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份苏联密档还原毛泽东的家庭

+

A

-
2019-01-28 02:44:09

1937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在《西行漫记》中描绘了毛泽东后,几十年间每隔数载都会有一本关于毛泽东的新传记进入东西方读者的视野。《毛泽东传:真实的故事》由联经出版社出版后,迅速引起各方关注。这本书由俄罗斯历史学者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大量依据以前从未被学者公开使用过的位于莫斯科的档案数据而写成,这里面不仅有大量关于中共活动的档案,还有关于毛泽东家庭细致入微的观察。在这部书里,潘佐夫利用这些文档呈现出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毛泽东的家庭。

1945年,毛泽东(右)和江青在延安合影(图源:Getty)

1942年至1949年在中国担任中共领导人医生的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奥尔洛夫(AleksandrShcherbakov)在给斯大林(JosephStalin)的报告中,有着第一手确切而又琐碎的细节,可以让苏联领导者更加了解毛泽东,但对于毛泽东的家庭着墨不多。

奥尔洛夫的报告称,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与其说是他的妻子,倒不如说是个忙碌的家庭主妇。她关心着毛的健康、日程(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也是毛的秘书)、待人接物、饮食、散步。江青对毛具有相当大的影响。舞会期间,江会让不同的妇女去做毛的舞伴。她时刻关心着毛的健康和服饰。如果江长时间不在,毛的生活就会有麻烦。但毛还是想让妻子有机会去治治病、休息休息,见识一下苏联。……

毛岸英与毛泽东妻子的关系不好。江青常向毛哭诉岸英的不是。毛对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科利亚(毛岸青与毛岸英前往苏联时所取俄文名字,科利亚·永寿,毛岸英为谢尔盖·永福)的态度,我感到也不太亲热。现在,科利亚正在学中文。李讷和塔尼娅(即李敏)也在中文学校上学。

另外的情报官则指出,当江青不在毛身边的时候,尤其是在她待在苏联的那段时间里,毛全然无力独自撑起这个家。与妻子的分离使他十分苦恼。与他的二儿子岸青和长女娇娇(即李敏)的接触也缓解不了他的苦恼。江青和李讷离开后不久,两个孩子就来到他身边。是伊凡·弗拉基米罗维奇·柯瓦廖夫(Ivan Kovalev)把他们从东北地区带来的。报告中,毛与他的孩子们的见面是相当温馨的。

“毛泽东同志,你的亲爱的孩子来了。”柯瓦廖夫一边对毛说话,一边把羞怯的岸青和娇娇使劲往前拉。“过来,这就是你们的爸爸毛主席。”一位陪同在旁的官员说道。“我抬头看看这位陌生人,”李敏回忆道,“他穿着宽宽大大的灰布中山装,脚上穿着一双平底黑色布鞋;那么平平常常,又那么普普通通。从他身上看不出一点领袖的样子。”李敏写道,这次会面的气氛是非常亲切的。毛把自己的脸贴近她的脸并开始亲她,但她只是笑,因为她听不懂他说的中国话,尤其是他的湖南方言。

但毛泽东不会处理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报告指出了这一点,称父女之间的关系很快就降温了,此事起因于她同她的父亲在公园里散步时的一次对话。当时李敏问道:“爸爸,江青会不会打我?”毛一听就愣住了,他惊奇而迷惑地看着女儿,迟迟没有答复。“我看小说里写的后妈,都爱打孩子。”李敏继续说道。江青当然没有打过她,她的恐惧是多余的。但江青与毛的前两次婚姻所生的孩子们之间从来没有发展出亲密的家庭关系,他们不愿意叫她“妈妈”,对此,江青只能认为他们对她不好。

对这个家庭来说不幸的是,江青对他们报以同样的态度。即使是在为了写江青的传记而专程来到北京的年轻的美国人罗克珊·维特克(Roxane Witke)面前,江青也掩饰不住她对李敏的真实感情。她对维特克说:“李敏并没有成熟到‘敏于行’的程度。”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至今不清楚。毛没有时间深究家庭内部关系的微妙复杂的细节,他的做法很简单:站在江青一边,这对他来说更容易也更舒心。其结果就是,他把大部分闲暇时间花在与小女儿李讷的玩乐上,对两位前妻的孩子则相对冷漠,虽然他允许他们住在他的家里。

其他苏联情报官对毛泽东的家庭关系也极为感兴趣,从他们的笔下可以看出,毛岸英与毛泽东和江青的关系不太和顺,而且还记录了一次父子间的冲突。

他们写道,从苏联回到中国的毛岸英对毛泽东几乎毫无记忆,对贺妈妈(贺子珍)不无同情,至于他对江青的态度,往好里说,也总是带着一份戒心。江青不时眼泪汪汪地在毛面前抱怨岸英。

“在一些纯属臆想的问题上,父子间的不和迅速增加。”苏联情报官员在他们的报告中写道,毛泽东认定他的儿子是个只知道理论、不熟悉中国的生活和生产实际的“教条主义者”。毛泽东称他的儿子在苏联被宠坏了,对他在苏联接受的教育表示不满。为了教会他懂得什么是中国人的生活,1946年春天,毛岸英被打发到乡下去劳动,做了富裕的农民吴满有手下的一个帮工。毛岸英在那里干了三个月左右的活,这时做父亲的才表示满意。“每个人都应该体验一下生活的艰辛。”毛说道。他还说:“你过去是吃面包喝牛奶,回来要吃中国饭,吃陕北的小米,小米可养人啊!”

在这之后,毛把他的儿子派到中央宣传部去工作。1947年3月,岸英和其他中央工作人员一起离开了延安,跟着毛走进了陕北的群山之中。

1948年5月,毛泽东的部队进驻西柏坡。6月,他与其长子发生了一起令人不快的冲突,在其后一段不短的时间内,这一冲突给他们的关系投下了一道阴影。当时,心直口快且又有点天真的岸英,在情绪高度激动的状态下,指责他父亲制造“领袖崇拜”,甚至骂他是“假领袖”。他在党内的所见所闻已足以使他感受到围绕着他父亲的那种气氛。如果江青和周恩来不出来干预,天晓得冲突会怎样收场。他们严厉地批评岸英,要他写检讨。

经过这么一番敲打,这位反对个人崇拜的斗士乖巧了一些,俯首听凭胜利者的发落。在检讨书里,他承认说:“我的行动破坏了父亲的权威。”他说他“骄傲自大”的原因之一是他在苏联所享有的优厚待遇。他还说他“在苏联一直像‘小领袖’一样被人供着……享受着舒适的物质条件,一生中从来没有吃过苦”。

在毛泽东、周恩来和江青深思熟虑了岸英的情况之后,一个决定做出了:只能“让毛岸英在中央机关从事低层次的技术工作,由(毛的秘书)陈伯达来监督他的工作”,还规定他的“生活待遇不得与同级别的其他工作人员有任何差异”。毛拒绝见他的儿子,直到1949年2月。另外,不经许可,岸英也不得进入他父亲的房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