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四十年:难以跨越的三大障碍

+

A

-
2019-01-10 07:12:56

自1979年建交至今,中美两国关系已历四十年风雨。当年出于共同的战略需要,两国关系逐步破冰回暖。如今,两国贸易战正如火如荼,相关谈判结果如何还未知。但梳理两国关系发展史,可谓矛盾接连不断,障碍层出不穷。

1982年5月,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右一)和美国副总统会晤,双方讨论了美国对台军售问题(图源:AP)

若从中美关系发展的主脉络分析,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后工业社会),其广阔的国内市场,自是美国商人的乐园。而对中国来讲,美国发展市场经济的成熟体系,以及在诸多方面的绝对领先地位,都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尤其,在后冷战时期,摒弃单纯以意识形态决定亲疏远近的外交迷思后,中国急欲借助西方国家的技术、资本助推本国经济发展。美国在中国的形象也由帝国主义国家摇身变为友邦。只是,中美关系的发展,在依历史大势轨道运行的同时,还是出现不少岔路和颠簸。其中,有三大障碍或将长期存在。

难解难分的经贸争端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中美经贸争端不断升级。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看来,中美贸易中,中国实际存在的顺差无可辩驳的证明了美国在“吃亏”。而解救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加税。于是两国的关税大战打得你来我往,不亦乐乎。论实力,中国居弱势,但世界第二的经济体量也不容低估,若长久打下去,美国难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此次贸易谈判,自是止戈之举,能否就此休战,还有待观察。

其实,两国的经贸纠纷,自1970年代已经出现,只是随着双方贸易规模的扩大,矛盾才愈发尖锐。1973年2月,即中美两国签署《联合公报》、开启关系正常化进程一年后,毛泽东在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时,不无讽刺的说:“你们总统现在又好像要把中国的长城搬到你们美国去(此处”长城“指关税壁垒。)我们两国之间的贸易现在可怜得很喽,要逐步发展。”

邓小平主政后,中国发展路径转轨,推行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对外交往扩大,中国与美国的经济联系进一步加深。两国建交仅一个月后,1979年1月28日,邓小平即以中国副总理的身份访美,他也因此成为中共建政后,第一位受邀访美的中国领导人。在出访飞机上,有陪同人员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回答:“回头看看这几十年,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这或许是邓小平积极推动发展中美关系背后不可忽略的因素。

1989年10月邓小平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谈到:“中美关系有一个好的基础,就是两国在发展经济、维护经济利益方面有相互帮助的作用。中国市场毕竟还没有充分开发出来,美国利用中国市场还有很多事情能够做。我们欢迎美国商人继续进行对华商业活动,这恐怕也是结束过去的一个重要内容。”

在中国发生六四事件后的一段时间里,两国经贸合作一度受到影响。但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待开发市场,对美国的吸引力是不言而明的。到1992年,中美贸易又大幅度增长。而两国经贸往来为结束当时政治上的紧张状态也起了重要作用。只是,经贸关系本身却并不稳定。

1986年7月,中国正式向世界贸易组织(英文简写:WTO)的前身—关贸总协定(英文简写:GATT)递交复关申请。由此,中国开始了长达15年的复关和入世谈判。

中国主政者江泽民为这次旷日持久的谈判确定了三条原则:一、WTO没有中国参与是不完整的;二、中国必须作为发展中国家加入;三、坚持权利和义务的平衡。当时中国谈判的主要对手就是美国。美国要价很高,立场非常强硬,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不被承认,谈判还不时受到各种政治因素干扰。中国代表团换了4任团长,美国换了5位首席谈判代表。最终,中国在2001年11月成功入世。

但入世只是另一个开始。待到胡锦涛主政的2010年,中国整个贸易顺差1831亿美元,其中对美顺差1813亿美元,占总量的99%左右,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几乎为零。当时,中国提出了激励进口的计划,却被美国排除在放宽出口管制之外。以致胡锦涛在第二年访美时,留下“在经贸关键领域无突破性进展”的遗憾。而这种长期的顺差果然激怒了现在的美国。

2007年10月,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的国会圆形大厅,美国国会向达赖喇嘛(左一)颁发国会金质奖章(图源:AP)

贯穿始终的台湾问题

1970年代,中美建交谈判一波三折,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台湾。美国既想与台湾保持特殊关系,又要拉拢中国大陆以对抗苏联。这当然为中共领导人所不允。

从《与台湾关系法》获议会通过到允许台湾领导人李登辉访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玩火,终于引发第三次台海危机。1996年,中国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向台湾外海试射导弹,并举行两栖登陆作战演习。演习随时有可能变为对台军事行动。美国紧急调动航母战斗群进入台湾海峡。这或许是自1978年12月,中共军队停止对金门炮击后,两岸离交战最近的一次。

陈水扁当选台湾领导人,走渐进式台独之路。从“一边一国”论到推动“入联”、“返联”公投,台湾岛内台独势力风生水起。台湾开始调整军事战略,提出“决战境外”。2003年,台湾国防部长称不排除先对大陆军事目标进行攻击。

台湾的底气当然离不开美国在背后的推波助澜。倚仗《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对台售武自与中国大陆建交之日起就未曾停歇。尽管1982年双方签署《八一七公报》,旨在解决这一问题,美国在公报中承诺将“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但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并没有认真遵守公报,其售台武器规模甚至在2008年达到64亿美元。而中国对此只能依公报夺得话语权。

不时搅局的西藏问题

2018年12月,特朗普签署《2018年对等进入西藏法案》,反制中国对外国人入藏旅行的限制。中国随即指责美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在中美交往史上,西藏问题总时不时被提出,而一旦提出,则必是两国间又一次唇枪舌战。

其实,美国对西藏问题的介入,早在二战时期就已出现。当时,美国一方面承认中国国民政府对西藏拥有宗主权、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另一方面向西藏噶厦(1912年至1959年间,噶厦是实际上的西藏政府)赠送无线电台和接收台,扩大美国在当地的影响力。

待中共建政后,西藏成为美国遏制共产主义扩张的战略要地。于是,美国开始全力支持西藏独立,曾向其支援大批步枪、机关枪、手榴弹等武器,并对西藏叛乱武装人员进行特种训练,支援藏独势力在尼泊尔境内木斯塘组建“四水六岗卫教军”等。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出逃印度后,美国成为其最大金主之一。美国政府的一份解密文件显示,1964年至1968年,美国给予达赖喇嘛集团的财政拨款每年达173.5万美元,其中包括给达赖喇嘛个人津贴18万美元,给达赖喇嘛集团设在纽约和日内瓦的“西藏之家”7.5万美元,帮助达赖喇嘛集团武装组织进行训练及提供军事装备148万美元。

1990年代,美国给予达赖喇嘛集团的经济援助规模巨大。后来,这种援助逐渐常规化。美联社曾于1998年报道,“近年来,美国会已批准每年给'西藏流亡政府'200万美元的资金”。

但即便如此,达赖喇嘛似乎并不“感恩”。1995年11月,他在印度会见已退休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时说:“美国政府卷入西藏事务并不是为了帮助西藏,而仅仅是冷战时期对付中国的战术需要。” 

其实,即便今天,西藏问题依然是美国用以牵制中国的筹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