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武术与京剧 中国文化如何走向世界

+

A

-
2019-02-03 04:18:48
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扮马里奥亮相(图源:Reuters)

2019年的中国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在长达7天的假期中,不少人选择游戏陪伴。当然,这或许会伴随着家人的不解以及怒斥,或许,今年可以理直气壮的回击:我们是为中国文化传播而玩。

这并不是虚妄之言,游戏以及动漫,是一个国家传播文化最便捷的途径。日本在这方面就是一个最好的范例。

曾经的日本游戏是每个中国人的童年,也是每个美国人的童年。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宣传片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化身超级马里奥出现,为东京奥运会宣传。

一个超级马里奥再加一个蓝胖子(即哆啦a梦)就将世界人民的记忆唤起,成为日本最佳的形象宣传。

自从1840年以来,东亚文明的最强大国家中国被工业化的英国人打败之后,黄种人在欧美人内心逐渐就成了懒惰,野蛮,保守的代名词。尽管中国文化历史悠久,武术、京剧、旗袍、青花与长城却成为外界对中华文化永恒的印象,而且也无法改变亚洲人的形象。

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东亚最先发展起来的日本在经济上面达到了巅峰,文化产业也开始逐渐入侵各个国家。但日本并没有将寿司、艺妓、武士道这些传统文化直白的向世界推广,而是用动漫与游戏这个被称为二次元的世界包装起来。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日本动漫将日常的喜怒哀愁和个人奋斗与精彩的情节、风格独特的人物造型融合到一起,这些普世的感情凭借先进的数字媒体技术占据了世界的大部分市场,实现“出口超钢铁”的梦想,以及打造了一个“卡哇伊(可爱)”的形象。

这样做成绩斐然,在中国社交网站知乎上有答主称,日本的二次元文化让欧美人改变了之前一贯对黄种人的印象:懒惰,农民,他们第一次知道黄人原来也可以这么先进,这么发达,这么文明现代。连苏联的科幻片都是到日本取景,带有赛博朋克元素的电影和游戏常常具有日本等东亚元素便从这个时期而来。

在全球性议题杂志《Monocle》与美国南加州大学外交研究中心联合英国波特兰公关公司(Portland)发布的世界软实力排名里,亚洲国家只有日本常年在前10,中国在近期内刚刚进入前30。

而且日本的文化输出并没有衰落,游戏巨头任天堂总能引领潮流,2016年夏天,在pokemon go刚出的那段时间里,所有游戏开放的地区塞满了各种抓宠物的年轻人。

游戏这种载体输出文化十分有效,中国游戏也一直在尝试,PC端游戏以“三剑”——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及剑侠情缘——为代表,展现出了中国传统的武侠、仙侠文化。但单机游戏的市场一直在萎缩,这些游戏当然无法担负起文化输出的大任,只能交给更加方便的手机游戏来做。

以《王者荣耀》这样的国民游戏为例,大量中国千年历史文化的积淀在电子游戏的包装下走到了很多原本对历史文化兴趣寥寥的年轻人视野中。通过游戏,很多玩家才知道了东皇太一出自屈原的《九歌》,熟悉了庄子和老子的故事,知道了甄姬口中《洛神赋》的名句“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知道了荆轲好友高渐离也同样刺秦未遂。

不过中国游戏社区游民星空的文章指出,虽然《王者荣耀》能够凭借自己国民级游戏的地位给国内玩家传递更多的中国历史文化风,但是想要做到借此文化输出,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王者荣耀》的国际版本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比如泰国、越南有着非常不错的成绩,不过在美国、欧洲等西方地区却显得有些乏力。归根到底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东西方文化差异过大,西方玩家对于过于富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游戏还很难接受。像张飞、李白这样中国家喻户晓的角色,对于西方玩家来说完全是陌生和不认同的。

为了让欧美国家接受,国际版的《王者荣耀》也不得不做出改变,联动DC的超级英雄、参考希腊神话加入更多西方特色英雄,修改游戏的画风使其更符合欧美玩家的审美,才算是让游戏慢慢在欧美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而单纯的射击游戏就没有这种顾虑了。

中国公司网易游戏研发一款射击求生手游《荒野行动》就成功打入了日本的市场,2018年,这款游戏一举拿下约4.65亿美元营收的好成绩,而日本市场贡献了总收入中的八成。

在游戏上市之初没有日文版,日本玩家要开着被戏称为五菱宏光战神的面包车,看着具有中国特色的红色条幅宣传来“吃鸡”。即便网易为日本专门打造了决战东京地图,该游戏加入步枪系统后,恐怕每个玩家也要去体验一下中国特色的95式步枪。

另一款女性向的换装游戏《奇迹暖暖》则悄无声息的开始攻占欧美市场,与《荒野行动》一样,这款游戏在北美的营收已经超过中国大陆、日韩、越南市场营收的总额,占到整个游戏的一半。

这款游戏的玩法极为简单,就是通过各种玩法在游戏中获得更多漂亮的服饰,玩家可以自行搭配。而中国的文化底蕴富裕了这款游戏旺盛的生命力,古代服饰、星宿、神话传说、昆曲与京剧等随着游戏展现在玩家眼前。2017年初,《奇迹暖暖》联合故宫,让暖暖穿上了清代皇后冬朝服,并推出了6款以故宫传统文物藏品为原型的服装,或雍容华贵、或素净优雅,但都很好地还原了传统文化的特色,也贯彻了中国的传统美学。

当然,这只是起步。2018年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营收为243.8亿美元,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95.9亿美元。但市场情报研究机构Newzoo预计2018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为1349亿美元,中国游戏在国际市场的表现还嫌疲软。

正如游民星空的文章所说,想要让游戏承担起“文化输出”的责任,光给游戏披上历史文化、民族国风的华裳还远不足够。《王者荣耀》之所以能够让许多中国历史人物火上一回,靠的还是游戏本身成熟的机制和过硬的质量。中国游戏还需要更多属于自己的创意和设计才能得到全世界玩家的认可和接受,而恰恰这都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苦修之路。

而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小说、动漫、电视剧、电影等各种文化载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