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强硬的江泽民: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 宜早不宜迟

+

A

-
2019-01-30 05:20:00

1995年1月30日,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提出实现中国统一的八项主张,即“江八点”。今天是“江八点”提出24周年的日子,两岸关系却在台湾民进党执政后再度趋冷。民进党在台第一次秉政即是江泽民在任时期,当时他对民进党的台独立场可能对台湾民众造成的影响充满忧虑,并为此采取了应对措施。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左一)受邓小平(右一)提拔任中共总书记。他于1995年提出旨在解决台湾问题的“江八点”(图源:AFP)

难解的统一情节

考察历史可知,中国历代领导人,在领土问题上的软弱和不作为都会成为其执政的污点,被后人指摘。哪怕在接连割地赔款的清朝时期,丢失领土亦非同小可。将香港岛割让给英国,从而开启中国近代割地恶例的道光帝,临死前认为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 还立下遗诏不立神功圣德碑。及至清末因战败不得不与日本签《马关条约》时,大臣张之洞难忍愤慨,直言“坐视赤县神州,自我而沦为异域,皇太后、皇上将如后世史书何?”自知理亏的慈禧太后,对此指责也只能默然。

中共领导人亦受此情结影响。当中英两国就中国收回香港问题出现纠葛时,邓小平坚决表示“不做李鸿章”。江泽民受邓小平提拔,六四事件后由上海调任中央。在他任职期间,收获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先后收回香港、澳门两地,其在台湾问题上欲积极有为的心态自然容易理解。

搁浅的“江李会”

1989年7月,任中共总书记不到一个月,江泽民即利用会晤香港知名人士的机会,就台湾问题表态称:“我们采取'一国两制'的方针,我搞我的社会主义,你搞你的资本主义,'井水不犯河水'。”1989年9月,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集体与记者见面,江泽民在回答台湾《中国时报》记者提问时说:“大陆和台湾省应该更快地和平统一,可以'一国两制'。我们的方针是和平统一,但是在这里我们不能承诺不使用武力,不承诺(不使用武力),这更加有利于和平统一。”由此传达出,中共在六四事件后,尤其在台湾领导人积极利用六四影响拓展国际空间时,并未改变其“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基本立场。

甚至1990年代初,在江泽民重申“由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两党对等商谈”的背景下,出现了江泽民和台湾领导人李登辉相约在海峡中线船上见面的传言。据前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证实,当时两岸一些幕僚及学者们确曾设想两岸最高领导人见面的方式。江泽民不方便到台湾,李登辉不愿意到大陆,而香港又是英国人管治的地方,于是就想到也许在台湾海峡找一艘船,是可能的选择。不过,据唐树备所言:“此建议没有到大陆高层,因为没有正式谈。”台湾自李登辉上台后,改变了蒋经国“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决然立场,提出“台湾和大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愿意“建立双方沟通管道” 、“研讨国家统一事宜”。虽然“江李会”并未举行,两岸缓和气氛确已出现。

幕后强硬的江泽民

可惜好景不长,1995年6月,就在“江八点”发表几个月后,李登辉访美,打破中美两国自1979年建交以来,未有台湾高官访美的惯例。而且,在美国的李登辉还首次提出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国家定位,引起中国大陆极度不满,也将中美关系拉入低谷。第二年即1996年,正是台湾选举年,携成功访美之势,李登辉声望日隆。为阻止其连任,中国大陆在台湾海峡进行军事演习,引发第三次台海危机。

在台海相关各方关系紧张之际,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拜会江泽民,意图摸清中共底线。他后来回忆说:“我告诉他,当我见到毛主席的时候,他说中国为了解决台湾问题可以再等100年。我问江主席,'那么,此话是否依然可信呢?'江主席回答道:'不,不再是这样了。那是24年前,现在我们只能再等76年。'” 

虽然危机最终得到化解,但江泽民借此向美国和台湾“狮子亮牙”,一改往日谆谆善诱的长者形象,显示了其在维护国家统一层面的强硬立场。不过,在美国积极介入、干预下,“武统”之路显然并非最佳选择。

2000年台湾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总统,江泽民的表态与先前中国总理朱镕基的强硬措辞明显不同:“台湾地区的选举结束了,我们过去说过,现在还是这样认为,不论谁在台湾执政,大陆都欢迎同他对话,我们也可以去台湾。” 江泽民发出的寻求和解的信号,或对台湾主政者并无多大影响,陈水扁依旧循着台独路线固执走下去,但却释放了中共在两岸问题上力求走和平统一之路的诚意,进而赢得了在国际舆论层面的主动权。

但也应该看到,民进党主政台湾,对江泽民触动不小。他任命中共将军曹刚川—一名导弹专家—负责制定对台军事策略,并表示:“如果我们要采取军事行动,宜早不宜迟。”

江泽民还在一次内部讲话中,严厉申斥支持独立的台湾政客为“奴性十足的美国崇拜者”,他说:“很多台湾政客对美国说的一切都说'是',但对大陆说的一切都说'不'。”2004年9月,在辞去中共军委主席的讲话中,江泽民表示:“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一个牵挂。” 他认为,今后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最现实的威胁就是“台独”分裂势力,并告诫中共军队要抓好军事斗争准备,以防台独事变。

如今,面对再度在台湾执政的民进党,中共除敞开对话大门并做好武力准备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手里的牌显然要比江泽民时期好很多,毕竟已然世界第二经济体量的中国,更有底气和实力应对可能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