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万之战:怛罗斯后东西方文明第二次交锋

+

A

-
2018-12-21 08:23:06

继公元8世纪怛罗斯之战后,12世纪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再次在中亚交锋,一战之威重建了东方文明在中亚的主导地位,逆转了西域的伊斯兰化进程,直到蒙古崛起将一切埋葬。

1141年,西辽在卡特万战役中击败塞尔柱帝国后达到鼎盛时期,领土从中亚阿姆河流域直至中国天山南北,成为中亚最强大的国家。图为12世纪西辽全盛时期亚洲形势图(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域拉锯战

在现代地缘政治学说中,中亚作为世界岛(即亚欧非大陆)的“心脏地带”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谁控制了心脏地带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在古代,处于东西方之间的中亚,则成为东西方文明交锋的舞台,文明冲突的拉锯之地。

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III)东征,兵峰直指中亚、南亚,将古希腊文化传播到这些地区。这是西方文明第一次扩张到中亚地区,但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英年早逝,庞大的帝国也随着他一同消失,只在今中亚南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形成一系列希腊化小国。

两百余年后,新兴的汉帝国将触角伸向西域,中华文明第一次进入中亚地区,很快就在小国林立的西域建立起了统治秩序,断断续续持续到西晋时期,从而在今新疆、中亚地区树立起中华文明的主导地位,对当地少数民族极富吸引力,套用现代说法即是软实力强大。这一时期,东西方文明有交流,但并未发生冲突。

经历南北朝的乱世,到隋唐时期中国再现大一统,又一次将触角伸向中亚地区,形成了一个西起阿姆河流域东至大海的庞大帝国,被誉为中国封建王朝的巅峰时期。与此同时,自两河文明后就衰落的西亚地区,在新兴的伊斯兰教整合下,也开始兴盛起来,向东征服了萨珊波斯,开始进入中亚地区与唐帝国发生直接接触,拉开了中亚地区伊斯兰化的进程。

最终,唐帝国与阿拔斯王朝于751年在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爆发战争,即有名的怛罗斯之战。这次战争的胜败,对于唐帝国与阿拔斯王朝实际影响不大,只不过是帝国边境地区爆发的一次武装冲突,也未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对这一地区的控制。

然而,几年后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唐帝国开始收缩,逐渐撤出西域地区。幸运的是,在唐朝撤出西域的同时,兴起于青藏高原的吐蕃帝国开始走向鼎盛时期,原本就与唐朝争夺西域。唐朝退出西域后,吐蕃代替唐朝成为西域佛教文化的保护者。

此时,阿拔斯王朝也开始走向鼎盛时期,两大帝国在今阿富汗、中亚地区展开激烈争夺。双方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战役,吐蕃三战三胜彻底断绝了阿拔斯王朝东进的念头。尽管吐蕃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维护了东方文明在西域的主导地位,但也损失惨重,吐蕃开始走向衰落

第一个突厥人伊斯兰教王朝的诞生

继吐蕃之后,原本生活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回鹘西迁。一部分进入河西走廊投靠吐蕃,史称河西回鹘、甘州回鹘,成为今天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裕固族的祖先。一部分进入天山东部,与当地突厥部落联合,建立了一个以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为中心的新政权,即高昌回鹘、西州回鹘,笃信佛教的高昌回鹘继吐蕃之后成为今新疆地区佛教小国的保护者。

还有一部分越过天山,前往中亚河中地区,逐渐突厥化,建立了喀喇汗国(即黑汉王朝)。其领土从中亚阿姆河流域直至帕米尔高原以东,与高昌回鹘接壤,控制着今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东部、塔吉克斯坦和中国新疆西部的广大地区,以八剌沙衮(今吉尔吉斯坦托克马克东南布拉纳城)为“夏都”,喀什噶尔(今中国新疆喀什)为“冬都”。

10世纪前半期,喀喇汗国第二任可汗次子萨图克·博格拉汗(Satuq Bughra Khan)首先皈依伊斯兰教,在伊斯兰教圣战者帮助下取得汗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皈依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可汗。博格拉汗去世后,其子木萨(Bayta Musa Han)在伊斯兰教苏菲派帮助下,使喀喇汗国全面伊斯兰化。据阿拉伯史书记载,公元960年一年就有20万帐突厥人皈依伊斯兰教。进而木萨又确定伊斯兰教为国教,使喀喇汗国成为第一个突厥人伊斯兰教王朝,迈出了突厥人全面伊斯兰化的第一步。

后喀喇汗国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分别统治中亚的河中地区、费尔干纳盆地西部与费尔干纳盆地东部到中国新疆西部。但汗国的分裂并未妨碍汗国的扩张与汗国治下的伊斯兰化,原本信奉佛教的于阗国(今新疆塔里木盆地南部)在被喀喇汗国灭亡后皈依伊斯兰教。喀喇汗国与高昌回鹘也时有战事发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