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崇案为何掀起反美风暴

+

A

-
2018-12-25 06:28:29

1946年12月24日圣诞前夜的平安夜一点也不平安。但凡有美国驻军之地,总会发生风化案,尤其圣诞夜,故早些时候,北平《北方日报》曾发出警示“今晚洋人狂欢,妇女盼勿出门”。但悲剧还是发生了。

北大校长胡适一直坚持沈崇案是法律问题,并坚信美国军事法庭的公正性(图源:VCG)

当晚,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沈崇由王府井走到东长安街时,被驻华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威廉士·皮尔逊(Corporal William G. Pierson)和二兵普利查德(Private Warren Pritchard)架到东单广场,就在那里,沈崇遭到皮尔逊强奸。沈崇拼命抗争,大声呼救,路过此地的工人孟昭杰发现后,两次救助未成,便向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内七分局报告,当警察到出事地点查看时,普利查德已逃走,警察遂将皮尔逊和沈崇带回警察局询问。随后,警察把皮尔逊交给了美国宪兵队,而美国宪兵队很快释放了皮尔逊。

在正常情况下,作为一起涉外的刑事案件,依照中美双方的条约或协议,中美有关当局对罪犯依法予以惩处,对受害者给予安慰和赔偿,事情就算了结了。然而国民党对舆情操作一向不当,当局见事情无法隐瞒,开始为美国兵开脱。民间怨气开始集结,1947年1月1日起,天津、南京、杭州、重庆、武汉、青岛、广州、福州、桂林、成都、昆明、台北等地相继涌起了学生抗暴游行的高潮。1月4日,在广大师生和人民的支持下,沈崇向北平地方法院投诉。

国民党没有想到一起强奸案竟然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暴,毕竟在沈崇事件发生之前,1946年内已有十余宗美军非礼强奸案在上海、南京等地发生,暴力事件如美军打死人、吉普车撞死人的案件也不少。就在沈崇案发生之前一周,在重庆的美国总领事罗伯特·斯特里普(Robert Streeper)命令该地区的美军指挥官威廉·厄普豪斯上校(Captain William Uphouse)及其随从搬出美国领事馆,因为士兵们不断地把妓女带进领事馆,并在重庆街头酗酒。

可以说,美军在中国国土的所作所为早已导致中国民众的不满,学生们认为这是美国人带着殖民者心态,“看不起中国人民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心理反应的流露”。

学生的认知没有太大的差错,为了打赢内战,蒋介石政府和美国签订了一些列条约,如《美国在华空中摄影协议》、《国际货币基金协定》、《成渝铁路修建协定》、《中美三十年船坞秘密协定》、《中美宪警联合勤务议定书》、《粤汉铁路借款协定》、《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美航空协定》、《青岛海军基地秘密协定》、《滇越铁路管理与川滇铁路修筑协定》、《国际关税与贸易一般协定》、《美军驻华美蒋秘密协定》、《中美海军协定》等。

通过这些条约,美国从取得了中国领土权、领空权、领海权、内河航行权、铁路管理权、军权、财权、警察权、司法权等,美国国民有在中国“领土全境内”居住、旅行与从事商业、工业、文化教育、宗教等各种职业的权利,以及采勘和开发矿产资源、租赁和保有土地的权利;并且在经济上享受国民待遇。

不仅中共一直将这些行为称之为“美国殖民地化中国”,沈崇案发生后,上海的学者论证说,美国驻华军事人员犯下的强奸和其他罪行,“源自于美国把中国看作殖民地的错误政策”。北京清华大学的学生会也在传单里指控这一事件构成了“对我们学生同胞们最严重的威胁,以及对一个独立民族最严重的轻蔑”。所以当国民政府和美国人将一位来自上等家庭的学生描绘成妓女时,这些反美情绪就被引爆了。自1947年年初至1月10日,反美运动波已及14个省26个城市,其中18个城市发生了罢课、游行,总人数能达到50万人以上,学生们的口号直指“抗议美国兵强奸沈崇!”“严惩美军凶手!”“美军滚出中国去!”“官员们不要媚外卖国!”

尽管美军对此完全不在意,但为了平息愈发高涨的学生运动,美军驻华海军陆战队不得不于1947年1月17日组织军事法庭,起诉美国海军陆战队伍长皮尔逊,但美国享有治外法权,所以法庭设于东交民巷美军陆战队之司令部内,一切均按美军法常规处理。

中国学者侯杰、胡慎在《公共事件与文本解读——以1946年沈崇事件为中心》一文指出,从冗长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到,美国军方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判决皮尔逊,保护被害者。而担心这一案件会导致反美浪潮,只有通过所谓的审判,表演给中国民众看,给民众一点安慰,减弱有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1月22日,庭审结束,皮尔逊被降为列兵,判处15年监禁;普利查德随后由另一军事法庭在30日审判,他被判为犯了攻击罪,因无良举止被勒令退役,并判10个月监禁。案件的处理正在以良性趋势发展,学潮一度平息。

现在轮到华北陆战队基地的美国大兵们对此事感到愤怒了,他们声称皮尔逊是为了平息中国的民族主义抗议示威而被牺牲掉的。很快,他们就惊喜的发现,华盛顿的政府官员推翻了判决结果。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盆斯贝格大学历史学教授罗伯特·谢弗(Robert Shaffer)在《民国“沈崇”案与美国的外交政策》一文中指出,虽然驻华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塞缪尔·霍华德将军(General Samuel Howard),在1947年2月的一份备忘录中坚持原有的判决,美国海军军法长 O. S. 科尔克拉夫(O. S. Colclough)在1947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态支持将皮尔逊无罪释放。在该报告中,科尔克拉夫歪曲了军事法庭审判中的一些呈堂证供,尤其是沈崇衣裙的情况。他还系统地淡化了首次遭遇皮尔逊和沈崇的中国军队雇员以及警察的证词,而对皮尔逊喝酒的同伴和后来才抵达现场的美国宪兵们的证词予以更多的重视。

消息传到国内,这种不走心的表演只能令中国人对美军的敌视更甚,北平各院校师生莫不至深愤慨,抗议壁报遍布各个校园。就连中国外交部也向南京美国大使馆递交了抗议信,要求维持对皮尔逊的原判,美国海军稍作敷衍后,于8月11日正式宣布,该案证据不足,原判决无效并恢复皮尔逊职务。

此时中国各高校正处于暑假期间,当新学期在九月开始时,学潮领袖们发现难以再度煽起上一学期的狂热来,沈崇案彻底结束了。但世人并没有遗忘此事,有评论相信此乃“中国国际地位降落”导致沈崇案件的如此结局。1947年年底,北平《燕京新闻》更是以《岁末忆抗暴》为题,用皮尔逊回国后被无罪释放和驻日美军因强奸日本妇女而被枪决之事加以对照,提醒人们不要相信美国法律的庄严与公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