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宴请末代皇帝溥仪:评清朝三大贡献

+

A

-
2019-02-03 05:08:19

1959年12月4日,根据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发布的特赦令,中国末代皇帝溥仪得以从抚顺战犯管理所获释,回到北京同家人团聚。溥仪获特赦后的第一个春节,中国总理周恩来即宴请爱新觉罗家族,此后又多次安排会见,关怀备至。

中国总理周恩来(左一)任职期间多次会见、宴请末帝溥仪及其家人,并在文革中保护他们免受冲击(图源:Getty)

1960年1月26日,即中国农历除夕的前一天,周恩来把溥仪全家都请进了全国政协礼堂餐厅吃年夜饭,为特赦后的溥仪营造良好的家庭和家族环境。爱新觉罗家族在中共建政后,拥有了各自的职业。溥仪的七叔载涛以74岁高龄任满族的全国人大代表;溥仪的二妹韫和已参加街道托儿所的创办工作,二妹夫在北京市邮局基建处当工程师;溥仪的三妹韫颖和三妹夫在北京市东城区政协工作;溥仪的四妹韫娴在故宫明清档案部做整理工作;溥仪的五妹韫馨在饭店当会计,五妹夫在北京编译社当日文翻译;溥仪的六妹韫娱夫妇是小有名气的画家;溥仪的七妹韫欢在小学当教导主任;溥仪的四弟溥任已是一位有十年教龄的老师了。

溥仪的七妹韫欢对大哥本来是有看法的。溥仪出关投靠日本时,她只有10岁,此后再不曾相见。长大以后,她两耳所闻皆是国人对溥仪的谩骂之声,她也将溥仪视为“奸贼”。周恩来亲自出面做工作,帮助消除爱新觉罗家族内部的隔阂。

席间,周恩来提到溥仪生父载沣。对这位统治中国3年的清末监国摄政王,做了客观评价。

周恩来说:“载沣执政期间,忠于清朝,尽了最大的努力,而未能阻止中国封建专制制度的结束,这是历史发展的结果,并非某位个人的过错。载沣在辛亥革命中的表现是好的,其间他辞去了监国摄政王的职务,并不主张以武力对抗革命,也不反对宣统皇帝'逊位',这些表现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和人民的意愿,客观上有利于革命。难得的是,载沣在民国以后始终不曾参与遗老们复辟清王朝的活动。”

周恩来面对溥仪说:“作为政治家和反对分裂祖国的爱国者,处在日伪统治下的载沣并不屈从日本人的劝诱,你到东北去,他是反对的,不同意的!在政治上同'满洲国'划清了界限,表现了民族气节、政治胆识和魄力,这是他晚年的最大成功。载沣是位难得的满文专家,国学底子也很深厚,又是清末民初以至日伪时代历史的活见证,对天文学还有相当深入的研究。他既可以在文史研究方面做出贡献,又可以在自然科学方面创造成果,新中国成立后,如果不是他已经瘫痪在床,本来想见见你父亲,没见着,他就故去了。实在是很可惜的。” 周恩来这番话,让溥仪落泪,在场的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也都很感动。

这次见面不久,周恩来跟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打了招呼,安排溥仪到北京植物园劳动一年,半日劳动,半日学习。周日休息,活动自由。溥仪的生活若遇到困难,还可获补助。

1960年底,溥仪的弟弟溥杰也获得特赦,回北京和兄妹团聚。但溥杰在日本的妻子和女儿还未回到中国。溥仪认为,那是日本帝国主义安排的婚姻,溥杰应与日本妻子划清界线,一刀两断。

溥杰获释后不久,周恩来接见和宴请了溥仪、溥杰和他们的家属。周恩来对溥杰的心事一清二处。他对溥杰说:“欢迎你的日籍夫人嵯峨浩回到中国来,你可以写信把新中国的情况告诉她,中国政府欢迎她回来,生活不习惯还可以再回去。” 

这样,到1961年6月,溥杰妻子一家来到中国。周恩来会见他们,并请中国著名满族作家老舍和她的夫人等作陪。这次会见时间很长,从家庭问题、民族问题谈到中日关系,内容丰富。

在谈到民族问题时,周恩来称赞清朝在确定版图、增加人口、发展文化这三方面做了好事。在谈判日本问题时,周恩来谈到:“日本军国主义从1894年到1945年损害了中国人民。解放十多年来,有上万的日本朋友见到毛主席、刘主席和我都表示谢罪。我们说,中日两国有近2,000年的来往,发展了经济文化交流。同2,000年比起来,50年的时间是短暂的,而且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应该往前看,努力促进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恢复邦交,发展经济文化交流。”

这次会见后,周恩来继续关心保护着溥仪一家。1961年,溥仪被调往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员,1962年与李淑贤结婚,文革期间因为被列入了保护对象名单,也没有遭遇冲击。1967年,溥仪因病去世。比起被当做傀儡的童年,战火中飘摇的前半生,溥仪在中共建政后的人生可以说过得非常安稳幸福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