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刻意遗忘的中越战争 中国官方真的忘记了吗

+

A

-
2018-12-29 22:05:35

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以及此后长达十年的两山轮战,与中越两国民间的念念不忘相比,两国官方似乎出于中越友好考虑都刻意避谈,使之成为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但中国官方真的忘记了吗?

1985年,时为中国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演员的彭丽媛到老山前线慰问演出,彭丽媛的弟弟当时也正在老山前线参战(图源:VCG)

首先,无论中国官方是否忘记,这场战争的后遗症仍然影响着中国。

近年来,中国退役军人维权事件层出不穷,尽管很多退役军人可能并非中越战争参与者,但大多以中越战争参战军人之名活动。一次次的退役军人维权事件,实际上是一次次在向中国官方与社会宣示,中越战争不应该被遗忘,作为最近一批为国征战的军人他们不应该被遗忘。为此,中国官方在最新一次政府改革中设立退役军人事务部,专责退役军人的安置与优抚工作。

与此同时,中越边境地区双方战时埋下的地雷,使中越边境成为世界上埋雷最多的区域,仅广西凭祥友谊关附近方圆3公里范围内就有至少25个以上的埋雷单位埋下的各式地雷10,000枚。近40年来,中越双方虽多次进行边境扫雷,但边境地区触雷事件仍不断发生。在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每一次触雷事件都会勾起人们对那场战争的记忆。

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10月,中国扫雷军人在两山轮战主战场老山主峰西侧雷场处理一枚高爆手榴弹时,因手榴弹突然爆炸身受重伤,最终虽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双手、双眼。这一事件自发生后,瞬间就刷爆舆论场,媒体给予了全程关注,中国官方也将其视为英雄大力宣传。

由此,中越战争怎能让中国官民遗忘?

中国军方新设立的最高荣誉“八一勋章”获得者、老山轮战战斗英雄韦昌进(图源:新华社)

其次,作为中国军方最后一次实战,中越战争一度成为中国军方将星的摇篮。如果要罗列参与过中越战争的中国将军,这将是一个长长的名单,不胜枚举。仅1992年至今官至中央军委委员的中国军方高层中,就有张万年、于永波、梁光烈、廖锡龙、常万全、张又侠、李作成等参加过中越战争。

尤其是最近一届中央军委,在中央军委委员减少到4人的情况下,6位军方高层中两位都有中越战争经历。一位是军委副主席张又侠,1979年以14军连长身份参加中越边境战争,1984年又以14军团长身份参加老山战役,开启了长达十年的两山轮战,战后所在团被授予集体一等功。

一位是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1979年以41军连长身份参加中越边境战争,获得“战斗英雄”称号并参加作战英模报告团全国巡回演讲。1983年,李作成升任广西军区边防团团长,驻防中越边境。

参与过中越战争的军人获得重用,很难说与他们参加过中国军方最后一场实战无关,他们的获得重用更难说中国官方忘记了中越战争。

最后,最近一年之内,中国军方与中国官方进行了两次最高规格的表彰,都有中越战争参战军人名列其中。

2017年,在中国解放军建军90周年时,中国政府设立了“八一勋章”,作为中国现行军事荣誉制度最高等级,并向10名军人授予了“八一勋章”。10人中,52岁的山东省枣庄军分区政委韦昌进大校,就是中越战争中的“战斗英雄”。

1985年,入伍一年多的韦昌进随所在的济南军区部队前往老山,接替南京军区部队负责老山防御作战任务。在1985年7月19日的战斗中,韦昌进引导炮兵先后击退越南人民军8次连排规模反扑,11个小时独自坚守战位,成功守住了阵地,自身也身受重伤,战后因伤势过重,昏迷7昼夜,左眼失明。在获得“八一勋章”的同时,韦昌进还获得了“视死如归、血战到底的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2018年12月,中国政府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表彰“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物”时,韦昌进再次入选,名列“改革先锋”100人名单,成为4位中国军方入选者之一,唯一参加过实战的军人。

中国政府在如此重要的两次表彰中,将荣誉授予中越战争“战斗英雄”,中国官方是否遗忘了中越战争,答案显而易见。就算是曾经忘记过,现在也已重新拾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