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三大政治交代 江泽民完成几何

+

A

-
2018-12-19 06:50:21

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生前选定的接班人,都没能顺利继承他的遗志。邓小平执政后,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中共两任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相继下台后,正在上海任职的江泽民受到邓小平的青睐。但能否顺利接班,对他仍是考验。

1992年10月,中国北京,中共十四大结束后,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右一)与江泽民(左一)握手(图源:AFP)

1989年6月,中国六四事件期间,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以“不流血”的方式成功处理了上海的学运,受到邓小平赏识。6月23日,江泽民被上调到中央,接替赵紫阳,任中共总书记。

这一仕途转换,完全在江泽民意料之外。当时还有两年就到65岁退休年龄的他,本打算去大学当教授。毫无心理准备,也无自己班底,江泽民曾如此描述自己初到中央任职时的感受: “我感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鉴于前两任接班人的教训,邓小平在六四事件前后,对接班人问题做了深入思考。《邓小平文选》中收入了这一时期的相关文章,其中比较重要包括1989年5月31日的《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1989年6月16日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和1989年9月4日的《改革开放政策稳定,中国大有希望》。这三篇文章被邓小平本人称为“这就算是我的政治交代”。

归纳起来,邓小平的政治交代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强调“经济不能滑坡”,其次要更大胆的改革开放,另外就是抓紧惩治腐败。

然而江泽民的执政之路并非坦途。他虽被确立为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但相对于中共前两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执政之初的江泽民无论从个人威望、革命胆略还是执政智慧方面,都难以比肩。能否完成邓小平的期望,显然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六四事件后,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事业面临停滞危机。中共党内保守势力占据上风,主张市场化改革者被打上了姓“资”的标签。1991年8月,中共权威理论刊物《求是》发表文章说:“我们划清两种改革开放观的界限,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在事关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基本政策措施等重大原则问题上,看看是否有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通俗的说法,就是问一问姓社姓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方向,避免重大错误。”

江泽民得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将要发表相关社论,当即下令删除社论中的“在改革开放中,我们要问一问姓社姓资”这句话。但第二天登出的文章中仍然说:“我们的同志中,有的也在抹杀两种改革观的分野,忌言姓资姓社。” “在改革问题上的两种主张、两个方向即两条道路的斗争,仍以不同的形式在继续。”

江泽民后来曾回忆说,1991年,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研究西方经济学。得出结论,在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夺取政权以后,要把经济搞上去,必须用市场经济的办法。

所以,当1992年初,邓小平以南巡谈话的方式推动中共加快改革步伐,并直言“谁不改革谁就下台”时,是在针对江泽民,或许更是针对中共党内阻碍江泽民施政的保守力量。

直到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结束后,江泽民是“过渡性人物”的形象得到扭转,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得以巩固。加之邓小平的大力支持,江泽民才开始全面接手并推进改革开放。

回顾江泽民当政时的中国,大力惩治腐败(以陈希同案、远华案为代表),经济实现高速发展,国内政局稳定,中国对外开放的程度不断加深。尤其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融入世界经济大潮之中。中国整体呈现欣欣向荣的盛景。

美国投资银行家罗伯特·库恩(Robert Kuhn)所著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一书中称赞江泽民“使饱受创伤的中国过渡到了一个稳定、自信而繁荣的社会,并正在新的世界秩序中迅速崛起。” 

江泽民自己也认为完成了使命。2004年,即将辞去中共军委主席职位的他,在一次中央军委会议上,总结了自己在中央任职15年的经历(担任中共总书记13年、军委主席15年):“现在,我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尽到了自己的历史责任。

江泽民以这样一种方式回应了当年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然而,他本不应止于此。

在邓小平去世之后,中共其他元老也相继谢世,江泽民已摆脱老人政治的束缚,中共党内保守势力式微,多年改革积累的成果也为进一步深化改革创造了条件。如果江泽民当时利用机会,为中共高层的政治运作建立合理、公平、公开的程序、规范和制度,中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全面现代化之路,或会呈现另一翻景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