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反越贪:乾隆皇帝的反腐业绩

+

A

-
2018-12-29 07:22:56

在清乾隆朝贪污是高危工作,据统计,乾隆大约是中国历史上反腐“打老虎”最多的一位君主。然而短短十数年,乾隆朝就完成了从前期政治纪律严明到后期贪腐无孔不入的转变。

乾隆喜爱西洋钟,朝臣大量进贡以示忠诚(图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明太祖朱元璋一向被认为是对贪官最严厉的帝王,实际上,乾隆反腐的力度不弱于朱元璋。

有清一代,落马的二品以上官员,有案可稽者达49人,其中顺治、康熙、雍正、光绪各4人,嘉庆3人,其余30人皆是在乾隆朝。这位号称“以宽为政”的皇帝治下,比起严刚苛刻的雍正时期更是“官不聊生”。《清史稿》说:“高宗谴诸贪吏,身大辟,家籍没,戮及于子孙,凡所连染,穷治不稍贷,可谓严矣。”

而且在乾隆统治时期,连皇亲国戚也难逃法网。专注中国改革史的学者雪珥指出,贪腐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与皇家联姻的红利之一,除乾隆时期,外戚们除非卷入权力斗争,很少因为纯粹的贪腐而被诛戮。

乾隆十二年(1747年),浙江巡抚常安遭大臣弹劾,先是被解职,后以婪索(凭藉权势向人索取财物)、以公使钱自私(挪用招待费用)的罪名,于乾隆十三年处以绞刑。乾隆的反腐风暴就此拉开,贯穿了乾隆的整个执政生涯。

然而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发生了乾隆皇帝时期反腐的最大一案,也就是“甘肃冒赈案”。甘肃年年以干旱为名,冒领、贪污朝廷赈济的钱粮,全省“监粮为捐,盘剥百姓”,几年就敛银超千万,被各级官吏私分。乾隆震怒不已:“甘肃此案,上下沟通,侵帑剥民,盈千累万,为从来未有之奇异事,案内各犯,俱属法无可贷。”

这场“塌方式腐败”令当时甘肃整个官场全部沦陷,上到总督、布政使、下到道、州、府、县等各级官员不计其数,共追缴脏银281万两。如果按照当时的律法规定“数在1,000两以上者拟斩监候”,甘肃全省官员基本都要被处死,乾隆不得不为此专门修改了律法。最后仍有56个官员被杀,46个官员被发配边疆,所有的贪官的儿子只要有官职就要被罢免。

乾隆希望这个大案能够起到对于贪官的震慑作用“俾触目警心。共知侵贪之吏。天理所不容。即国法所难宥。”结果却是“乃营私骫法,前后相望”。乾隆晚年承认:“各省督抚中廉洁自爱者不过十之二三,而防闲不峻者,亦恐不一而足。”

乾隆朝的吏治没能清廉根源于乾隆本人,尽管法律严格,但他对爱臣如江苏巡抚庄有恭、云贵总督李侍尧不仅宽免罪责,甚至还可以换岗为官。《清史稿》因此感慨:“法者所以持天下之平。人君驭群臣,既知其不肖,乃以一日之爱憎喜怒,屈法以从之,此非细故也。”“执法固难,自克其爱憎喜怒,尤不易言也。”

除了纵容宠臣,乾隆中期开始实施“议罪银”制度。乾隆二十八年,乾隆之弟果亲王弘曕私自托苏州织造萨载购买蟒袍、优伶等,事情暴露后,萨载请求以银一万两抵罪,由两江总督高晋代奏。乾隆三十三年,高晋因为堂兄弟高恒贪污,自请交部论罪。乾隆帝说交部论罪,不过革职留任,你自己议罪,于是高晋自请以银二万两抵罪。

乾隆后期,宠臣和珅成为主持议罪银制度的大臣,议罪银不入国库,而是进入乾隆帝的私库。议罪银与罚俸、纳赎、捐赎不同,不由吏部、户部主持,而是由军机处及其下辖的密记处管理,由军机大臣管理。据统计,乾隆第六次南巡,沿途建造了30个行宫;80岁时举行了万寿大典,全系议罪银开支,并且内务府还有剩余。

法制上的放任导致底线的失守,令吏治进一步败坏,官员敢于并勇于贪污,清朝官场体系性、体制性的腐败开始了。到了乾隆晚期,高层腐败、窝案串案层出不穷。随着乾隆在位时间越来越长,反腐行动不断推进,落马高官名单越拉越长,官场腐败却越发严重。乾隆掀起的反腐风暴,无一不以失败而告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