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暴怒行动:拉美国家站错队的下场

+

A

-
2019-02-11 06:20:04

自委内瑞拉危机以来,美国不仅准备新的制裁,更有一名高级官员表示,美国在与马杜罗政府成员、军方成员进行对话,“特朗普政府预计马杜罗的军队将会发生更多的军事叛变。”面对西方国家持续不断的颠覆活动以及军事压力,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在2月10日正式启动委内瑞拉史上最大规模军演,向外界展示该国军事力量以及“军队的忠诚”。但委内瑞拉的前途并没有这么乐观,格林纳达就是前车之鉴。

马杜罗在军演现场这样说到:“我们必须准备捍卫委内瑞拉的主权、领土完整和独立!我们的军队完全有能力对抗任何踏入委内瑞拉国土的入侵者,我们必须时刻准备保卫国家!”(图源:AFP)

美国在拉美地区拥有重要的安全、经济和政治利益。中国学者凌胜利在《冷战时期美国在拉美地区的“楔子战略”》一文中指出,安全方面,拉美地区是美国的地缘依托,是美国势力范围的底线。如果欧洲转变成反美地区的话,拉美将是美国最后一个后勤地区。经济方面,拉美是美国的重要原材料来源和交通运输通道,确保拉美成为美国原材料的稳定供应地符合美国利益。政治方面,拉美是美国的重要票仓,是美国国际影响力拓展的重要支撑。由于拉美地区对美国国家利益具有重要影响,美国一直将拉美视为传统势力范围,这也决定了美国具有较强的战略意愿去维护其在拉美的诸多利益。

不过在冷战及冷战结束后的时期内,拉美却不是铁板一块,一心向美。

格林纳达是加勒比海向风群岛中面积最小,人口密度却最大的一个岛。格林纳达很久以来都是英属殖民地。1973年,巴哈马群岛在英国主导下宣布独立后,英国进一步加速了东加勒比海其他岛屿的独立进程。到了1974年2月7日,格林纳达正式宣布独立。当晚12点,米字旗从首府乔治堡上空徐徐降下,唱诗班儿童唱起了新国歌《欢呼吧,格林纳达》,在歌声中升起了画着肉豆蔻图案的格林纳达新国旗。

从这一天起,格林纳达成为一个新的独立的君主立宪国家。虽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担任其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但女王任命保罗•斯库恩博士(Paul Scoon)为总督,代理国家元首。总理由不久前赢得议会选举的埃里克•盖里(Eric Gairy)继续担任。

然而在格林纳达国内,一场“新宝石运动”正在展开,这场又称新为福利、教育和解放而共同努力的运动由莫里斯·毕晓普(Maurice Bishop)领导,其纲领包括“黑人权力”、“反帝国主义和不结盟”、“致力于真正的独立”、“争取工人权利”、“争取妇女权利”、“反对种族主义(南非)”、“世界和平”等七条。

在苏联和古巴的支持下,1979年3月13日,新宝石运动发动政变推翻了埃里克·盖里亲美政府,组建了以毕晓普为总理的新政权。

政变无法改变国家的贫穷和落后,此时,古巴执政者卡斯特罗把粮食、机械和一批紧缺物资送上了门。毕晓普十分感动并宣称:“对于亲爱的古巴兄弟,格林纳达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从此,格林纳达对外政策开始一边倒的亲苏和亲古巴。毕晓普接受了苏联和古巴的军事专家和顾问,使用苏联武器,并模仿古巴建立国家的政权模式。

尤其是古巴在格林纳达岛上修建了条长达3,000米的机场跑道,能够满足任何苏式战机的起降,引发美国各界紧张。里根总统(

Ronald Reagan)危言耸听称“格林纳达已经成为苏联和古巴的殖民地”。

在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通过经济封锁以及对亲美政府的军事与经济援助,加速了拉美各国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失败。尽管这种策略让美国与拉美的关系极为紧张,美国也不可能任由加勒比海地区出现“第二个古巴”。

为此,美国称若格林纳达不听话,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来教训它。

1983年初,毕晓普亲赴华盛顿会见里根,试图缓和并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他希望同苏联、古巴保持密切关系的同时,努力同美国、加拿大和西欧共同体发展经济合作关系。

这种试图讨好两边的政策引发了严重的后果,苏联和古巴不再信任毕晓普。1983年10月13日,更加亲苏的副总理伯纳德·科尔德(Bernard Coard)发动政变,哈德逊·奥斯汀(Hudson Austin)领导的政府军随后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接管政权,毕晓普被处死。

在经济干预无效后,美国选择了军事颠覆。在军事政变仅仅12天后的10月25日,美国以解救侨民为借口,对格林纳达发动了代号为“急迫暴怒行动”的军事行动,仅用三天时间就彻底击败了格林纳达军队,并且肃清了亲苏派。美军占领格林纳达后,将政权转交给了美国委任的亲美派总督,美国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再次得到确认。

但正如凌胜利在文章中指出的那样,拉美国家并不想成为美苏竞争的棋子,它们大多面临着经济发展的困境。而美国视拉美国家为其全球战略棋子,忽视了拉美国家的独立自主要求,将拉美国家的利益诉求置于美国利益之下,增加了美国与拉美国家之间的矛盾。

冷战之后,这种情况依然存在。而由于近年来,中国和拉美关系的不断升温,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有了很大的增强,这也引发了美国的担忧。或许委内瑞拉与中国都可以在这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中找到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