苏所在的兰州军区部队1986年至1987年进入老山轮战期间,刘亚洲也曾前往老山前线考察。1986年至1987年间,刘亚洲还曾前往美国斯坦佛大学访学,实地考察与国际视野的结合,无一不增加了这份报告的份量。

刘亚洲认为自己是有“老山情结”的,“我的那么多作品都与老山有关,与麻栗坡有关……这场战争整整改变了一代人”,“麻栗坡烈士陵园几千座墓碑,哪一座不高过武则天的无字碑?”对于报告中所涉及问题,比如说经济问题,要放在整个1980年代邓小平要求军队“忍一忍”、允许军队经商的大背景下去理解,老山前线的厌战情绪也一样。以下是报告全文:

2015年4月8日,时任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右)与弟弟刘亚苏(左)前往云南文山州麻栗坡烈士陵园祭拜老山烈士(图源: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官网)

杨尚昆副主席:

老山作战始于1984年,至今已有4个年头。我曾两次赴老山前线,采访过14军、11军、1军、21军、47军、云南省军区等数十个作战单位、300余名官兵。1979年我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在国际上产生极大影响。为着全球战略的需要,战后我始终对越保持压力,又开辟了老山战场。

老山作战最伟大的意义在于:第一,它对东南亚局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政治影响胜于军事影响。柬埔寨之所以成为世界瞩目的“热点”,老山作战功不可没。第二,中央决策英明,全军将士效命,彻底粉碎了越军不败的神话。老山战场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我手中。我军用鲜血在老山地区换来的胜利是永垂历史的。第三,激发了全国人民的士气。这一点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无论怎样估价也不过分。

这是一场特殊战争,换句话说是政治战争。它的目的不仅完全达到而且超过了,政治上我已大胜。前线将士和到过前线的人都感到,在这种情况下,我应积极考虑下一步的行动。鉴于这场战争的特殊性和我国特别是我军目前所处的势态,如果战争再以现在这种规模和方式继续下去,将对我产生不利影响。仅就目前我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看,问题相当严重。重点谈三个方面。

军事

目前已起不到牵制敌人的作用。战争初期,敌人不明我意图,着实慌乱了一阵,倾可用之兵对付我。最高峰时,老山正面战场曾出现过6个师,超过我军。越军装备炮少,但在老山,炮的门数与我一度达到1:1.2。可是4年过去,越方已彻底了解我战略意图。不仅如此,甚至对我作战地点、作战方式乃至作战规模都十分了解,明白我绝不会大打。

现在我在前线压着3个师,敌人只有一个师顶住,而且摆出一副过日于的样子。我在拳头方向最前沿阵地距敌阵地只有四五米,那里的守敌竟把老婆孩子都接到阵地上一起生活。敌方军官照例休假,我目前主要作战方式是“拔点”,即攻击边界沿线的战略高地,拔掉后立即撤回,意在毙敌有生力量和练兵。

敌人完全摸透了这一规律。我一打,它就撤,只还以炮火。往往拔掉一个点后见不到敌人。等我撤回,敌人又重来据守。下一批轮战部队仍然这样过一遍,周而复始。一对我友好的越南边民说:“就这么几个小山头争来争去的,根本打不到疼处。他们照样往柬埔寨增兵。”另一越南边民说:“说是牵制我们,其实是我们牵制你们。你们那么多人窝在那儿,走不了也打不了。相比之下,我们轻松多了。”老山是丛林地带,大兵团不易展开。敌人把大炮后撒,只留一些小炮。三人一门,打得极准,打完就跑,我阵地人员密集,时有伤亡。

从练兵角度讲,问题也很突出。面对敌人而不能大打,有时甚至连放一炮也要经过军区前指批准,官兵通通反映这是一场束缚手脚的战争。没有主动性,更谈不上灵活性和突然性。大量作战手段仍是40年代和50年代的,纵有现代化手段和装备也派不上用场。现在被作为经验介绍的“八级同台”的作战方法,在官兵中反应并不佳。“八级同台”即在“拔点”前,军区首长、集团军首长、师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班长、战斗小组长齐聚一堂,磋商打法,而要打的往往是一个几百米的小山包,战争年代顶多是一个连进攻的规模。

一位师长说:“这种打法,我感到比以前反而倒退了。打一个小山头都这样,和游击战差不多,将来打大仗怎么办?我没有一点积极性。”没有积极性的也不止他一个。虽然老山地区大军云集,但真正能打上仗的并不多。在这种情况下,每个部队便选出自己的“拔点分队”单独居住一处,反复演练,待遇比其它部队高得多。

如61师“拔点分队”仅伙食费一项开支15万元。据该部队领导反映,只有拔了点,这些钱才能报销,否则就报不了。有人称这种方法为“开小灶”,“拔点分队”处处显得特殊和优越,无形中在部队内部产生了差别。进一步讲,我认为,我们应当修正目前对越作战的军事指导思想。

从长远战略看,越南并非我主要作战对象,因而不必与其纠缠过多。牵制是对的,打一下也有必要,但应当打在要害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扬长避短。严格地说,自1979年以来,我在对越作战中并未打过一个漂亮的、完整的(大量歼敌)的战役,而是打消耗战甚至游击战,但这恰恰是越军所长。老山作战便是明证。美军、苏军装备如此精良,尚陷在越南与阿富汗游击战泥潭中不能自拔,教训是相当深刻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