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开汉服复兴先河 带动汉服复古的司马光

+

A

-
2019-01-17 02:30:40

近年来,汉服透过影视、年轻世代次文化与古风次流行的带动下,逐渐流行起来而广为人知。汉服,广义的解释为汉民族传统服饰,服装涵盖了过去朝代的主流服装,而非专指汉朝的服饰。

台湾汉服协会每年年末都会在高雄宁靖王墓,穿着深衣以明代古礼祭拜宁靖王(图源:台湾中华汉服发展协会)

中国大陆汉服同好者对于现代汉服复兴运动事件如数家珍,像是2003年郑州电力工人王乐天穿汉服上街,普遍被认为是当代汉服运动开始之年。事实上,推动汉服复兴,在历史上并非第一次。有具体历史记载在宋朝,司马光当时制作了件宋朝人已经很少穿的衣服,在“独乐园”穿着古代服饰缅怀逐渐消逝的古人精神。

北宋思想家邵雍之子邵伯温,在其著作《邵氏闻见录》中记载司马光穿古服被父亲指责之事:“司马温公依《礼记》作深衣、冠簪、幅巾、缙带。每出,朝服乘马,用皮匣贮深衣随其后,入独乐园则衣之。常谓康节(邵雍)曰:“先生可衣此乎?”康节曰:“某为今人,当服今时之衣。”“

深衣是汉服底下的一种衣服形制,最早的文字记载来自于《礼记》,根据《礼记.王制》有载:“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虽然带有些许神话色彩,但也说明了深衣是个具有相当久远历史的服饰。

据研究,深衣产生于服装萌芽的商周时期,在春秋战国时期发展成熟,秦汉时期流行,于魏晋时期逐渐失宠。深衣在魏晋以后不再是服饰主流,但它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如魏晋时期的大袖长衫、隋唐时期的宽袍、宋代的襕衫、元代的长袍、明代的补服、清代的旗袍等,处处可见深衣的影子。

北宋仁宗嘉佑七年(公元1062年),司马光上疏,表达对衣饰的看法:“有服古之衣冠于今之世,则骇于州里矣;服今之衣冠于古之世,则僇于有司矣。衣冠焉有是非哉?习与不习而已矣。夫民朝夕见之,其心安焉,以为天下之事,正应如此,一旦驱之使去此就彼,则无不忧疑而莫肯从矣。昔秦废井田而民愁怨,王莽复井田而民亦愁怨。赵武灵王变华俗效胡服而群下不悦,后魏孝文帝变胡服效华俗而群下亦不悦。由此观之,世俗之情,安于所习,骇所未见,固其常也。”

司马光的看法,也可以套用在现代努力推动汉服的年轻人身上。服饰并没有对错,只是习惯或不习惯的区别罢了,对于陌生、从未见过的事物感到惊骇也是人之常情。在北宋司马光之后,南宋大儒朱熹也有制作深衣。

台湾中华汉服发展协会副会长蓝仕豪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特地穿上深衣受访,并讲述深衣所承载的中华文化“深衣袖根宽大,袖口收祛,象征天道圆融;领口直角相交,象征地道方正;背后一条直缝贯通上下,象征人道正直;下摆平齐,象征权衡;分上衣、下裳两部分,象征两仪;上衣用布四幅,象征一年四季;下裳用布十二幅,象征一年有十二月"。深衣上的这些文化是自商周以来所被赋予的,这也是为何司马光会制作深衣的原因。

穿上深衣,就是把文化历史穿在身上。蓝仕豪遗憾地表示,“喜欢汉服的人,多数不会注意到颜色单调的深衣,在推广上以及汉服商店的销量都不太好。"相隔数百年就会想找回过去的传统,看看千年前的司马光,再看看如今推动汉服复兴的年轻人们,这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中华传统文化复兴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