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再赴雄安 仿邓小平借势破局

+

A

-
2019-01-17 04:25:21

2019年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时隔近两年,再赴雄安新区考察。在2017年2月,习近平第一次赴中国河北省安新县调研后,同年4月,中国国务院即决定设立雄安新区,并将其定位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是中国第19个国家级新区,但其规格明显要高,“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而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正是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杰作。尤其浦东新区,更是在中国面临不利的内外环境下,邓小平的破局王牌。习近平在新年年初再访雄安,或在借鉴邓小平当年力促开发浦东的经验。

开发浦东成为六四事件后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应对局势变化的一张王牌(图源:VCG)

已然落后的上海

1990年4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宣布同意上海加快浦东地区开发的政策。同年5月,上海成立浦东开发办公室,标志着开发浦东进入实操阶段。事实上,在这之前,此事已酝酿很久,邓小平从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上海自1843年开埠以来,迅速由海边的县城一跃成为中国乃至远东的大都会之一。中共建政后,上海被誉为“共和国的长子”,在中国经济发展中长期处于领头羊的位置。但自改革开放后,上海在中国经济版图中的地位迅速下滑。1980年10月,中共官媒《解放日报》发文《十个第一和五个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关于上海发展方向的探讨》,一针见血地道出了上海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经济滞后的困窘和症结所在。

就在中国南方经济特区、珠江经济带异军突起的时候,上海的经济、贸易和金融中心地位已然不保。而其财政收入在上交国库后,也仅能支撑城市最低运行所需,由此导致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民生投入长期不足,交通难、住房难等一系列问题。当时,有美国智库分析:中国的经济中心已出现南移的趋势,广东将取代上海。

1988年,上海召开关于开发浦东的国际研讨会,中共上海书记江泽民、市长朱镕基等与会发言。“浦东开发”第一次被提出。浦东与浦西虽然同属上海,只一江之隔,发展水平却天壤地别。当时,民间有谚曰:“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次国际研讨会,第一次向全世界传递了上海开发浦东的消息。

可惜风云难测,1989年中国发生六四事件。国外投资者对中国政策稳定性产生怀疑,国际制裁纷至沓来。中共党内保守力量抬头,邓小平倡导设立的经济特区被指责为“和平演变的温床”,江泽民由上海调职北京,任中共总书记。一系列始料未及的变动,让开发浦东计划有无限延期的可能。

邓小平的破局王牌

但事实正好相反,邓小平虽强烈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西方国家搞和平演变保持高度警惕,但他坚持改革的决心没有变。六四事件的发生及由此引发的内外困局,恰恰使他意识到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的必要性。开发浦东,成为邓小平当年破解困局的一张王牌。

1990年,邓小平在上海过春节,面对前来拜年的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邓小平提出,希望上海市的领导能采取一些行动,来体现中国继续推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决心。朱镕基提到,浦东开发建设的报告不理想,不敢报。邓小平说:“我一向主张胆子要放大,这十年以来,我就是一直在那里要鼓吹开放。要胆子大一点,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了不起。”

1990年2月,邓小平回到北京,特别召集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李鹏等谈话:“我已经退下来了,但还有一件事要说一下,那就是上海的浦东开发,你们要多关心。” “江泽民同志是从上海来的,他不好说话,我本来是不管事的,我现在要说话,上海要开放。”这样,邓小平一方面鼓励上海积极争取,一方面提醒中共中央领导层给予重视,由此促成了1990年浦东开发政策的落地。

但在邓小平看来,浦东开发还是晚了。“浦东开发晚了,要是早几年就好了。”他曾向朱镕基表达过自己的惋惜心情,并认为这是自己的失误。既然晚了,就要加快速度。从1988年开始,邓小平连续7年在上海过春节,思考和启动浦东开发。1991年春节他对陪同的朱镕基说:“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

2019年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右一)时隔近两年后再赴河北雄安新区考察,并主持召开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图源:新华社)

1992年1月,苏联解体不久,邓小平即开启南巡之路。当时,中共的红旗还能扛多久,内外疑虑重重。南巡中的邓小平就苏联和东欧的情况讲了很多话,认为“世界正在出现大转折,这是我们的机会。”

他告诫上海的领导人吴邦国、黄菊,“现在浦东的开发只能进不能退,而且也没有退路。”“90年代的机遇不能再错过,这是你们上海最后一次机遇了。”

从1992年10月设立浦东新区始,浦东启动了一系列大型开发建设项目,现已成为中国经济产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雄安新区的“前景”

反观当下,中国目前面临的国际局势不容乐观:中美贸易战持续进行,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中国企业在海外被视为政府的间谍工具,遭到严防死守。而中国国内也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结构性矛盾突出,经济换代升级和扩大就业之间难以平衡等一系列问题。

但相对于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中国外部面临西方国家联合制裁、内部左派势力公开质疑改革的严峻形势,习近平的执政环境显然不算糟糕。邓小平当年以加速开发浦东为抓手,使中国的发展历经波折后终入正轨,习近平亦可以雄安新区为依托,不惟破解当下难题,更能留下可供后世借鉴的政治遗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