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看故宫】台北故宫:两岸国族认同的文化象征

+

A

-
2019-02-03 20:15:59

2019年春节,北京故宫内张灯结彩,恢复清廷鼎盛时期“过大年”风貌,故宫史上规模最大展览“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在北京故宫全院推出。从北京到台北,“一宫两院”一脉相承,故宫(紫禁城),与中国历史进程紧密相系,也是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容器,在当下时代语境,如何看待与时俱进的故宫?又如何看待两岸国族认同形构中无法被忽略的这个特殊的文化空间?

北京到台北的距离是1719.5公里,北京故宫到台北故宫的距离是60年。无论是北京故宫还是台北故宫,它们的名字都叫“故宫博物院”,与今天台海两岸的现状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从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来看,两个故宫本就是一体,代表了中华文明的一脉相承,它是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容器,也是国族认同建构中无法被忽略的文化空间。

位于台北市士林区的“国立故宫博物院”即台北故宫(图源:VCG)

台北故宫的寄托

1947年12月,抗战胜利近两年后,故宫文物终于结束播迁流离回到了民国首都南京。谁料想,短短一年之间国共战局逆转,东北、华北、华东国民党三大主力兵团岌岌可危,中共兵峰直指长江北岸,故宫文物不得不再次迁移。

1948年底,故宫博物院理事会、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中央图书馆、中央博物院理事会先后决选择精品文物、善本图书、考古文物先期运往台湾,其余藏品尽可能陆续运往。前后三批计有故宫博物院、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中央图书馆、北平图书馆所藏文物、典籍、图册以及外交部所藏文物、图书、条约档案等5522箱运往台外。

故宫文物迁台后,最早储藏于台中雾峰乡北沟,并设立国立故宫中央博物院共同理事会负责管理运营,由曾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地政部部长的建筑学家李敬斋任理事长,故宫文物迁台负责人、时任民国教育部长杭立武兼任秘书。由于蒋介石尚梦想反攻大陆,在蒋看来故宫文物迁台也是临时性的,与此前抗战时期的播迁无异,因而没人敢提出在台新建故宫博物院,因为那实际是昭告天下反攻无望。

然而,故宫文物自1933年开始播迁流离,保护就是一个难题,加之台湾的湿热的海洋性气候更是文物保护的天敌,迁台文物急需兴建正式的专业场馆加以保护,由此在台湾新建故宫博物院被提上日程。1959年,国立故宫中央博物院共同理事会提议在台北新建现代化博物馆获得行政院批准,次年新馆开始筹备工作。

新建的博物院究竟冠以何名,是像国民党很多科研如中山研究所等一样,以纪念孙中山先生命名为“中山博物院”,还是直接沿用“故宫博物院”之名,莫衷于是。直接沿用故宫之名,不仅迈过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心结,而且新建一个“故宫”无论如何辉煌灿烂,有北京故宫在终究不是“正统”。

最终,蒋介石拍板定名“国立故宫博物院”,以显示台北故宫的正统、正宗,实际上也是以此显示迁台的国民党政权才是中华正统。然而,台北故宫博物院正式落成的1965年,蒋介石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反攻大陆,或者说在反攻无望后放弃了。此前,1964年中国大陆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蒋介石最后的反攻努力也遭遇失败。台北新建博物院以故宫为名,实际也寄托了蒋介石对大陆最后的慰藉。

台北故宫将翡翠白菜誉为“三宝”之一,北京故宫却认为翡翠白菜仅为三级文物,实际上从文物价值来说翡翠白菜并非珍贵,仅因其与慈禧太后的传奇故事才名满天下,营销商业价值远大于文物价值(图源:新华社)

国民党退居台湾后,曾以河南博物院迁台文物为基础在台北建立了“国立历史博物院”,隶属于教育部,但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由故宫博物院与中央博物院筹备处所藏文物组成的国立故宫博物院,实际才是台湾真正的“国家历史博物院”,不仅是所谓中华文明“正统”在台湾的象征,也是台湾与大陆同属于一个中国的象征。

去中国化漩涡中的台北故宫

随着1980年代两岸关系缓和,以及两岸“三通”(通邮、通航、通商)的实现,北故宫成为大陆游客访台必去景点,关于台北故宫与北京故宫究竟谁的藏品更好的争论在网络不时出现,两座故宫成为连接两岸的桥梁。2009年,两岸故宫更是通过联办“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时隔六十年历史性地走到了一起。

赴台参加开幕式的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故宫文物它和中华民族是共命运的,和中华民族的感情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有必要把这一段历史,我们共同回顾。”然而,此时的台北故宫早已深陷“去中国化”的漩涡,成为台湾蓝绿角力的战场。

早在民进党第一次执政时的2000年,陈水扁就任命杜正胜为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开始在台北故宫清理国民党历史相关的事物,孙中山和蒋介石铜像被搬走。次年7月,又提出故宫新世纪建设计划,筹建以亚洲艺术文化博物馆为概念的故宫南院。

更为严重的是,杜正胜以台湾为中心辐射出去的史观,对于习惯从中国凝视台湾,作为中华民族文物守护者的台北故宫,所产生的冲击是颠覆性的。也正是这个杜正胜,1997年在担任国立编译馆“高级中学历史教科书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时,提出以台湾为中心的“同心圆史观”编写中学历史教科书;2004年由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转任台湾教育部长后,又大力推行为台湾为中心的“新课纲”,是民进党在教育系统“去中国化”的重要推手与执行者。

随后,故宫南院选址民进党“票仓”嘉义县,在民进党与国民党的拉锯中,历时10年终于在2015年落成。其间,国民党曾试图降低台北故宫南院的等级,并改为以花卉为主题的花卉文化博物馆,但在民进党及南部民众的抗议中作罢。

2016年,台湾政权更替,民进党再次执政。“具台湾文化主体意识”的林正仪出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当时绿媒报道称林正仪接掌故宫“有助于将故宫过去大中国的宫廷品牌,转化为跟台湾温床国家品牌的连接”,有助于台北故宫转型--从“政治味”转为“专业”。

2018年7月,新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上任伊始就主张谋求“故宫台湾化”--陈其南宣称,台北故宫一直不被认为是“台湾的故宫”,而是“北京的故宫”,他想做的是让台北故宫“台湾化”。

2018年11月,陈其南突然宣布,正在评估从2020年起台北故宫封馆整修3年的计划,并称期间台北故宫重要展品将迁至嘉义县的故宫南部院区。一直以来,将台北故宫文物南迁故宫南院,作为亚洲历史文化的一部分的声音就不断传出,陈其南的表态似乎坐实了这一点。其目的在于,重复教育课纲中的那一套,通过将中国历史文化纳入世界史,来实现“去中国化”。

随后,在舆论压力下,陈其南不得不改口,整修期间台北故宫不会闭馆。然而,可悲的是,在台湾舆论质疑陈其南南迁台北故宫文物时,有从各种角度反对的,却基本没有主流声音从中华文明的角度去反对。2019年初,陈其南又因将具备中华民族气节的珍贵文物《祭侄文稿》“出借”日本,而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

曾经作为中华文明正统、中华文明正统在台湾象征的台北故宫,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我们祖先所遗留下来的丰富宝藏”,竟成为台独“去中国化”的眼中钉。值得庆幸的是,台北故宫所藏,从小处讲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结晶,从大处讲也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无论如何“去中国化”,台独势力也没有胆量将其破坏,终究有回归的一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