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毛泽东时代非洲留学生退学风波背后

+

A

-
2019-01-18 22:44:15

在中国与非洲的交往中,接受非洲留学生自始至终都是一项重要的内容,到2015年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法国的非洲留学生第二大热门目的地,在华非洲留学生接近5万人。随着非洲留学生的增多,非洲人话题在中国舆论场愈发成为热点,挑动着各方敏感的神经。毛泽东时代中国接收非洲留学生的故事,也许可以为今天提供一些借鉴。

1959年毛泽东接见亚非拉青年(图源:中非合作论坛官网)

毛泽东时代的非洲留学生

自1955年与非洲青年组织取得联系开始,中国与非洲青年组织的联系日趋机密。1958年,毛泽东亲自接见了黑非洲青年代表团,并与他们畅谈两个小时。中国的反对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立场,以及对亚非拉民族独立运动的支持,与非洲方兴未的反帝民族独立运动高度切合,使中国、毛泽东在非洲青年中获得了高度认可,尤其是左派青年团体。

这种共同的“革命理想”使中非走到了一起。在与非洲青年的交往中,中方发现过去访问过中国的一些非洲青年、学生代表回国后都有不同程度的转变,即逐渐倾向中国。与此同时,中方还发现很多非洲青年在阅读毛泽东著作,具有“很强烈的革命情节和对毛主席的热爱”。受此鼓舞,中国政府决定采用接收留学生这种支出较低的方式为对方培养革命干部,进而扩大革命影响。

据中国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1960年前后统计,当时每位来华的外国留学生每年生活费约为人民币1,000元(1美元约合0.382美元),相当于当时一个中国大学毕业生两年的工资。在中国官方看来,这样的开支并不算多,却可以产生很好的效果。“每年一百个学生共需花费十万元,若一百个学生中学成回国有一半是真正闹革命的,则将对非洲拉丁美洲的革命事业产生积极的影响。”因此,1960年中国教育部决定接收300名非洲留学生。

毛泽东时代中国接收非洲留学生,从根本上来说是服务于毛泽东的“输出革命”,因而非洲留学生大多来自非洲各国共产党、中左派民族主义政党。从1957年底中国接收阿尔及利亚共产党留学生开始,到1960年中国接收的非社会主义第三世界国家留学生中,非洲留学生已经超过一半。

当然,这一时期的在华非洲留学生绝对数量并不多。1960年仅45人,到1962年初达到顶峰时也仅118人。

中国方面尽可能为这些来华非洲留学生提供优待。学校通常为非洲学生单独提供教学服务,不仅提供1到10人小班的教学,还可以自主选择所学专业,有的学校甚至为一个非洲学生单独开课。中国政府也为非洲留学生提供高额奖学金作为生活费,大学本科每月100元,研究生120元,冬季还可以获得价值100元至200元的冬装补助。与之相比,中国学生每月奖学金仅10元,教师每月工资仅40元,非洲留学生的每月生活费相当于中国高级工程师的月薪。

除了高额生活费,在生活上非洲留学生也享受优待。学校通常为非洲留学生提供双人间宿舍,而中国学生通常为6人至8人间;在1960年至1962年中国国内遭遇饥荒时期,非洲留学生还可以经常吃到肉、蛋和蔬菜。此外,留学生的身份也使非洲学生可以到商店不受限制地购买各种紧俏商品,这一“特权”后来引起了很多问题,直接导致中国第一次接收非洲留学生的失败。

非洲留学生大规模退学风波

1962年3月20日,一位名叫阿里(Ali)的桑给巴尔留学生与蒙古朋友前往北京和平饭店购买香烟时,因一次购买一条10包被中国服务员怀疑利用留学生不限量平价购买紧俏商品特权倒卖香烟牟利,拒绝了阿里的购买要求。随后,双方发生争执,进而引发斗殴,场面失控,住在和平饭店的一对桑给巴尔夫妇也被卷入其中遭到殴打,已经怀孕的妻子被撞入院。(桑给巴尔原为东非印度洋中岛国,后与非洲大陆上的坦噶尼喀合并为坦桑尼亚。)

事后,正当中国开始内部调查这件偶发冲突事件并追究中国服务员责任时,事情陡然发生变化。事发次日,正在中国访问的非洲组织委员会执委、英国共产党党员霍尔纳斯(Holnas)认为这是“中国人打了非洲人”,特别是打了非洲孕妇,属于极不人道的种族歧视行为,态度极其强硬地要求中国政府公开道歉赔偿。中国方面认为兹事体大,决定商量后予以答复。

而就在中国方面商量如何答复时,中国非洲留学生组织——非洲学生联合会主席加纳学生赫维(Hervey)代表联合会中央提出了与霍尔纳斯一样的强硬要求,桑格巴尔留学生也积极串联,向在华非洲留学生宣传阿里“被打”的事,提出组织游行向中国政府抗议。桑给巴尔夫妇则“故意装成受了重伤”,对外声称“自己的生命没有保障,(中国人)做法和美国兵在南朝鲜大孕妇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