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危机背后:美国的胡萝卜与大棒

+

A

-
2019-02-09 02:36:10

最近几年,“拉美病”一词在中国流行起来,呼吁中国警惕“拉美病”的文章层出不穷。所谓“拉美病”,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代名词——“中等收入陷阱”。委内瑞拉今天所面临的困境,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的一蹶不振,都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在其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

1999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又一次掀起了拉美左翼执政浪潮,但无论是左翼的国有化还是右翼的新自由主义药方都难以使拉美国家摆脱“拉美病”,只不过肥了部分人的腰包(图源:VCG)

在中国,印度总是被拿来作为对比的反面教材,比如说1947年英国人离开时给印度人留下了6.5万公里铁路,在当时位居世界第三,到今天印度的铁路运营里程也不过6.7万公里。可以说英国人给印度留下了丰厚的遗产,而在拉丁美洲,西班牙、葡萄牙、美国等殖民者也留下来“丰厚”的政治、经济遗产。

从历史来看,西班牙与葡萄牙是近代以来欧美最早海外殖民的国家,在罗马教皇主持下两国甚至一度以大西洋与西印度群岛为界瓜分世界。整个拉丁美洲除巴西由葡萄牙占领外,其余全部由西班牙控制。

18世纪末19世纪初,受法国大革命及拿破仑帝国兴起影响,欧洲进入动荡时期,葡萄牙、西班牙先后被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攻陷。受此影响,拉美各国掀起独立运动。1804年,加勒比岛国海地首先宣布独立,到1833年拉丁美洲西班牙、葡萄牙殖民地只剩下加勒比海上的古巴与波多黎各。

结束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无疑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然而西葡两国留给拉美的遗产却并不美好。众所周知,西班牙、葡萄牙虽是最早殖民的国家,但因其自身发展的落后,在殖民地除了大肆掠夺金银等硬通货,能够在殖民地发展的也就是种植园经济、采矿之类的原材料产业。什么工业之类的,西葡两国自身都没有,基本无从谈起。也就是说,从殖民地时代拉美的定位就是原材料产地,处于世界产业链的最低端,至今仍未摆脱。

更为重要的是,西葡两国的政治制度同样落后,带给殖民地的是封建专制制度,从而形成了拉美各国政治上独裁专制的传统。拉美各国独立后,名义上大都都建立了共和国,实质上大多都是独裁政权,独裁与宪政交替,政局动荡,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拉美独裁政治才终结。拉美各国在独立后150年中草拟了约180部到190部宪法,仅委内瑞拉自1811年以来就颁布了22部宪法。

1910年代美国联合果品公司位于牙买加的一处香蕉种植园(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与此同时,拉美各国独立后,英国资本首先进入,到19世纪末美国资本也开始大举进入,并逐渐取代英国资本掌控拉美经济。相对于西班牙、葡萄牙的直接殖民,美国工业资本采用了更加“文明”的经济殖民手段。

一方面通过资本输出垄断当地经济,使其依附于美国经济体系,成美国的原材料产地和工业品市场,通过工农业剪刀差攫取巨额利润,同时将拉美各国牢牢地置于产业链最低端的原料产地地位;一方面又通过扶持代理掌控拉美各国政权,甚至不惜发动武装政变,建立独裁政体,为经济上的垄断保驾护航。

在中美洲国家危地马拉,美国联合果品公司拥有该国四分之一的土地,是危地马拉最大的地主。联合果品公司旗下的中美洲国际铁路公司还控制着该国唯一的港口,垄断了危地马拉所有的航运和进出口,美国的危地马拉电力公司则垄断着该国用电、电报、电话。因联合果品公司在中美洲影响极大,以及其拥有的土地大多种植香蕉,并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控制了拉丁美洲的香蕉出口,中美洲国家如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等被称之为“香蕉共和国”。

而当危地马拉新任总统1950年初开始推行土地改革,危及联合果品公司利益时,美国中央情报局不惜发动政变使危地马拉政府倒台,代之以联合果品公司的代理人,建立起独裁统治长达三十余年。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Allen Dulles)此前曾任联合果品公司董事,艾伦的哥哥为时任美国国务卿的约翰·杜勒斯(John Dulles),时任联合果品公司CEO的托马斯·卡伯特(Thomas Cabot)的弟弟为美国国务院负责泛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正是美国资本与拉美各国上层的合作,使拉美经济长期处于产业链最低端,并未形成自身的工业体系,对于美国资本而言只要能够保障其利益,并不在乎拉美各国独裁专制。到1950年代,美国控制了拉美石油产量的60%,炼油业的50%以及几乎全部的石油产品;控制了拉美铜生产的90%;控制了巴西、委内瑞拉、智利、秘鲁、古巴的铁矿开采,拉美的铁矿砂几乎全部运往美国;控制了墨西哥的锌和铅,古巴和巴西的镍,古巴的金和巴西大部分的金。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受世界范围内的民族独立运动影响,拉美左翼掌权后开始推行国有化,意图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十多个拉美国家相继把外国公司控制的石油、铁、铜、铝土等工矿企业收归国有。从1960年至1976年,拉美有198家外国企业被收归国有,其中美资企业158家,英资企业8家。

但到1970年代,在美国支持下智利、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先后发动军事政变,右翼掌权后全盘接收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药方,大规模进行国有企业私有化,美国及拉美各国大资本大发横财。

20世纪末,以1999年查韦斯(Hugo Chávez)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为标志,拉美左翼卷土重来,又一波国有化浪潮来袭。得益于中国等新兴国家对于原材料的需求,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拉美各国经济成长迅速,左翼政权获得了极高的声望,某些人也捞得盆满钵满,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大肆向底层民众派红包。

在此期间,美国对于拉美左翼政权虽不满,却无计可施,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开始动荡,依靠原材料出口赚取外汇的拉美诸国瞬间陷入危机。民众的不满也在积聚,巴西前总统卢拉(Luiz Lula)因贪腐入狱,其亲自挑选的接班人也被弹劾下台,委瑞内拉社会动荡。

新的一次拉美左右翼之间的政权更迭正在进行时,是否会再吃一副新自由主义“私有化”药方尚不可知。历史如此轮回,不变的是拉美经济依然是依附型,完全依靠原材料出口,处于世界产业链的低端,变的是某些人的钱包更鼓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