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胜仗 越南却被中国逼让步

+

A

-
2019-01-21 05:21:20

二战结束后,越南开展抗法战争,得到苏联和中国大力援助。然而在奠边府战役后,本欲乘胜而战的越南在中国劝说下,选择了谈判。

越南领导人胡志明(右一)领导的抗法战争得到中共的大力援助(图源:Getty)

1949年10月1日,当中共宣布成功建政时,在毗邻中国的越南,有位60岁的老人听到这条消息,激动得一夜没合眼。他显然从这件事中看见了曙光,同时心中又升起某种隐隐的企盼:他们的国家要从泥泞中走出来,特别需要一双援助之手。这位老人就是胡志明。

1950年1月间,胡志明徒步17天,穿越原始森林,秘密来到中国,要求中国共产党对正处于抗法战争艰难岁月中的越南人民给予大力支援。

胡志明在北京与中共领导人刘少奇、朱德等人会谈后,又前往苏联会见斯大林与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周恩来,请求苏、中两国政府对越南抗法斗争给予全面援助。胡志明两次当面向毛泽东请求中国派出军事顾问和在物力上全力援助越南,毛泽东说:“我们是近邻又是兄弟,援助越南抗法斗争是我们应尽的义务。此事回到北京后中共中央将进一步研究,做出明确的决定和安排。”

1950年3月间,胡志明返回越南后,与已经到达那里的中共中央联络代表罗贵波反复商讨,一致认为:应先在中越边界打一仗,以打通交通线,为中国援越抗法开辟一条通道。胡志明打电报给中共,要求派他的老战友陈赓就近由云南先去越南开始帮助工作。

毛泽东很快复电胡志明:“同意让陈赓先去越南”。并随即两次致电陈赓,一是明确他去越南的任务,二是到越南后可用中共中央代名义进行工作。

陈赓路过砚山地区时,听取了当地军事长官的汇报。他感到越军许多指战员在作战思想上存在一些很值得重视的问题,诸如他们对占领地方、尤其是占领城镇兴趣特别大,却极少考虑如何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也不大考虑如何夺取战略、战役主动权问题。越军连以上干部作战经验甚少,更有不少师团干部连基本的战术都不甚明了。而对方的法军,虽说不上是骁勇之师,但武器先进,机动能力强,并占据着多年经营的钢筋水泥防御工事,要想初战获胜,迅速打开局面,的确不容乐观。而中共给陈赓的指示很明确:“在越南应帮助他们打几个仗,打开一个相当的局面。”

陈赓为此建议先拔掉敌孤立的小据点,以提高部队士气。中共军委支持他的建议:“越军应先打小仗,逐步锻炼,能打稍微大一点的仗,然后才可能打较大的仗。目前不要直打高平,先打小据点,并争取围城打援是适当的。”

这样,在中共帮助下,越南在抗法战争中逐步取得优势。尤其在奠边府战役中的胜利,使越南看到彻底战争法军的希望。但此时,周恩来却劝说越南停战谈判。

周恩来看到法国新一届政府上台所蕴含的和平机遇,但实际上新一届法国政府,也并非像人们想象中那样稳固,一旦战争不能在新总理许诺的时间内停止,那主战派就会卷土重来。因此,周恩来提出,应该在策略上拉法国人一把求得停战。

然而,包括胡志明在内的越南领导人都不想停战。对于后来谈判的具体负责人范文同来说,他原来就认为要谈判也得等越南力量壮大以后再说;况且奠边府战役刚刚胜利,我们何必在这个时候作出让步呢?

周恩来则认为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给法国一个台阶下,迅速达成停战;停战以后还有那么多的好处,未来也能更好的统一越南。

为此,中越领导人在柳州进行了一场冷静又理智的会谈,会谈第一天周恩来首先提出一个疑问,如果就这么打下去,能不能解决问题?当时越南军方将领武元甲就表示如果打的话还是比较困难,奠边府战役以后,法国方面又增加了军队,质量虽差数量却有所提升,越南并不占优势。

当时的越南兵力有三个机动师和三个主力师。实际上法国还占据着红河三角洲,工事非常坚固;都是以一个营为单位来防守,共有几十个营,很难拿下。另外美国是否会介入印度支那局势,当时谁也说不准。大家的基本倾向是美国大选之前估计不会出手,大选过后干预几乎是肯定的。

周恩来又提出,既然打解决不了问题,就只剩下谈判这条路,如果只能依靠谈判来获得和平,那怎样谈才能为越南争取更大的利益呢?在越南,是就地停火还是划出军队集结区,或者仿照朝鲜问题的解决方法,在南北划一条临时的分界线。要在这样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作出一个争正确的选择,这也是一场考验个人智慧的硬仗。

主要的问题在于越法双方的控制区域是相互交错的,而且越南主要的大城市还在法国人手里,主要的交通线也被法国控制;到时候美国也会主张介入,所以这对下一步来说很不利。于是周恩来就主张南北分界,以损失南方的解放区来换取北方被法军控制的红河三角洲以及河内、海防这样的大城市,这样越南将会获得一片完整的区域;起码有了半壁江山,而不再是游击区,也为日后统一打下良好的基础,还可以和老挝等国家连接起来;生产建设都可以搞起来了。

这个方案虽然可行,但要越南放弃南方已有的解放区的确很困难。柳州会议进行了三天,开了八次会议,中越双方领导人交换了意见。胡志明经过理智的思考和艰难的抉择,终于在越南可以打也可以和的时候选择了后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