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王高岗崛起:结盟林彪推倒彭真

+

A

-
2019-02-02 05:45:49

高岗是中共党史上一位带有悲剧色彩的传奇人物,在中共建政初期,他迅速的陨落了。这位被称为“东北王”的人物,在国共内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乃至美国《时代》杂志都以“中国的红色未来决定于满洲这片土地”这样的观点来论述高岗及东北的重要性。

据说在东北只有两个人不经通报即可直接面见林彪,一个是罗荣桓,另一个就是高岗。图为时任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副主席的高岗(图源:VCG)

第二次世界大战尚未结束之时,中共即表露出对占有东北地区的浓厚兴趣和强烈企图。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长期占领满洲,建立了不少的兵工厂和工业生产制造厂,所以争夺东北地区至关重要。毛泽东甚至宣称:纵使中共现有的一切革命根据地都丢失了,只要拥有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1945年9月19日,在日本投降月余,中共即派遣林彪、罗荣桓等高级干部赴东北工作以及10名中央委员、10名候补中央委员(其中彭真、陈云、高岗、张闻天身兼政治局委员,彭真、陈云更是中共最高决策机关中央书记处的候补书记),超过2万名的干部,以及为数达11万人的军队(其中主要来自罗荣桓率领的山东部队和新四军的黄克诚所部)。1945年9月14日,中共组建东北中央局(简称为东北局),以指导、统筹中共在东北的政治和军事行动。东北局委员有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由彭真挂帅担任书记。

高岗主动提出到东北去,但刘少奇没同意。刘认为高岗在西北威望高,对边区情况熟,党中央在延安,继续让高岗在西北工作有好处。但是后来有人说,派高岗去东北本来是最好人选,他有根据地、军事经验,比彭真更合适,可以避免初进东北期间的一些错误。毛泽东从重庆回到延安听了刘少奇等汇报后,决定派高岗、张闻天等去东北工作,加强东北干部力量。就这样,1945年10月下旬,高岗和张闻天等一起乘坐美国调停小组的飞机从延安飞往东北。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中共在战后制定的政策为“独占东北”,缺少建立根据地、进行武装斗争经验的彭真一直遵从中共中央的方针。但林彪有不同看法,他放弃了与国民党军队在沈阳决战的计划,采纳黄克诚的意见,即放弃城市,到远离大城市和铁路线的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也就是回到了共产党武装斗争的套路上去。

同样富有根据地建设经验的高岗、张闻天也不支持彭真。高岗、张闻天认为苏联势必会将主要城市交予国民政府,国军也会涌入东北;在敌强我弱之下,中共在东北应避走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以作长期应战的准备。彭真则坚信中共的优势地位、苏方的支持和夺占南满城市的重要性。北满分局书记陈云同意高岗与张闻天的判断,不久,三人联名向中共中央提出《关于满洲及北满工作的意见与请示》,反映他们不同于彭真将工作重心置诸南满的意见。

毛泽东同意了他们的意见,放弃“独霸东北”的方针。但一直到四平战役结束前,中共在东北的政策是未确定的状态,彭真与林彪的分歧也就一直持续下来。而高岗与林彪达成了共识,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东亚研究所副教授钟延麟在《彭真和中共东北局争论》一文中指出,这犹如东北军方和北满党人两股反对彭真势力的完成结盟,这股政治合流后来成为推倒彭真在东北局首席地位的主要力量。

1946年初春的时候,在东北民主联军的序列里,高岗还在下面。当时联军总司令是林彪,政委是彭真,副政委是罗荣桓,副司令是周保中、吕正操,副司令兼参谋长是肖劲光。

但在林彪的推荐下,1946年6月中共改组东北局时,由林彪任书记,彭真(不久即回到中央)、高岗、陈云任副书记。高岗同时出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主持东北局的后方工作,领导东北土地改革事务。

林彪与高岗两人自此后分工合作,林彪负责打仗,高岗在清剿土匪以巩固战略后方、发动土地改革运动以发展东北经济、壮大东北民主联军主力和发展地方武装等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从1947年7月至1948年11月,为适应大规模进攻作战的需要,高岗还加强了二线兵团建设,先后组训了164个团,为部队输送新战士37万人,同时教育改造了大批俘虏补入部队。这一时期,毛泽东致电东北时,总喜欢强调“林(彪)罗(荣桓)高(岗)收”、“林罗收并告高”,甚至“林高收”。

1947年5月20日,东北夏季攻势开始7天后,毛泽东复电林彪、高岗,尽显对高岗的器重:“出师顺利,甚慰。东北在你们领导之下,改革了土地,发动了群众,建设了支强有力军队。在全国各区中,就经济论你们占第一位;就军力论你们已占第二位(山东为第一位)。”

1948年9月,东北野战军和东北军区分开了,各司其职。这样,高岗就完全开始在东北独当一面了。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全境肃清。林彪、罗荣桓率四野挥师入关,组织平津战役,然后又大军南下。高岗则留在了中国最大、最完整的中共解放区,成了东北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高岗主政东北,组织恢复经济等工作。在高岗治下,东北1949年粮食产量比上年平均增长20%左右,全年工业生产总值超过原计划4.2%,并成立了鞍钢。朝鲜战争期间,负责志愿军后勤保障工作,曾三次入朝与彭德怀协商,受彭德怀高度评价。高岗还在东北率先开展三反运动,其经验被毛泽东推向全国。1951年10月,高岗又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曾任中国科学院东北分院院长的严济慈说:“金鸡报晓,始自东北。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新中国的工业与科研,也可以说是在东北首唱建设之歌。”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当时几十万部队入朝,粮食、服装都是大问题。而且,美军拥有巨大的空中优势,日夜不停地轰炸志愿军的运输线,大量物资未及送到前线即已毁损。用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的话说,后勤工作实际上是一场“后方的战争”,“不仅决定了我们在前方进行战争的规模,而且也决定了前方战争的成败”。东北地区作为朝鲜战场的战略后方,在后勤保障方面所处的位置至关重要。而高岗作为东北地区的一把手,确实为支持朝鲜战场不遗余力。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在接受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予的一级国旗勋章时说:“这枚勋章给我不合适,第一应该授给高麻子(高岗)。”在另一个场合,彭德怀又说:“如果要论功行赏的话,这个勋章从大后方讲应该给高岗,从前方讲应该给洪学智,我只是作为代表去接受这枚勋章。”

1952年5月19日,对中国依旧关注的《时代》发表一篇题为《长城之北》的报道,配合报道,还发表了高岗的一幅标准照。报道这样写到高岗及东北的重要性:在沈阳最近召开的一次共产党干部会议上,亚洲最有权力的人之一—冷漠、方脸的共产党人高岗,向党的干部发表滔滔不绝的演讲,他对部下们说:“我们……处在前线,我们必须做出牺牲。”

他所说的前线,是亚洲一片最富饶的地区——满洲,在毛泽东的共产党夺取中国之后的两年半以来,它已经成为中国的粮仓、工业心脏和政治领头羊。它目前也是军事后方,为在朝鲜的中国军队提供仓库和基地,同时,不断地为红色中国的1,500架飞机提供隐蔽地,使其像鹰一样盘旋在陷于僵局的朝鲜。

作为它的3,600万人民的首脑,少为人知的高岗,是中国共产党的巨头之一。很少有访问者——甚至包括在红色中国其他地方受欢迎的人——获准亲眼看到高岗的满洲,即北京所称的“东北地区”。不过,根据越来越多的报告,中共在上个星期完全承认,中国的红色未来决定于满洲这片土地,它名义上属于中国,但位于长城以北,实际上又在原来严格意义的中国之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