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文革给刘少奇设圈套

+

A

-
2019-01-18 07:58:35

文革初,时任中共主席的毛泽东提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概念,大力开展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主要内容就是派工作组的问题。有分析称,这是毛泽东给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设圈套。

1962年9月20日,解放军空军司令刘亚楼向毛泽东、刘少奇汇报击落国民党高空侦察机情况(图源:VCG)

中国杂志《炎黄春秋》2012年第6期刊登署名毛泽东夫人江青秘书阎长贵文章《陶铸是被谁打倒的》,文中指出,毛泽东用派工作组这个问题作为反对刘少奇的口实,恐怕是一个“诱饵”、一个“套”,刘少奇吞食这个“诱饵”、上这个“套”是必然的。

文章称,因为派工作组这是中共传统做法,可是在文革中毛泽东变了,刘少奇没有理解。而在这个问题上,时任中宣部部长的陶铸是支持刘少奇(和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的。陶铸妻子曾志说:陶铸刚赴北京没几天,1966年6月9日就飞杭州参加毛泽东召开的一个会议。会议着重讨论了文革派不派工作组的问题。毛泽东秘书陈伯达提出不要派,刘少奇与邓小平等大多数主张派,毛泽东最后表态:可以派工作组,也可以不派,不要急急忙忙派工作组。

《陶铸传》记载,陶铸说:“我是主张派工作组的,并且负责派遣工作组的工作。因为派遣工作组,这是多年来的成功经验之一。”

文章指出,毛泽东既然设这个“套”、放这个“诱饵”要整刘少奇,他能放过坚决支持刘少奇派工作组的陶铸吗?这是明显的道理。1966年庆祝国庆节活动的报道时,陶铸要所有常委的照片都要见报,发现没有邓小平的镜头,他告诉新华社一定要设法有邓小平的镜头,于是就出现了所谓“换头术”的事情,即把邓小平的头移到别人(解放军开国元帅陈毅)的身体上。江青、陈伯达说陶铸是“中国最大的保皇派”。这确实符合事实。

文章强调,“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毛泽东在文革中提出来指导文革的基本概念之一。有人说它是一个伪命题,一点不假。刘少奇(邓小平)指导文革的思想、理论和策略,其实就是毛泽东在十年前(即1957年5月、6月开始)所提出和执行的“反右派”的一套。1957年毛理直气壮地把它称作“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什么在1966年文革中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此一时,彼一时”也。

文章指出,毛与时俱进,他的政治需要变了,斗争的主要对象转移了,十年前他反的主要是中共党外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十年后,他发动文革,反的不仅是党外更主要地是中共党内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刘少奇不明就里(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很不理解”),沿袭陈规,非但得不到毛的认可,反招毛泽东更加不满。

中国作家柯云路也持类似观点,在《极端十年》一书指出,刘少奇在毛泽东不在北京的情况下,于1966年6月3日主持中共中央会议,决定在全中国范围内派出工作组到大学、中学及有关单位领导工作。在这个会上,还做出相关的“八条规定”,旨在使文革运动有序地、有领导地发展。

书中称,在此期间,刘少奇也曾向身居外地的毛泽东多次请示,毛泽东对派工作组一事并未做出明确表示。1966年6月4日,刘少奇、邓小平乘专机到达杭州,向毛泽东请示文革工作,并请毛泽东回北京主持工作,而毛泽东则委托刘少奇相机处理文革运动的问题。

书中指出,老谋深算的毛泽东此刻含威不露,他对刘邓的汇报既不做明确指示,也不打算回北京主持工作,只委托刘少奇相机处理。这是非常从容和富有谋略的行为。当前,运动的发展正处在一个难题上,他需要让运动暴露出更多的问题和机会,也需要让刘、邓暴露出更多的问题和把柄。此外,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回北京主持工作的最好时机。此刻回京,事态在僵持和蒙昧状态中,一时没有更好的文章可作。他要让刘少奇再多承担一点责任,表面上是一种信任,其实不过是听任对方在难题中表现,从而给自己留下更从容的掌握形势、把握时机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