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评中共首任总书记:彻头彻尾的独裁者

+

A

-
2018-12-26 05:26:55

中共首任总书记陈独秀,在毛泽东眼中经历了由导师到反面教材的身份反转。历史固然不应只以成败论英雄,但分析个中原因,或可为当下值得借鉴的经验。

中共首任总书记陈独秀因“只注重我自己独立的思想”的特质,被称为终身反对派(图源:VCG)

1915年,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后改名《新青年》),并自任主笔。他以此为阵地,在中国掀起新文化运动,影响了一大批知识青年。当时正在长沙求学的毛泽东很快成为该杂志的忠实读者,并称赞陈独秀“魄力颇雄大,诚非今日俗学所可比拟。”

但此时毛泽东的政治观点倾向于温和改良派,认为暴力革命为“无用的炸弹革命、流血革命”,主张在中国实行“呼声革命”。相对于被认为激烈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更倾向于无政府主义。他曾说:“这派人的意思,更广,更深远。他们要联合地球做一国,联合人类做一家,和乐亲善—不是日本的亲善—共臻盛世。”

1920年6月,毛泽东在上海拜访陈独秀,两人讨论了马克思主义书籍。后来毛泽东回忆:“陈独秀表明自己信仰的那些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在这时,毛泽东开始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1920年12月,毛泽东在给好友蔡和森的信中写到:“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弃而不采,单要采这个恐怖的方法。”此时,他对列宁的暴力革命已经比较认同。

中共成立后,陈独秀被选为总书记。毛泽东因领导湖南党组织取得成绩,颇受赏识。在中共三大报告中,陈独秀在批评了上海、北京、湖北等地的工作后,惟独表扬了湖南,说:“只有湖南的同志可以说工作得很好”,“湖南几乎所有拥有三万人以上的工会都在我们控制之下。”

毛泽东在中共三大上被选为中央局秘书,协助陈独秀处理日常工作。当时正处于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两人为国共合作的实现做了不少工作。但随着共事日久,两人开始出现分歧。

1925年,毛泽东写就《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主张中共应大力组织农民,实行激进的土地政策。这篇文章的观点不为陈独秀认可,并被拒绝在中共党中央的机关报发表。

当时,毛泽东认为应该把农民组织起来,同地主阶级斗争,苏维埃政权就可以早一些在全国建立。而陈独秀则认为农民运动已“过火”,担心会影响国共团结。

大约这个时候,毛泽东开始不同意陈独秀对国民党的态度。

当时国共实行党内合作,为防止被国民党溶化,中共准备在国民党内建立党团组织。这一做法受到国民党右派的反对。身为中共总书记的陈独秀不仅未据理力争,反而立场偏向对方。最后,党团制虽建立,所起作用不大,以致中共八七会议上总结失败教训时,有代表批评“党团太无作用”。这与一开始,陈独秀的不重视,不无关系。

1926年3月,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向陈独秀询问“列宁的共产,行在中国要若干年呢?”陈独秀直接回答:“20年足矣”。当时北伐战争捷报频传,国民党大有建立全国政权之势,陈独秀的直言,无疑在为国民党限寿。这成为后来对方反共的借口。

陈独秀的这些书生意气,使得中共在与国民党的合作中,处境愈发不利。这自然也让毛泽东离他越来越远。

特别是到1927年5月,蒋介石已发动四一二政变的情况下,陈独秀在中共五大的报告中依然主张对国民党退让。毛泽东认为 “再继续妥协显然意味着灾难的时刻,使党失去了决定性的领导作用和自己的直接路线”。

果然,中共五大后不久,驻宜昌的夏斗寅率部进攻武汉,发表反共通电;随后,驻长沙的许克祥率部发动“马日事变”,屠杀湖南中共党员;至7月,国民党主席汪精卫召开中央会议,正式宣布“分共”。中共被迫转入“地下”。

1927年8月,中共中央在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从不坚持党在政治上的独立性、不认真听取群众意见、抑制农民运动、放弃军事领导权四个方面全面分析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

这是毛泽东在公开场合第一次批评陈独秀。陈独秀的光环从此彻底褪去。

其后,毛泽东对他的评价一直不高。陈独秀的领导作风有自负的一面,中共早期领导人李达认为其有“恶霸作风”,这无疑曾伤到毛泽东的自尊心。后来,在与美国记者斯诺(Edgar Snow)谈话中,毛泽东说:“在那个时候,陈独秀是中国党的彻头彻尾的独裁者,他甚至不同中央委员会商量就作出重大的决定。”

后来在中共七大上,毛泽东曾承认陈独秀创建中共的功劳。但到1955年10月,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点名陈独秀是不可救药的人。陈独秀成为反面教材,从此伴随毛泽东一生。

中国哲学家李泽厚在《中国现代思想史》中认为“忽视了农民作为中国革命主力的地位”是陈独秀注定失败的原因之一。而这也是他与毛泽东分歧的起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