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欺压”的中国:难以消逝的帝国主义幽灵

+

A

-
2019-02-02 03:37:43

近日,在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国副总理刘鹤率领中国代表团与美方代表于华盛顿就经贸问题展开谈判之际,中国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却转发了一张对比图,将此次中美谈判和清末《辛丑条约》签署现场并列。百余年前中国清朝政府在列强逼迫下签订的《辛丑条约》,是中国在近代史上蒙受屈辱的象征。因此,这种颇有隐喻意义的并列,多少代表了中国国内对此次中美贸易谈判结果的担忧。自中美两国爆发“贸易战”以来,美国挥舞关税大棒,动辄加压,其咄咄逼人的态度,大有当年列强欺压中国之势。这在美国或许只是谈判手段,而在中国看来,近代史上被列强逼迫、奴役的历史似乎正在重演。由此而论,两幅场景对比,寓意显然并非只是表达两国谈判人员“年轻对苍老”的状况反转那么简单。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攻入皇宫,逼迫清王朝于1901年签订《辛丑条约》(图源:VCG)

挣扎的清王朝

德国哲学家马克思(Karl Marx)在其著作《共产党宣言》里开篇第一句就是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而中国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的情况却恰好相反——帝国主义的幽灵从此纠缠难解。现在的我们或许很难理解,近代中国与英国爆发第一次战争竟然是由中国禁毒引起。1839年8月,中国在广州查禁鸦片的消息传到英国。英国商界称此为对英国的侵略行为,要求政府出兵。鸦片战争就这样爆发。只是自觉理亏的英国政府始终未对中国正式宣战,只将军事行动视为一种报复。战争的后果显然远远超出了报复的层面。从开放口岸到协商关税、从赔款到割地,英国借此谋利的意图昭然,而更恶劣的是,英国之后,美国、法国等紧随,要求利益“一体均沾”。结果,各种不平等条约纷至沓来。

如果说鸦片战争败给“英夷”,击碎了中国天朝上国的美梦,那么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败给日本,则无异于对中国当政者的当头棒喝。要知道,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日本都以中国的学生身份出现,以致中国历朝对日本的称谓都显得有些不大尊重—“倭奴国”。而且,当时清朝开展洋务运动时日已不短,已成功组建的北洋海军更有“亚洲第一”的美誉。结果还是败了。败给日本的恶果,就中国国内来看,不得不承担巨额赔款—2亿两白银、割让大量领土—台湾岛、辽东半岛(后因俄、德、法三国干涉未得逞)、澎湖列岛等,以及事实上宣告清政府推行了三十余年的洋务运动失败;而就国际局势看,中国靠人口、国土等硬指标撑起的一点大国门面,也给败光了。本来没有地位的中国,更被列强所轻视,成了各国势力范围的拼图。日本也从此加入到瓜分中国的行列。

更让中国无法释怀的或许是,日本利用中国的赔款,迅速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其中84.7%的资金直接或间接地用于军事工业,为第二次侵华积蓄了能量。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以及随后签订的《辛丑条约》,被认为是中国清政府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代理人的标志。如果之前还能为争国权,稍作抵抗,经历了八国联军的联合进攻后,清王朝最后的抵抗意志被摧毁。

强权下的中国

不可否认,中国处于“任人摆弄”的位置,也意味着打破了过去闭关锁国的状态,被纳入到世界体系中。只是这一过程中,中国是被支配者。虽然客观上促进了中国的文明开化,但西方国家在本质上仍是为在中国攫取更多利益。清王朝的解体,并没有改变中国的弱者地位。很长时间,虽处于国际体系内,中国的命运却始终掌握在他国手中。尤其巴黎和会时,本为一战战胜国,却无权收回本属于自己的权益。所谓强权战胜公理再次在弱小的中国面前失效。

北京时间1月30日至31日,中国副总理刘鹤(左二)率中方团队与美方就两国经贸问题展开磋商,因谈判场景酷似《辛丑条约》签订时的情形,引发中国国内对政府将签订不平等条约的担忧(图源:AP)

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作为牵制日军主战场,才开始受到重视。1943年终得以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但彼时中国总体实力偏弱,即便到中共建政时,虽然中共领袖毛泽东宣布“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依然一时难改观中国贫穷和落后的现状。直到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在战场上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中国人站起来”或许才有了国际意义上的宣示,正如中国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所言:“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在当时冷战格局下,中国与美帝国主义,后又同社会帝国主义(即苏联)矛盾加剧,中国的国家安全再次受到威胁。于是有了影响中国国内经济布局的三线建设,以及毛泽东与“美帝”握手言和的策略选择。总体看,那个时期中国的外向发展被束缚住手脚,多少影响到了国内偏左的政策取向。

破局之策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开始主动放下意识形态偏见,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随着中美建交、中苏关系正常化,中国逐步营造了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外部环境。但直接的显性的冷战式的挤压虽然消失,其他形式的掣肘却从未缺席。先是随着六四事件、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等的发生,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又骤然恶化,遭受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联合制裁。而后,随着中国自身实力的发展壮大,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从银河号事件、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到如今孟晚舟事件,构成一条清晰的防范、警惕中国崛起的逻辑脉络。而其中中国长达15年的复关(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和入世(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市场经济地位不被承认以及狼烟又起的中美贸易战则构成在经济层面挤压中国的主线。

可以说,从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被纳入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开始,中国面临的外部发展环境从来都没一帆风顺。从洋务运动、维新变法、清末新政,到辛亥革命以及如今的改革开放等,中国历代掌权者也都为如何破局做过尝试和努力。尽管挑战不少、束缚难解,现在的中国还是发展到了历史上的最好时期。只要继续实行如今的国策:对内改革、对外开放、韬光养晦、潜心发展,任何外部的干扰和欺压都不足为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