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雅的京剧:慈禧除夕看粉戏

+

A

-
2019-02-04 11:11:30

京剧一直被称为国粹,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但实际上,京剧不同于属于“雅部”的昆曲,最开始就是面向平民百姓的,迎合的是大众的口味,自然也就免不了低俗,这些包含色情元素的剧有个很别致的名称——粉戏。

京剧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张名片。图为南极中国中山站著名的京剧脸谱油罐(图源:新华社)

其实不仅是大众喜欢看“粉戏”,达官贵人也喜欢看,只不过他们不可能与民同乐,而是请戏班子到自家府邸里演。

清朝最后的掌权者慈禧太后也喜欢看“粉戏”,当然,清宫春晚这种面向皇亲国戚的舞台上是不可能出现限制级元素的。演“粉戏”时,陪着慈禧太后的通常只有伺候宫女和太监了。不过有时她还会拉上福晋、格格们陪她一起看带有情色味道的京剧段子。如《盘丝洞》中蜘蛛精挑逗唐三藏的桥段,描述少妇与和尚偷情寻乐的《翠屏山》,反映男欢女爱纵情声色的《思凡》、《捉奸》等。

中国网络上有不少文章都有过此段:有一年除夕,慈禧看戏看得高兴,竟让儿媳妇阿鲁特皇后前来一起欣赏。没想到这位熟读诗书、深知礼仪的儿媳妇,一时弄得面红耳赤,实在看不下去就低下头。而看得津津有味的慈禧看着儿媳妇如此腼腆,便不解地说:这戏演得好,这么好看的戏,你怎么不看?阿鲁特红着脸,小声地说:戏淫秽到这种地步,怎么看?

其实以古人在男女大防的观点上来看,只要是正规戏班表演,就算是上不得台面的“粉戏”,《东方早报》在《话说“粉戏”》一文中指出,早年京剧演男欢女爱往往缺点诗情画意,更不会通过男女情爱折射“高大上”的内涵,而是一味诉诸性刺激,插科打诨常开“荤口”,很像当下饭桌文化中的“黄段子”现象。

真正在民间野蛮生长的“粉戏”可是“奈何生旦狎抱也,袒裼露体也,帐中淫声也,花旦独自思淫作诸丑态也。”

清末花旦兼武旦的余玉琴擅演《画春园》中以色相惑人的九花娘。其中一幕为男女跑台,就是要从当时四尺多高的戏台翻下,武生追九花娘,绕到台右,再奔上台去。此剧演男女媾合不用“帐内淫声”的旧套,九花娘有武艺,一跃将绑跷小脚架到武生肩上,武生乘势抱住旦角臀部,边耸边扭着下场。虽然观众知道两个都是男演员,但如此动作也十分刺激。

京剧最鼎盛的民国时期,最擅长演这种戏的实为筱翠花。筱翠花的“粉戏”不袒胸露乳,不拥抱接吻,只一个表情,淫荡之气便扑面而来。有剧评家评论筱翠花“其剔透入微,风光妩媚,不知其荡;若夫凶悍泼辣正宜以淫荡见长,唯其能荡,小翠花之所以可贵也”。

但这些色情元素以及迷信、因果报应等思想招致“新文化运动”文人的围攻,然而由于戏曲在中国民众中的广泛影响,又为主张社会变革的文人所器重。

京剧戏班里面的一些名角儿也开始谋划着改良京剧,变旧戏为新戏。

名伶汪笑侬为晚清局势痛心不已,他主张以戏剧激扬民心。其《自题肖像》诗曰:“手挽颓风大改良,靡音曼调变洋洋,化身千万倘如愿,一处歌台一老汪。”他一生自编自演了多台托古喻今、影射时政的新戏,表达悲愤激昂的民众心声。如演绎蜀汉亡国的《哭祖庙》、哀悼戊戌六君子的《党人碑》、讽刺袁世凯称帝的《博浪锥》等。

京剧大师梅兰芳也开始了戏曲改良之路,他将《贵妃醉酒》中原有的色情元素剥离,着力塑造一个作为“女人”形象的杨贵妃,呼应了当时妇女解放的潮流,成为梅派最具代表性的节目。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中共建政后,京剧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后还能作为国粹保留下来。而伴随京剧诞生而诞生的“粉戏”,彻底从舞台上消失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森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