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战为何救不了国民党

+

A

-
2019-01-17 06:56:55

蒋介石深知舆论的重要性,国民党一直没有放弃军事消灭共产党,也就没有放弃对舆论的控制。蒋介石在抗日战争结束后率先设立新闻局,建立起一整套完善的党营新闻宣传体系,又有相当专业的宣传人员。但事实告诉蒋介石,舆论救不了国民党。

1945年底,蒋介石决定成立由最信任的秘书陈布雷牵头的宣传小组,以“宣扬国策”、“提振人心”。但这种做法连侍从室六组组长唐纵都不看好,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蒋介石对于时局甚为焦虑,但并无从根本上刷新政治、进行改革的决心,而只想避重就轻,从容易着手处做去。他认为,仅仅靠强化宣传,并不能使国民党摆脱目前的困境。


不愿内战与生活安定才是当时中国主流社会的意见。图为1947年爆发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图源:VCG)

1946年3月1日,蒋介石在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上推翻政协协议。5月23日,国民党军队开进长春,硝烟顿起。国共之间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宣传,互相指责对方挑起了内战。民主党派对和平还抱有一丝幻想,联合起来要求停止内战,他们认为蒋介石是被国民党的“当权派”和“好战派”所包围,要打破这种包围,“使蒋主席能实行民主”。

面对反对内战的呼声,国民党不愿回应民众的诉求,蒋介石认为反战运动皆为中共所鼓动:“现在共产党捏造种种事实,来污蔑本党和政府,到处宣传煽动”,只需研究中共宣传的方法和技术,查禁中共报刊就能揭破其虚伪的宣传,打击共产党。

这不过是自欺欺人,中国大陆学者贺海鹏指出,无论是蒋介石也好,国民政府负责宣传的官员也好,他们始终没能清楚地意识到,宣传无法逆大众思潮而动。蒋介石无论如何指责“共匪就利用社会上苟且偷安、因循姑息的心理”提出反对征粮、反对征兵、反对内战等各种口号,意在“颠倒和白,蛊惑社会,动摇国本”,这些问题都不会随着宣传而自行得到解决,但国民党依旧如此宣传。

1947年,随着国民党在政治、军事上的不断失败和民间反战运动的高涨,国民党宣传重点转为信心的建树,在报纸上鼓舞军心,进行精神鼓舞,宣扬战争必胜,呼吁军民要有必胜的信心。

中央社因此制造了许多国军捷报,使该社军事新闻信用暴跌,民营报纸使用率更低。中央社广州分社被称为“遭殃社”,为造谣的大本营。到内战后期,经济已面临崩溃,国民党党媒却大肆宣传币制改革的成功,这显然与民众的认知相反,国民政府官媒信用破产,以致国统区民众偷听“敌台”以了解真实情况。

1948年,国统区经济已在崩溃边缘,党媒却宣传币值改革的伟力。贺海鹏指出,这些与民众平日里的耳闻目睹相违背,非但不能扭转舆论,反被民众弃之如敝履,无法起到政府冀望的安抚民心的作用。

蒋介石并非不知道国民党在宣传上的失败,他特别手令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彭学沛,要求国民党的新闻机构深入研究中共的宣传战术,“于每星期检讨一次,详加分析,必求彻底了解然后再研究对策”。

想法很美好,实行起来却很难。时为北京大学教授杨人楩曾指出“清明的政治就是执政党之最好的宣传”,要想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仰,“使人民相信国民党是个可能为人民谋福利的党”,就必须安定人民生活,切实刷新政治,如此“宣传与恫吓一类的拙劣手段均可弃而不用”。

中共用自身纪律的严明以及土地改革实实在在做到了这一点,给民众尤其是广大农民切实的利益,使他们心甘情愿的拥护支持作战。

只有这点是国民党无法做到的,国民政府既然无法缓解社会矛盾,只能继续虚假宣传,民众愈发不信任宣传,形成恶劣的循环。待至1948年,蒋介石也不得不承认:“本党在社会上的信 誉已经一落千丈,老实说,古今中外,任何革命的党都没有我们今天这样颓唐和腐败,这样的党早就该被消灭、被淘汰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